第六七五章 干趴下

  其实梅华容和梅天容两姐妹很多时候也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只是今天看张文定比较顺眼,并且也明白不到三十岁的实职副处在体制内是一个什么概念。

  身在省城,三十岁以下的副处级干部她们不是没见过,但大多数只是级别到了,实际职务却又是另一回事了,就算各厅局三十岁以下的副处长,那跟下面县里的副县长相比,感觉也差了一些了——副处长在厅局里只是中层,可是副县长在县里那就是县领导,哪怕是排名最后,手上也会管着几个部门,身边也有专职司机和通讯员!

  副处级在省城不算个啥,可是到县里,那说句话可是相当有分量的了。

  梅华容和梅天容认识的领导可不只吴东红和孔庄红二人,算是比较深刻地领会过相同级别的领导手中那不同的权力威力。她们不一定就要和张文定把关系处得多好,但至少,不会觉得他是下面来的而看不起他,哪怕心里纵然有一点点看不起的意思,也绝对不会表现出来。

  “谢谢张县长,有空一定去,一直听着紫霞山很好玩的,早就说要去要去,一直没去,现在认识张县长就好了,到时候就要麻烦你了。”梅华容也站了起来,端起酒杯笑容满面地说道。

  梅天容则坐着没动,一双滋润明亮的大眼睛直直地望着张文定,声音略带几分娇艳的味道:“张县长你可不能欺负我们呀,喝酒又不是干别的,一挑二你也太……那个,不行,你跟我姐先来,然后我们再来。”

  张文定听到这个话,心里说不出的怪异,刚才大家一起喝酒的时候,吴东红讲了个段子,这个梅天容都还脸红了一下,害羞得不得了的样子,可是现在这个话,怎么听怎么都充满了挑逗的味道,有点像是在暗示似的。

  什么叫你一挑二?什么叫你跟我姐先来,然后我们再来?

  啧,这电视台的人,不愧是搞宣传工作靠嘴吃饭的,说话就是水平高啊!

  只不过,张文定也不会真当这个梅天容想跟自己发生点什么超友谊的关系。刚才喝酒的时候,谁都看得出来,民政厅那位吴厅长对这位小梅同志可是有点特别关心的。

  “我不以一挑二,那就只能由着你们以二挑一了。”张文定在这种场合下说话也很有意思,“我从县里来的,怎么着也不敢欺负二位省里的美女呀,不过,如果能够被二位欺负,那也是我的荣幸……就听天容同志的指示,我跟华容同志先来一下。”

  都是在体制内吃饭的,再不好称呼的人,叫上同志都没错。

  张文定叫这一对姐妹花叫得那叫一个顺口,话说得跟梅天容的味道差不多,若是以着安青县那些干部的风格,别的不说,他刚才话里最后三个字就不是“来一下”而是“搞一下”甚至是“干一下”了。

  没了两位副厅在一旁坐着,张文定和两位梅小姐都显得比刚才要活泼自在了许多,哪怕他们也还是刚认识。然而自在的时间总是很短的,留在包厢里的两女一男还只谈得稍微有点状态,出去串包厢了的两男一女就回来了。

  吴东红等人回来,并没有带着别的包厢的人一起。但等他们坐下来还不到三分钟,包厢门便被打开了,五个人鱼贯而入。

  张文定猛一看便觉得领头之人有几分眼熟,随后马上就认出来了,这不就是那位在紫霞会所牛逼哄哄的财政厅娄厅么?

  要说这认人的本事,张文定算是锻炼出来了,不说见过一面就会深深地记住吧,至少短时间内第二次遇见,还是能够很快认出来的。

  尽管当时在包厢里灯光不是特别明亮,可要看清一个人的面貌还是没什么困难的,更何况他当时还和娄玉青握过手呢?

  不过,娄厅当时那手只是和他稍稍一碰指尖就走了,还不能算是握。

  身子随着众人一同站起来,张文定暗叫倒霉,在紫霞会所的时候,自己在气头上,再加上对娄玉青那仰着鼻孔出气的嘴脸相当不爽,所以没怎么给娄厅面子,没想到这才几天呀,居然在白漳又遇上了。

  啧,希望这个娄厅认不出来自己才好。

  想是这么想着,可张文定觉得,像娄厅这种大领导,那天那么丢面子了,不说一定会报复吧,记住自己这个副县长的相貌想必是没有疑问的——初次见面,你对领导再好,领导也可能记不住,可你要是落了领导的面子,哪怕你长得再普通,保证第二次见面的时候领导一眼就能认出你来!

  好在今天这包厢里张文定是最不起眼的人了,有两位副厅级的领导,还有两位很养眼的美女,再加上一个财政厅的干部,张文定觉得,只要他不乱说话,说不定娄厅注意不到他呢。

  领导往往都只会注意领导,谁会在意小卒呢?

  这个时候的张文定,自然就是个小卒子了。

  很显然,张文定的如意算盘注定是要落空的。包厢里就这么几个人,娄玉青不说第一眼就看到他吧,但目光一扫之下,总是会扫到他头上的。

  像这种串包厢敬酒的情况,自然不会一开始就双方都把人介绍完毕。都只是领头的人跟己方介绍一下对方的头面人物,然后就开始喝酒,有时候还不用介绍。

  如果大家觉得气氛好,除了这敬酒之外还愿意多喝几杯,那就可以叫服务员加椅子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当然了,就算是坐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坐,而是领导坐,后面跟随的,最多留下一个帮领导挡酒,别的人就自己回包厢去。除非是双方关系特别亲近,那也就无所谓坐下不坐下,干脆拼桌子算了。

  “欢迎欢迎啊。娄厅长,你这是打算把我们都干趴下啊。”吴东红爽朗地大笑道。

  这话说得似乎他和娄玉青的关系亲近得不能再亲近了似的,可实际上却又没有胡言乱语什么,只是普普通通的玩笑话。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