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九章 只身赴会

  王成水听出了张文定话里的意思,却仿佛没听见一般,不在指示二字上纠缠什么,只是笑着道:“听说张县长那儿有好酒,这个月工资还没发,我想省几个酒钱。”

  这个话江湖气十足,张文定听得好悬没喷出一口血来,差点就以为这是不是哪个无聊的家伙假冒王成水逗他玩呢。

  不过,张文定知道,正跟他通电话的人确确实实就是王成水,没人假冒。

  他嘴角扯了扯,看来安青市这个市委政法委一把手还很特别啊,不知道是走的谁的路子过来的。妈的,连工资啊、省酒钱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一点也没有政法委一把手的样子啊!

  张文定心里那个怪异就别提了,嘴上笑着道:“王书记,还是你厉害呀,我就剩一瓶了……下个月工资记得给我啊。”

  热情的话谁不会说啊,张文定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而且那话说出来,江湖气虽然不重,可不管听在谁耳里,那都显得他和王成水的关系特别好,跟从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似的。

  这个电话挂断之后,张文定也不急着看文件,而是又想了想王成水到底是搞什么名堂。

  安青的前政法委书记左正已经调走了,在安青县正式更名安青市之前调走的。

  左正自从和张文定发生了冲突,然后被免了公安局长的职位之后,虽然还是安青县委常委、县委政法委一把手,可在安青呆着简直就是个笑话,一直都在忙着去别处,最终在安青县更名安青市之前调离了,总算保留了一点点面子。

  有这么一个因素在里面,王成水这个现任的政法委一把手还主动约他吃饭,而且两个以前没有任何交情的人,第一通电话就虚伪到相见恨晚的地步了,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安青市委政法委一把手这个位置,其实市委一号姚雷是非常希望就在安青扶一个人上来的,而随江市委却没由着他;在随江市里,市委政法委左书记也不希望这一块肥肉落到别人嘴里去,可左正是他的人,却是被逼走的,所以他在争这块肥肉的时候,底气不足,没争到。

  张文定知道,王成水肯定不是左书记的人,如果是左老板的人,绝对不会主动约他吃饭还用那样的话气说话的——不管随江市委换届之后左老板还是不是政法委一把手,只要是他左老板的人,怎么可能在张文定面前干这种没脸没皮的事儿呢?

  不过,张文定也知道,王成水不是木槿花的人。

  他不可能去问木槿花,在安青市里,有多少人和他是跟的同一个老板,白珊珊倒是给他透了些话。

  但是,白珊珊身为木槿花的秘书,不可能对下面县市区的每一个党委常委的底细都熟悉,只是在偶尔话说到顺口的时候,顺便提一下,都不可能专门讨论这个事情的。

  因为张文定在安青,所以白珊珊特别留意了一下安青的班子,但也只是和张文定说了说安青市委一号姚雷、市长姜慈以及新任的市委二号许亚琴这三个人。

  对姚雷,张文定了解得不多;对姜慈,张文定是有比较直观的了解的,毕竟大家一起共事嘛;对于这次新任的市委专职副职许亚琴,张文定是一点都不了解。

  这次县市区党委按届,安青的班子动得比较大。从外面调进来的有两个,一个是市委专职副职,一个是政法委正职,不仅仅张文定对这两位陌生,许多人对这两位,同样陌生。

  想了足足十多分钟,张文定也想不出来王成水找自己会有什么事。

  二人的工作,貌似没有什么交叉的地方。

  他拿起电话,又放下来了,为了这么个事情,不适合找白珊珊去打听王成水的来历底细,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吧,等到晚上吃饭喝酒的时候,姓王的迟早会摆出真实目的。

  吃晚饭的地方是王成水订的,张文定如约而至,手里提着一瓶酒,不是武云从她爹那儿拿的,而是武玲从她爹那儿拿的。

  你王成水不是说要喝我的好酒吗?那我就给你喝好的!

  炎热的夏天阻挡不了人们喝酒的兴致,王成水一个人在包厢里等着张文定,别说带别的干部了,连秘书都没带——第一次私下里会面,如果带着别的人,不合适。

  张文定没想到王成水只一个人,他还以为这位王书记应该会叫上几个政法系统的干部,显示一下政法委一把手对局面还是有掌握力度的。

  不过,转念一想,他也就释然了,相当理解王成水为什么没有叫上别的人。

  毕竟,他们二人还没什么交情,若真以为那一通电话就真的把对方当成豪爽的人了,那就是对自己的政治前途极度不负责了。

  王成水见到张文定进门,便站起了身,然后不紧不慢地拉开椅子,再走出来,当先伸出了手,看上去似乎是很热情地迎接着张文定,实际上却是在拖延时间,在等着张文定主动走到桌子边,以示他在市委常委中毕竟还是排在张文定前面的。

  对于王成水的矜持,张文定也没在意,毕竟人家先来这儿等着他了呢,算是给足他面子了。他见多了别的市领导到外面吃饭的时候前呼后拥的搞法,王成水能够一个人坐在这儿等他,还是比较对他的胃口的。

  其实好多时候,张文定到外面吃饭,也是前呼后拥好多人。

  他虽然不是很喜欢那样,但人在官场,难免身不由己。

  当领导的,如果总是单独行动,身边没几个人支持,那人家还以为你行情不行了呢。再说了,下面的人想巴结领导,如果领导总是不给机会,那以后就没人巴结你了,你也就指使不动别人了。

  不过,今天他不清楚王成水有什么事情,自然不方便叫上分管行局的负责人一起,甚至连秘书都没带,就一个人,倒是不会显得单调,反而露出一种潇洒的感觉。

  “王书记,劳您久等。”张文定当先叫了一声,然后右手和王成水的右手握在一起,左手将酒放到了桌子上,目光在酒上停留了一下,然后看着王成水。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