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零章 影响

  张文定拍了拍额头,然后出了办公室,找姜慈去了。今天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惹得姜慈不爽了,现在就用生活上的事情让姜老板换个心情吧。

  姜慈对于张文定这时候跑过来感到有些意外,他知道张文定把记者叫过去了,心想他不会这么快就跑过来汇报见记者的详细情况吧?

  张文定没有和姜慈太多客套,直奔主题道:“市长,有个事情要跟你汇报一下,还要你帮我出个主意,看怎么安排好。”

  姜慈被这话搞得更加莫明其妙了,就问:“什么事?”

  张文定道:“是这样,我十月一号结婚办酒,在随江搞的,以前是准备回老家搞的,后来决定还是就在随江搞,酒席定在紫霞会所。但是接待、协调、管事等等这些事情,我是一窍不通,这个只能找你给我安排了。”

  张文定的意思,是想用一下办公室文钟,到时候文钟肯定还会再带些别的人。

  哪知道,姜慈听到这个话,先是祝福了几句,然后沉吟了一下,就很痛快地说:“十月一号正好放假,也没什么事,我就凑个热闹,给你当回总管。”

  这个总管,自然不是大内总管,只是在那一天,负责管全盘事务的人。

  办红白喜事的时候,总管是比主人家还要忙的人。因为所有人都要听总管的安排,有重要的客人的时候,总管还要敬酒,实在是个苦差事,但也是个有身份的差事。一般都是德高望重的人才能干得下来。

  姜慈是不是德高望重还很难说,但在安青这一亩三分地,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位高权重的。

  由他来做这个总管,倒是相当合适的,毕竟安青的干部认得他,而他对随江市里的厅级领导和处级干部也不陌生,大部分都认得。

  只是,张文定从来就没想到过,请姜慈来当这个总管,毕竟姜慈是一把手,是他的领导,要当贵宾待的。

  “啊,你这,这,我怎么敢当呀。”张文定脸上的表情相当丰富,话也说得相当诚恳。

  从内心来讲,张文定在吃惊之余,也还是有几分感动的。他现在的处境不是很妙,在这个关头,许多人等着看他的笑话,而姜慈却主动提出在他结婚的时候给他当总管,这橄榄枝伸得真的是太有诚意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姜慈笑呵呵地说道,“我跟你讲啊,这个总管,我是当定了。是不是怕我多拿你几包烟啊?”

  靠,你别这么不见外好不好?张文定就觉得姜慈的态度也太怪异了一点,我们的交情还没到这么说话的份上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姜慈的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张文定还是挺舒服的,他脸上马上就露出极其开心的笑容来,顺着姜慈的话说道:“哈哈,请您放心,烟酒是少不了的。那这个事情,就麻烦您了,我就不管了,到时候一切行动听您指挥。”

  张文定不会因为姜慈刚才的话就彻底投向姜慈的阵营,但好听的话还是说的,能够和一把手关系缓和一些,何乐而不为呢?

  姜慈当然听出了张文定话里的味道,他也没指望一下子就让张文定和自己彻底合作。

  张文定到安青之后,还是没有参与安青各势力之间的。当然了,以前大家对他的印象也只是不随便招惹他,但要说重视程度,还真不怎么样。

  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

  姜慈如果能够团结张文定,在市委常委会上,那就是一大助力啊。

  现在安青市委常委会的格局和以前相比,有了一些变化。

  新任的专职副许亚琴是高配的正处级,和姜慈级别一样,比别的市委常委都超然一些,虽然不能和姚雷那个副厅相比,可也自认为能够自立山头的,对一号和姜慈都不感冒,但还是透出了跟姜慈合作一起制衡一号的意思。

  这种情况下,姜慈当然希望能够快速壮大势力。

  他想把张文定拉过来,除了张文定现在是市委常委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张文定在省里和随江都关系硬,现在大家都在传木槿花要当随江的一姐了,虽然省里的正式任命还没下,可他通过省里的关系了解到,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变故的。

  至于说张文定在省里的关系,都要和圣金锟的老板武玲小姐结婚的人了,那关系还用说吗?别说省里了,京城肯定都是关系强劲的。

  基于这些原因,这次陈家坝村的事件,姜慈才对张文定那么够意思,要不然的话,不说落井下石吧,至少也会趁机好好敲打敲打张文定的。

  当然了,张文定只是分管农村工作的,这种事故,他也可以推脱得了,只不过,惹来了记者,话题扯到计划生育工作上,那就比较令人恼火了。

  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姜慈伸手指了指他:“你倒是会偷懒,什么都不管,一点都不体谅老同志呀。这时候才说,你还真不急,同志们都知道了吗?”

  张文定就说:“还没来得及跟他们讲,想先跟你商量下,看是办公室发个短信息,还是按科室通知。”

  姜慈道:“这边我给你通知吧,姚老板那边,你还是自己过去一趟吧。”

  “行,那我现在就过去。”张文定点头道。

  张文定是市委班子成员,但去市委一号姚雷办公室之前,还是先打了个电话,以示对书记的尊重。

  这个电话打过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只想着邀请别人,却是连喜贴都还没准备,显得比较不正式。

  转念一想,请姜慈的时候没有喜帖,请一号的时候却拿着喜帖去的话,那就更加不对劲了,倒不如就这么直接说几句话,给谁都不送喜帖了,一视同仁。

  反正现在许多人办酒的时候,往往就是打个电话通知一下,送帖子的是越来越少了,自己也就偷一回懒吧——不偷懒就要得罪姜慈啊!

  结婚这种大事,居然连个喜帖都没有,悲催啊。

  想到这儿,张文定就郁闷了一把。

  唉,还是没经验啊,果然跟老妈说的一样,事情要提前准备才行,看着好像只要结婚的那天忙就行了,其实许多细节总是会想不到。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