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三章 水果基地

  黄中举一听这个话,顿时就愣住了,陈小花这个名字他熟悉,昨天才到他办公室里来过,他当时承诺会协调好这个事情,让陈福生按规定赔偿的,怎么那小姑娘就这么等不及,直接跑到市府去了呢?

  妈的,早就说了陈福生那小子不能放,可也不知道那小子在市局走的什么关系,硬是给放出来了。

  现在倒好,要老子来擦这屎屁股。哼,老子也不是吃素的!

  黄中举这下总算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顾不得多想,赶紧赔罪道:“都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到位,给领导添麻烦了。领导,这陈小花,到底怎么回事呀?”

  “我就是要问你是怎么回事!”张文定忍不住吼了一句,心中大恨,啪地挂断了电话,出了这种事情,你狗日的还有脸问我?

  黄中举挨了张文定一顿训,刚挂断电话,附阳镇党委书记孟冬寒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镇长,有时间吗?”

  “书记,有什么指示?”黄中举压下心里的烦躁,平静地问道。

  这两人平时有合作也有斗争,矛盾是不小的,但是呢,这矛盾都没有摆到台面上,不像有些乡镇里的一二把手之间闹得只差面对面骂娘了。

  安青这边,乡镇的一二把手之间相互称呼的时候,一般都是在对方的姓前面加个老字,一来是乡镇的一二把手年纪都比较大了,二来嘛,女同志当一把手的毕竟还是少数,这么称呼就比较常见了。还有一种叫法,就是叫对方某某同志,这种叫法显得比较客气,又隐隐有点分庭抗礼的味道。

  像附阳镇这样相互称呼职务却又不带上姓或者名的叫法,真的是相当少见的。从这个称呼中,多少也能够看出点这二人之间的关系有多微妙了。

  “陈家坝村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吧?”孟冬寒的声音显得相当平静,不等黄中举回答,他又继续道,“你有没有时间,我过来坐一坐。”

  黄中举虽然自认在镇里的威信并不比孟冬寒差多少,但却不可能让孟冬寒跑到他办公室里来谈工作,赶紧答道:“正想跟书记汇报一下相关的情况,你稍等,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后,黄中举就边往外走边思考,看这样子,张文定应该没有先给孟冬寒打电话,而是直接就找到自己了,貌似张文定和孟冬寒的关系,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亲近啊。

  黄中举知道陈小花等人跑到市里去找张文定,肯定是镇里有人私底下搞小动作,他同样能够肯定,搞小动作的人绝对不是孟冬寒。

  虽然说这是政务,出了事故责任在他这个黄中举身上,可孟冬寒身为班长,下面人干出了功劳,他有份,下面人搞出了事情,他也跑不了。

  还有一个是黄中举很不爽的,陈家坝村水渠上才一出事,他和孟冬寒都还没有向市里汇报,可张文定就知道消息了,这明显就是有人在捣乱嘛。

  当然了,当时的情况算是比较严重的,有那么多人受伤,市人民医院和二医院都有救护车过来了,想瞒也是瞒不住的。可瞒不住的事情,向上汇报也是要有汇报程序的!

  他最近也是事多,还没来得及去好好清理这里面的味道,现在倒好,居然又冒出了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情况,简直无法无天了!

  黄中举知道,孟冬寒要跟他见面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看他的笑话,而是要跟他商量一下,怎么样挖出并且打击镇里某些搞风搞雨的家伙。

  镇里的事情,镇里解决就行了,看谁不顺眼,各自出招使争斗都没关系。可矛盾归矛盾,要把下面的难堪捅到上面去了,那就是附阳镇广大干部群众的公敌了。

  这一回,附阳镇的两位老板决定好好地合作一把。

  当然了,陈家坝村那个事情怎么解决,也是二人谈论的重点,如果再让人跑到安青市里,甚至是随江市里,那他们两个丢脸倒还是次要的,能不能继续安安稳稳地呆在现在的位置上,那都是个问题了。

  张文定哪怕分管的工作并不是特别重要,那时间也是很忙的,自然不可能总是关注着陈家坝村的事情。

  天气预报说将有连续一个星期的阴雨天气,对此安青市委市政府并没有给予什么特别的重视,毕竟现在已进初秋,不像春夏时节那么容易引发山洪。

  张文定也没在意,他现在正忙着到几个农村经济搞得比较成功的示范点搞视察。

  分管农林水的市府副职,如果能够在农业上、在农村工作方面做出成绩,那自然是能够得到上面表扬和肯定的。

  当然了,视察的时候,晴天的话,人会比较舒服些。但是张文定并不是一个特别贪图舒适的人,所以,如果下着雨的话,冒雨视察,那更能体现出对工作的重视了。

  星期五的时候,张文定就在冒雨视察工作,他今天上午视察的是一个山上寨子的引水蓄水工程——发生了一次农田水渠的安全事故,他不对差不多的工程表示一下关注,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这个山上寨子的引水蓄水工程和陈家坝村修筑的水渠还是有所区别的,陈家坝村那个是用来灌溉农田以及水土保持的,而这个山上的工程,却是关系到寨子里村民的生活用水——解决从山下往上背水吃的问题。

  在雨天视察这个工程的效果,这个效果到底有多少真实性、多少实用性,张文定是没有把握的。但是,视察的时间是早就定了的,刚好碰上下雨,这也没办法。

  反正他要看的是工程,只要工程做到位了,应该还是能够起到一定的效果的,就算达不到设计之时的那种程度,总也比没有搞这个工程之前要好。

  他只能在心里对自己说,从上面要下来的钱,能够给村民们解决一部分问题,那他就的工作就没白做。

  在寨子上呆了一个上午,市电视台的记者拍了不少画面,中午在寨子上村支书家里吃过了饭,便下山去往另一个地势较低较平的村子看水果基地。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