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八章 印象不坏

  至于这个后事怎么办,是火葬还是土葬,张文定就不会再继续听了。

  他是分管着民政工作的,火葬政策推行了多年,可安青这边别说农村了,就算是城里,选择火葬的都不多。

  所以,这个事情他不适应听,也没必要听,他在现场走了一路,下达了几句安全生产的重要指示,马上就又上车,去了附阳镇了。

  到附阳镇后,张文定就在镇政府会议室给附阳镇党政班子开了个会,在会上传达了姚雷和姜慈的指示,对附阳镇陈家坝村发出的事故提出了些要求。

  像这类事故,其实很多时候都会被定性成意外,谁都不用担负责。但张文定不想这样,该谁负的责任,那就得负。

  如果这一次不处理,谁知道那段水渠上,会不会再发生同样的惨剧?

  再者,司机没有驾驶证,车子没有行驶证这种事情,医院、交警、附阳镇上都知道,他如果硬要说是意外,那难免就给了别人攻击他的借口。

  好吧,出了大事都希望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现在这个事情吧,责任最多只到附阳镇,他张文定凭什么要帮附阳镇来承担那个风险呢?

  孟冬寒和他张文定只是党校同学,虽说有些关系,可并不是特别亲近,孟冬寒在安青市里也是另有靠山的人,他吃饱了撑的为孟同学背书?

  最主要的是,这个事情,如果不是发生在农村,款子又是水利局拨下去的,跟张文定就真的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现在就算扯得上一点关系,可如果谁想拿这个事情做文章,他一下就可以把分管生产安全工作的市府副职给扯进来——哪怕那位爷现在出差了!

  在会上的时候,附阳镇也就此次事故做了一个汇报,事故的原因调查出来了,车辆早已达到报废的程度但却并未报废相反还在使用,这是主要原因,然后就是驾驶员没有驾驶证,车辆没有行驶证这两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现场的路面太滑,车辆又超载,所以酿成了惨剧。

  至于说驾驶员中午喝了酒的事情,没有谁再提起。

  张文定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些说道,但显然不适合在会上当众问出来。

  反正有这几条,也够那个司机喝一壶的了,至于不提司机酒后驾驶这一点,不管附阳镇方面是出于什么考虑,相信都是有理由的,他不想干涉得太细了。

  陈家坝村那个当场死亡的人的名叫陈大阳,关于陈大阳的后事处理,附阳镇也有了个初步意见。

  按附阳镇的说法,死者当初其实并不会被车上的石头砸到,但他为了救人,毅然冲过去,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另一个乡亲宝贵的生命,他的品德是高尚的,他的举动是正确的,他见义勇为的活雷锋精神是值得大家深刻怀念与认真学习的……

  经研究决定,附阳镇将在全镇范围内开展陈大阳见义勇为学习报告会,并向市委、市政府、市综治委汇报陈大阳的光荣事迹。

  在陈家坝村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提到陈大阳是见义勇为舍己为人,当时还有人说陈大阳站得离车子其实并不近,可他在沟里,一块大石头滚下去砸中了脑袋,现在一下子,居然就变成了见义勇为了。

  不过,张文定知道,这种变坏为好事的把戏,谁都会玩。附阳镇可以用见义勇为的名义向上面要一笔奖金,用作陈家坝村对陈大阳的赔偿,还能够把这个事件的影响降至最低。

  对这样的处理方案,张文定是没有理由反对的,只不过,心里总是有一点点无奈——见到这些弄虚作假的事情,自己怎么就觉得那么理所当然了呢?

  晚饭就在附阳镇吃的。

  张文定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领导,虽然对附阳镇这次闹出这个事情颇为恼怒,但也不至于拂袖而去。他现在可是有些实力了,不说在乡镇里收服几个下属吧,也要适当跟一些手握实权的乡镇干部多些交流——能不能建立一套较有实力的班底,还得他自己努力才行啊。

  吃饭的时候,气氛不像先前工作的时候那般严肃了。

  张文定不喜欢附阳镇搞出来的坏事变好事的手段,却能够接受这个结果——事情已经出了,尽量善后吧。

  如果他表示不能接受这个结果,那他不仅仅会被人骂虚伪,还是对自己的前途不负责。嘿嘿,你自己都觉得这个事情是坏事,那就别怪其他人落井下石了哈。

  郑举今天一个下午都是担心吊胆忧心忡忡的,直到在吃饭的时候见到张文定和孟冬寒等人喝了酒,一颗心这才放下。

  水渠事件搞成了坏事变好事的样子,不是他出的点子,但孟冬寒也是跟他露了口风的,他没有请示张文定,像是没听到孟冬寒说的什么一样,不赞同也不反对。

  他一直担心张文定会不会生气,现在看来,附阳镇的搞法还是比较不错的。

  啧,早就听说乡镇干部的胆子最大,果然名符其实啊,张文定去了现场之后回来,他们都敢睁着眼睛说瞎话,硬是从一起事故中找出了值得宣传的闪光点,果然是有经验、有见识、有胆略。

  吃过晚饭,张文定就回安青。

  第二天下午,他才去随江。

  在路上的时候,他分别给严红军和覃浩波打了个电话,三个人一起吃个饭喝个茶,正好谈点事情,只要严红军在组织部帮覃浩波说一说话,组织部能够有针对性的考察一下,那木槿花那边,覃浩波自然会去找白珊珊的,不用他张文定再操心了。

  以前,覃浩波就对严红军相当尊重,大家都是干办公室工作的嘛,对上级领导当然得尊重了。

  只不过,那时候开发区还只是副处的架子,而严红军却是正处级的领导,若不是张文定当时正在覃浩波手下做事,严主任的眼里还真的没有覃浩波这号人。

  后来,覃浩波虽然不再像以前那样时不时打个电话想汇报工作,但偶尔遇见了,态度也还是相当端正的。所以,严红军对覃浩波的印象还不坏,再加上又是张文定亲自出面,他也就答应帮覃浩波留意一下,看看有什么合适的机会没有。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