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一章 惹火烧身

  杨弃长今天酒虽然喝得不少,可心里明白着呢,对方一开口就说是西城分局的,而不是说西城公安局的,他就基本上能够肯定对方说的是真话了,而且看说话那人刚才的反应,有很大可能应该还认出了自己或者是董局,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先伸手拉一下同伴然后再说话了。

  当然了,杨弃长的猜测,还是要以对方话里的内容为主要判断理由。

  他们系统内的习惯,他是相当清楚的,比如他自己,面对着本系统市局或者白漳另几个区县局的兄弟们,第一次见面他自我介绍就会说他是雨虹分局的,但对系统外的人,他自我介绍就是雨虹公安局的了。

  那人说出那么一句不伦不类的自我介绍,藏头露尾的,很显然,人家认出了这边也有系统内的人,却又不想相认。

  董建设说了句话之后,就不再多言,领导的派头摆出来了,先由着手下人交涉,他要注意一下身份。

  对于杨弃长没有介绍他雨虹分局副职这一点,他也是比较认可的,底牌用不着一开始就亮出来,像这种事情,辖区派出所的所长亲自交涉,就已经能够给对方压力了。

  穿警服的两个男人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人正准备说话的时候,楚菲却开口了:“滨江派出所所长?哼!今天就是雨虹区公安局一把手坐在这儿也没用!”

  这个话就是赤裸裸地打脸了,董建设不是雨虹分局的正职,但也是副职啊,被一个看着应该才参加工作的女人这么说,那张喝酒喝得已经发白了的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楚菲,道:“那什么人坐在这儿有用?”

  楚菲傲然道:“什么人都没用!”

  说着,她的目光又到张文定和苗玉珊脸上扫了个来回,再移到杜秋英脸上,目光说不好是挑衅还是不屑,又不轻不重地加了一句:“有些人就是不要脸,一大把年纪了还到处勾引别人的男人,贱!男的也贱!”

  张文定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个楚菲神经有问题吧?老子没惹你吧,你这么含沙射影的,当老子好欺负么?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毕竟这儿是在白漳,对方又背景太强,况且还有董建设顶在前面呢。

  他深深地看了楚菲一眼,暗自腹诽,她到底是和苗玉珊有过节呢,还是和杜秋英有过节啊,别认错人啊,这两姐妹长得很像的呢,听她这话的意思,貌似杜秋英勾引了她男人了?

  这也太离奇了点吧?

  楚菲身边那个威武女人也皱了皱眉头,她倒不是觉得楚菲一句话就把这里的人都得罪了不好,只是觉得她太单纯太没心机了,一句话就透了底。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你对那个老女人再恨,单独的时候可以随便你骂,想怎么收拾她都行,犯不着在这儿说这样的话啊。

  所以,她皱了眉头之后,就淡淡看了身边的警服男人一眼。

  那男人被这一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冲杨弃长一点头,还算客气地说:“杨所,我是西城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

  这一次,他没有说有个案子,但却把警官证递了过去。

  西城分局刑侦大队的在吃晚饭的时间穿着警服跑到雨虹区来抓人了,还带着两个女人,这架式怎么看怎么怪异啊。

  杨弃长接过他的警官证,却没急着看,而是随口问道:“具体怎么个情况?”

  那男人笑了笑,道:“杨所,你也知道,我们有纪律。”

  他这个话,配合他的自我介绍,就让人不由自主想到了杜秋英可能是个刑事案件的嫌疑人了,但他却又没有明确地说出这个话来,最后纵然有什么误会,那他也可以推得过去。

  “纪律我比你清楚!”董建设黑着脸,两眼死死地盯着那人,手机却已经贴到了耳朵上,嚷嚷道,“老何,西城有什么大案子?有用得着雨虹分局兄弟们的地方,居然也不跟我通知一声,这么不声不响地跑过来,我差点就成嫌疑人了……”

  老何是西城分局分管刑侦的副职,那男人没料到董建设会不顾身份当场打电话,而且还说得这么无耻,顿时就一阵头痛,今天这事儿不仅仅办不成,还得挨批评了。

  看着这一幕,张文定嘴角就情不自禁露出了个淡淡的笑。

  这白漳人就会动嘴皮子,要是在随江,就算不打起来,至少也要见一下真章了,最起码气氛也比这个严峻得多。

  见到张文定的笑,楚菲突然就冲他道:“你笑谁呢!”

  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张文定眉头一挑,道:“楚小姐,你管得也太宽了吧!”

  张文定一声“楚小姐”叫出来,基本上就把包厢里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他身上来了。

  那个跟楚菲一起来的女人见得张文定认识楚菲,并且还坐在椅子上跟楚菲说话,根本就没有站起来的意思,顿时眼神一凝。

  其实今天这个事情,张文定是真的不准备插手的。

  如果苗玉珊求到了他头上来,那他也会站出来帮她们两姐妹说几句话。可是他觉得,以苗玉珊两姐妹的手腕,在这省城,恐怕也是有相当深的关系的,没见苗玉珊一直都是稳坐钓鱼台的姿态吗?

  以张文定的性格,这种麻烦事他也不愿惹,可是他现在的身份,使得他又不得不惹。

  若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科员,他自然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他不是,所以有时候尽管不愿意,却还得摆出自己强硬的态度——人善被人欺啊!

  虽然这儿是白漳,不是随江,可他被人这么当众打脸了,那也得强硬地抵回去,要不然传出去,以后他还怎么混?回到随江恐怕领导同事都会觉得他到省城丢了随江人民的脸了!

  楚菲顿时就把注意力都放到张文定身上来了,冷笑道,“奉劝你一句,烦恼皆因强出头,到时候别说我不给欣黛姐面子!”

  张文定也冷笑一声,道:“废话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请出去,没说完也请出去,我们还要吃饭呢。”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