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零章 相邀

  张文定的消息还是从白珊珊那儿得的,这就由不得张文定不重视了。

  原本因为国土局长坠楼那个事情,市长高洪最近就已经很被动了,其实也有传闻说省里可能会调整高洪的工作,而现在陈继恩到京城一住院,那随江的局面就相当微妙了。

  这种局面下,对市委二号木槿花是个难得的机会,也是个考验,张文定身为木老板的得力干将,这时候可不能轻易离开。

  张文定没有向木槿花求证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他只是给木老板打了个电话:“领导,我这几天去了省里办事,现在刚回来,就在随江。”

  这个话的意思,就是向木老板表忠心了,他就在随江等着随时为木老板冲锋陷阵。

  木槿花的声音四平八稳:“嗯,辛苦了,要是都想你这么干工作,何愁工作干不好?不过也别太累了,注意休息。”

  结束通话之后,其实张文定还想马上和白珊珊见个面的,可白珊珊下午打的电话,却说要晚上九点之后可能才有时间。

  在白漳的时候,武玲说她想去安青玩几天的,可张文定觉得这种时候,还是呆在市里好,先看看情况,估计安青现在也有不少县领导在往市里跑吧。

  “安心忙你的工作,我就在山上陪陪干爹。”武玲非常善解人意,对张文定道,“在山上呆两天,然后去南鹏,等下次过来,直接到安青去,把结婚证办了。”

  张文定笑道:“结婚证在市里就能办,我不是安青人,户口所在地是武仙区呢。要不,干脆到京城办去?”

  “都行,到时候再说吧。”武玲点点头,“我安排好时间,提前给你打电话,一起去京城。”

  “嗯,那你这两天就在师父这儿玩,正好修心养性。”张文定安排好了武玲,便下山而去。

  还没到山下,武玲打了个电话过来,告诉他,陈继恩已经向省里请了病假。武玲就只告诉他这么一句话,并没有说病假请多长时间啊,省里会怎么安排啊之类的话。但只要确定了这个消息,张文定就足够了。

  挂断电话,他觉得很幸福,能够找到这么一个知心的女人。他都没有主动开口请她帮忙问一下,她却在不声不响中把这个事情给做好了,这么知心的人,难得呀。

  陈继恩是市委一号,是随江的一把手,他要到京城住个院什么的,只要不是大病需要长时间住院的,完全没必要向省里请病假,可是他却偏偏请了。那么,不管是大病还是小病,就都表示在换届之前,他是不会回随江了。

  张文定是先听到了消息然后武玲才帮他落实的,那么在随江又有多少人知道了这个消息呢?估计随江最近不会平静了。

  过不了多久就是乡镇换届,然后区县换届,紧接着市里也要换届。

  在这种时候,市委一号却跑到京城去住院了,估计会直接病退了,也不知道在市里换届之前,省里会不会给随江任命个新的市委一号,又或者是让高洪或者木槿花主持市委全面工作。

  观望的干部肯定不少,但在这时候就开始下注赌前程的干部肯定也很多。

  有人觉得国土局那个事情影响不到高市长,下一届,高洪应该能够当市委一号,可也有人觉得,高洪这次可能希望不大,毕竟他以前是市委专职副书记,现在又是市长,说不定省里会觉得他在随江呆的时间太长了,就把他调走了呢?

  其实高洪在随江的时间只能说是不长不短,认真算起来,还不到十年呢。不过,这个时间长短,下面人说了不算,得看省委领导的意思。

  若是没有国土局那个事情,没有人会认为高洪在随江干的时间不短了,大家所考虑的是,省委会下派一个市委一号下来,让高洪再干一任市政府一把手呢,还是让高洪顺序接班干市委一号。

  现在出了这个事情,而且闹得很大,市里面不止一个领导推波助澜,省里估计也有领导希望高洪下了好推自己的人上位,那么高洪别说接陈继恩的班干班长了,就算是想继续留在随江,那难度都不小。

  如果高洪被调离随江,那么,省委应该不会同时把市委一号和市长都从外面调进来,很大的可能应该会就地提拔一位。

  要不然,新班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磨合的,不利于随江的稳定。

  现在可谓是风云暗涌,官场上多的是跟红顶白之人,也不乏胆子大的喜欢提前下注的。

  这种时候下注的,肯定比尘埃落定之后再去向领导表忠心付出要小得多,收获却要大得多。当然了,风险也是相当大的。

  市长高洪、市委二号兼组织一号木槿花、常务副市长屈玉辉,这三个领导现在是随江众多处级领导所看好的热门人选。

  张文定正在思考着诸多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手机响了起来,来电话的人是鲁颜玉,说要请他吃饭。

  他想了想,答应了,说请她,并且要她定地方,表现得相当客气,也显出了对她特别的尊重。

  ……

  “张县长,看你春风满面的,这次到省里肯定又是大有收获呀。”一见面,鲁颜玉就主动伸手握住张文定的手笑着道,听着似乎有点恭维的意思,却又显得双方还是很平等的。

  “就是这个劳碌命啊,跑上跑下的,县里的工作,还要鲁科长大力支持啊。”张文定这个话说得有点缺乏诚意。

  “县里的工作,我肯定要支持,但我更需要县领导支持我的工作啊。”鲁颜玉脸上笑意不变,手似乎没有松开的意思。

  这个话听得张文定微微愣了一下,不解地看了鲁颜玉一眼,另一只手指了指饭桌,道:“鲁科这话从何说起呀?咱们还是坐下说吧?”

  鲁颜玉这才松开手:“哎呀,你看我,见到你尽顾着高兴了,都忘了请你坐,海涵、海涵。你可不能依着这个借口罚我的酒呀。”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