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九章 直接

  木槿花并未表示直接上路,张文定就知道自己停车的决定做对了。

  车停下之后,木槿花话就多了起来,语速缓慢地和张文定聊一些生活方面的事情,聊了十多分钟,她说:“等下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去忙你的,民政厅那边,多跑跑,这几个月是考验,也是机遇。财政厅那边,你要过去一下,娄厅既然答应了,多少总能要到点钱的。这个事情要抓紧,哪里都在等米下锅呢,过时不候啊。”

  张文定听懂了这个话的意思,这几个月大家都忙着换届的事情呢。

  虽然说省里的换届要到年底之前了,但是各厅局的领导们可能想到市里去当一当地方官,需要跑关系啊。

  倒不是说跑了关系就没时间搞他张文定这个事情了,而是他这个事情比较另类,虽然有很强的实用性,但是风险比较大,在这种时候,谁又愿意冒这个风险呢?

  万一因此被领导盯上了,或者被别有用心的人拿出来做文章,那就相当被动了。

  当然了,如果这个事情搞好了,得到领导认可了,那也是一项政绩。要不然,木老板怎么会说既是考验也是机遇呢?

  其实这一点,张文定刚才在路上已经想到了。先前吴东红说这几个月各方面工作都很忙的时候,他没反应过来,可毕竟不笨,总是能够想通的。

  重点是木槿花提到的财政厅,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有好处等在那儿呢。

  张文定虽然不清楚娄玉青心里具体的想法,可也想象得出来,娄玉青今天对自己那特别的态度,应该跟武家脱不了关系。那天娄玉青能够跟武云一块儿出现,那他堂堂财政厅的领导,要打听一下自己这个小小副处的底细,也没什么难度。

  若不是有武家那层关系在,他娄玉青会正眼瞧自己这个县政府副职么?

  不过既然他娄玉青明白了这层关系,在酒桌上又认可了一杯酒一百万的话,恐怕轻易不会反悔,也不会否认。自己上门去找他,不说多的,五百万应该要得下来吧?

  现在财政这一块,省财政是直接和县财政对接的,少了市财政局那一道克扣,自己回到县里,也够干点事情的了。

  心里想到这些,张文定刚准备答应下来,猛然又清醒了,很认真地说:“老板,谢谢您对我工作的关心和支持。我还是跟您一起回去吧,如果没什么事情,我明天或者后天再来白漳,娄厅是个豪爽的人,区区几百万,他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这就是在表忠心了,我的事情可以迟一些,一切以老板的事情为重!

  这个话里,还透出一个意思,那就是他跟着木槿花一起回去,如果木槿花有什么用得上的地方,就尽管吩咐,他张文定为她去冲锋陷阵!

  木槿花心里相当舒坦,点点头道:“那也行,反正随江离白漳近,跑一趟快得很。”

  回到随江,木槿花直接去了市委,张文定则到随江大酒店开了房间住下。

  住在市里,如果木书记有什么事情的话,他能够保证很快赶到,如果住在紫霞会所的话,那就远很多了,不太方便。

  市委常委楼灯火通明,市委一号陈继恩拔了针头从医院病房里赶回来紧急召开了常委会,除了宣传部长和军分区政委人不在省内,无法及时赶回来,别的市委常委都到了。

  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孙坤列席——这么多常委都需要等着孙坤汇报相关情况呢。

  这时候距离事发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三个小时,到这时候才开会,也是有原因的。

  一来是陈继恩在医院里打针;二来,有好几个常委要么在乡下,要么在省城,赶回来需要时间;第三嘛,出了这个事情,主要领导需要先单独听取一下公安局的汇报,或许还要打几个电话什么的,等心中有个定数之后,这个会开起来也才有意义。

  陈继恩今天很不舒服,在会议室坐下还不到两分钟,也没有开口说话,就咳嗽了三声。

  他倒是没什么大病,只是肾结石发作,外加发高烧,到医院里吊水止了痛,烧都还没全退,就要来主持这个会议,要能舒服就怪了。

  陈继恩很不喜欢去医院,但如果需要治病的话他都会去医院,而不是把医护人员叫到家里来。

  他认为病这个东西到医院里治才是正经,如果把医护人员叫到家里来了,不仅仅自己的病会继续留在家里,还会把别的病都带到家里来;如果在医院治病治到一半就不得不出来,他也认为这是相当不好的兆头,至少表明他的病没有留在医院,而是继续留在身体里的。

  当然了,这个认识有点唯心。官方的说法是,陈书记有病亲自上医院,坚决不搞特殊化。

  其实医生曾建议陈继恩做个激光碎石,可陈继恩觉得激光穿过身体很恐怖,又觉得结石这玩意儿不是什么要命的大病,吃了些药没起效果,也就不想折腾了,大不了疼的时候到医院里止一下痛就行了。

  昨天晚上陈继恩睡得很晚,然后早上起来觉得有点小感冒,也没当回事。

  可到下午的时候,头就很晕了,还发高烧,他吃了几颗感冒药,以顽强的意志坚持到下班,原本想着如果晚上再不好的话,就去医院,可没料到吃晚饭的时候,肾结石突然发作,只能往医院跑了。

  说实话,陈继恩对高洪很恼火,看着高洪那张木讷的脸,他忍不住又咳嗽了两声,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列席会议的孙坤脸上,缓慢开口道:“都来了,那就开会。”

  这句话之后,他停顿了一秒钟,似乎身体相当难受的样子,然后直奔主题道:“请孙坤同志讲一讲……什么情况。”

  众人脸上的神情就都有了些许的变化,看来陈老板很恼火啊!开会居然没有一句客套话!

  市长高洪那木讷的脸上,隐隐可见肌肉跳动了两下。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