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四章 态度怪异

  挂断电话,张文定看着对面的白珊珊,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白珊珊笑着道:“怎么?”

  张文定想了想,道:“她没什么主见,等有合适的机会,你看着办吧。”

  “行,我知道了。”白珊珊点点头,道,“这几天是不行了,组织部,也不太合适,我留意着吧。”

  张文定点点头,他当然明白这几天她不可能关注到覃玉艳的事情,而且组织部就要换一把手了,木老板对组织部内部肯定早就作好了安排,在这种时候,自然不可能突击提拔覃玉艳,那不是和等两天就要过来的新任市委组织一号过不去吗?

  等新的市委组织一号过来之后,木槿花这个市委二号自然更不好插手市委组织部的事情了,而白珊珊身为木槿花的秘书,更不可能胡乱插手了。

  当然了,如果木槿花真的当上了市委一号,那就另当别论了。

  别说往组织部插手了,就算是组织一号,她都要牢牢掌控住,不能让组织一号不听她的招呼。书记管不了帽子,那权威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她木槿花当组织一号的时候,对市委一号陈继恩就相当尊重。

  ……

  第二天一早,张文定就到了市委,在几个早早过来等着见木槿花的干部羡慕的目光中,第一个进了木槿花的办公室。

  “文定来了,坐。”木槿花坐办公桌后站起身,走出来,在沙发上坐下。

  张文定应了一声,等到木槿花坐下之后,他才坐。白珊珊送了茶进来,又退出去。

  木槿花看了看张文定,道:“最近往省里跑得勤啊。”

  张文定不知道木槿花这个话是什么意思,赶紧站起来道:“主要是到省里去要钱,姜慈同志一定要我去……”

  “坐,坐下说。”木槿花伸手在空中轻轻按了按,等到张文定坐下之后,她脸上浮现了一丝淡淡的微笑,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张文定就嘿嘿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紧张了,感觉您,您比以前更威严了。”

  比以前更威严,那就是说比以前更有官威,比以前的官更大了。

  现在木槿花还没升官,可这种时候她却非常想升官。张文定这句赤裸裸的拍马屁的话,听在木槿花耳朵却是特别受用,这小子总是能够把话说到人心底去。

  虽然心里高兴,可木槿花脸色却是一板,道:“我就那么不平易近人?省领导更有威严,你在省领导面前,是不是连话都不敢说呀?”

  张文定就知道木槿花的意思了,嘿嘿笑了笑,道:“省领导的威严……在家里气氛不一样嘛,再说了,还有人在边上帮我顶着,光说话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你呀,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油嘴滑舌的?”木槿花笑着摇摇头,然后正色道,“这次各区县班子可能会有一个较大的调整。”

  这个话说得相当直接,也特别够意思,要知道张文定是木槿花的下属,可不是市委班子成员,她对他这么说,那简单就是在等着他开口求进步了。

  然而,张文定在这种时候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现在离区县换届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很多人确实已经在上窜下跳了,市领导也开始布局了。

  张文定到安青的时间不长,可要说他不想换届的时候小进一步,那就是骗人了的,哪怕他觉得自己没有丝毫进步的可能,也还是要想一想的。

  刚才木槿花把话扯到省领导身上,张文定觉得,她今天叫他来,恐怕是希望他在武贤齐面前帮她说说话。

  武贤齐只是常务副省长,但他在当省府常务副之前,是省委组织一号,和省府一把手的关系不怎么样,但跟省委一号的关系很亲近。

  木槿花不管是想当随江的市长,还是一步到位任市委一号,没有省委一号点头,那是不可能的。

  也许,木槿花并不是想走武贤齐的路子,毕竟她在省里的靠山也很强大,但如果能够得到武贤齐的支持,那阻力就小了一分,希望就大了一分。

  在这种时候,多点希望总是好的。

  这是张文定自己的理解,至于对不对,他也不敢肯定。

  毕竟,以他的经历,他觉得在官场中站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比如他现在如果想当上县政府的常务副,走了木槿花的路子,却又跑去走别的市领导的路子,那木槿花会怎么看他?

  脑子里想着这些东西,张文定又不敢迟疑太久,只能硬着头皮道:“市里……也会有一个较大的调整吧?”

  木槿花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冰冷的味道,张文定就知道自己刚才的话问得太不注意了,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市委主要领导。

  一个县政府副职向市委二号问这个话,实在是有点没大没小了。

  想到这一点,张文定不免有些忐忑,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匆匆看了木槿花一眼,又赶紧移开目光,吞吞吐吐道:“领导,我,我……”

  木槿花看了张文定一眼,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

  张文定就不再说了,他明白,不管木槿花有多赏识他,他也不能得意忘形,领导就是领导,下属就是下属。

  领导对下属随和,那是领导平易近人,下属如果依着这一点就顺杆子往上爬,那就有点不知上下尊卑了。

  气氛有点沉闷了,过了两秒钟,木槿花又看了张文定一眼,才淡淡地说道:“市里的调整,要看省里的意思……做好你该做的事。”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松了口气,木老板刚才没有生气,或者说生气了气又消了。以木槿花的身份,跟他说出这个话,那就表示没把他当外人。

  他觉得木槿花刚才的话里,似乎还是有点让他去省城走一趟的意思,要不然的话,完全可以说“市里的调整,省里会通盘考虑”,而不是说出“看省里的意思”这样的话了。

  对于木槿花心里真实的想法,张文定还是不敢肯定。

  毕竟,现在这个时机太微妙了,以他那点政治智慧,要能够短时间之内猜得透木槿花心里的真实想法,那才是怪事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