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零章 要走了

  几杯酒下肚,卢美茹状若无意地问了一句:“张市长还是分管农林水?”

  张文定就奇怪了,不解地看向卢美茹,这女人话问得太突然也太无礼了吧?

  卢美茹显然明白张文定心里的疑惑,不等张文定回答,就又笑着道:“听黄中举提过的,我爱人和他是一大家的。”

  张文定这一下就更奇怪了,附阳镇黄中举?

  听卢美茹这话的意思,她的老公和黄中举是一个家族的,而且辈分应该是不相同的,要不然直接说她老公和黄中举是堂兄弟不就得了?

  随江这边的说法,一个家族里的人,只要辈分相同,在外人面前,都是可以说成是堂兄弟的,有的甚至直接就说是兄弟。当然了,亲兄弟的话,给别人介绍的时候,往往就不是说兄弟,而是用着重的语气说这是亲兄弟。

  张文定第一个念头,就想到卢美茹突然间提到黄中举,是不是想为黄中举说好话,毕竟昨天附阳镇可是出了事的。

  但是,这个念头只是刚刚一冒出来,便被他自己给否定了。

  昨天的事情,昨天就已经算是基本上解决了,黄中举犯得着找别人递话吗?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是事情大条了,有人要抓着这个事情不放,要追究附阳镇的责任,黄中举要找人递话,也不会递到他张文定这儿来,而是递到姚雷或者姜慈面前才对。

  事情一搞大,他张文定自己都得想办法摘出去呢。

  心里想着这些,张文定嘴上却很及时地说道:“哦,倒是没听黄中举提起过。”

  他不说黄镇长,也不说中举同志,直接就说黄中举三个字,让人听不出他对黄中举是一个什么样的看法。

  卢美茹就被他这个话给弄得有点心里不爽,我说,你是木老板的爱将不假,可我跟你往日无仇近日无怨的,这么主动跟你说话,可你居然还是这么一个不冷不热的态度,太不尊重老同志了吧?

  卢美茹今年四十三岁,可她一向都不承认自己老的,甚至还觉得自己的魅力是相当吸引男人的,但面对着张文定这种小青年,她在心里还是以老同志自居的。

  张文定也感觉到自己刚才的话可能会惹得卢美茹心里不舒服,便又开口问起了她老公,他跟她今天是第一次认识,对她老公也不熟,可正因为不熟,才要问嘛。

  有这一问,卢美茹心里才没那么不爽,可也不会很开心,但脸上不会露出什么异样来,照样和张文定聊得很起劲,仿佛真像张文定先前所说的相见恨晚似的。

  卢美茹的老公就不像卢美茹那么有实权了,只是市科技局的一个科长,和卢美茹这个文锦区的三把手相比,实在是天壤之别。

  张文定不禁偷偷地端详了卢美茹一番,看得出来,这个卢美茹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个大美人,现在虽然年过四十,却也可以用得上风韵尤存四个字来形容,就是不知道她这一路走来,官职是不是靠牺牲色相换来的。

  卢美茹可不知道张文定在想些什么,她现在心里已经比较欢喜了。

  因为她发现张文定在正眼看她之余,又偷偷地观察了她好几眼——女人对男人的目光通常都是比较敏感的。

  要说这卢美茹吧,父母都是工人,她能够坐到现在的位子,能力还是有的,但她的能力能够被上级领导看中,主要还是得益于她能够经常跟不同的男性上级领导坦诚相见,让那些手握实权的领导能够相当深入地对她进行一次甚至是多次的彻底了解。

  卢美茹的权力一天天增大,地位一天天变高,容颜一天天渐老,对她感兴趣的领导不再像以前那么多了,可她却对年轻帅气阳刚威猛的男下属产生了许多兴趣,时不时许些好处叫上共度良宵。

  当然了,除了下属之外,如果有同级的男领导,只要她看得上,那她也会打些主意。

  今天遇到了张文定,她是很想和张文定能够更深入地发展一下的,毕竟张文定的相貌身形都不错,又比她小了十来岁,还在木槿花面前说得上话。跟这样的男人把关系搞得更亲近一些,没坏处。

  原本卢美茹对于勾搭张文定是没什么信心的,可发现张文定在偷偷打量自己的时候,她的信心一下就起来了。

  看来传言果然不虚,这个张文定,喜欢年纪大的、少妇型的啊!

  关于张文定的传闻,现在随江官场上传得比以前更有意思了。

  以前是传他和徐莹,现在却有人传言他和白珊珊之间不清不楚,甚至更有那胆大之人,还传他和木槿花之间也有私情。

  要不然的话,木槿花怎么可能那么看重他?甚至就连新秘书的人选,都是他的人?

  以卢美茹和领导们交往时那丰富的经验来看,若不是张文定把木槿花伺候好了,木槿花哪能那么给他面子?卢美茹觉得自己比起徐莹虽然有所不如,但这身材相貌跟木槿花相比,还是颇有优势的。

  所以,卢美茹几句话的工夫,便叫张文定叫张老弟了,还硬要张文定叫她叫卢姐,也交换了电话号码。

  不过,卢美茹还是颇为忌惮白珊珊,在白珊珊出来之后,便不再流露心里真实的想法了,她怕白珊珊乱吃醋啊。

  若不然的话,她都有心借着这个气氛,找机会和张文定喝个交杯酒呢。

  毕竟人不太多,别人唱歌的时候,白珊珊要找张文定说话,若不是敬酒,也没人敢乱打扰,所以张文定还是挺轻松的。

  “高老板要走了。”白珊珊悄悄地在张文定耳边说了一句,嘴唇有意无意还碰了一下张文定的耳垂。

  高洪要走了?

  张文定一愣,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真正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有些吃惊,同样把嘴伏到白珊珊耳边道:“什么时候?谁来?”

  白珊珊答道:“个把星期。谁来……还不知道。”

  张文定再问:“那……老板?”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