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二章 告辞

  不过,二人虽然不熟,可等张文定告辞的时候,还是约定了晚上一起吃饭,由张文定请客。

  出了她的办公室,张文定还在心里感慨,这个许亚琴还真是不简单,润物细无声啊。糊里糊涂的,自己就要请他吃饭了,也不知道传到姜慈耳朵里,姜慈会怎么想。

  现在姜慈和许亚琴暂时还处于合作的阶段,而政府这边,姜慈虽然不能说完全做到一言九鼎,可也算是有效地阻止了姚雷乱递爪子的几次试探。

  张文定不算是姜慈阵营里的人,可在市委常委会上的,对姜慈也算是比较支持了的,但如果莫名其妙和许亚琴私底下接触了,难保姜慈不会生出些不好的想法来。

  当然了,如果张文定晚上不和许亚琴一起吃饭也不好,毕竟他先前说了请吃饭的,虽然是玩笑话,可许亚琴在他准备告辞的时候又问了一句,那么他也只能把玩笑话变成实在话了。

  要不然的话,就有点调戏许亚琴的意思了,这性质可就严重了,莫名其妙结个仇也太划不来了。

  从许亚琴办公室出来,张文定一想,既然姚雷和许亚琴都亲自请了,别的常委,还是也自亲请一下吧,然后,市政府那边,副市长们他也要亲自请到,这是一个礼数问题。

  至于别的同志们,他就不用操心了,想知道的自然会知道。

  张文定在市委串门的时候,和政法委王成水又聊了会儿天,呆的时间比在许亚琴那儿还长。

  这个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二人之间还一起喝过酒,而王成水见到张文定的到来又很热情地找了些话题,比如陈家坝村事件中,警察机关很快就把肇事司机放了之类的情况——陈家坝村的事件,王成水是很有兴趣借机对警察局发难的。

  政法委一把手要是在警察局没什么影响力,那当得也太窝囊了!

  张文定对这件事情也是颇为头痛。

  警察机关是放人还是关人他懒得理会,那跟他无关,可是有人在网上发帖否定安青市的计划生育工作,并且引来了记者,他是真的头疼,还不知道记者的稿子会怎么写呢。

  说实话,对于那个司机陈福生被放出来的搞法,他也是相当恼火的。

  现在,王成水有借这个事情搞一搞警察局的意思,他是也是乐见其成的——要不是你们警察局乱来,老子会有这个麻烦?

  当然了,他不可能明确表示支持王成水。

  他知道王成水在这时候提起这个话肯定希望能够借他几分力,但他和王成水又没什么交情,为什么要借力出去?

  老子帮你一起搞事,别人怎么看我?哼,你自己玩吧,老子两不相帮。

  不过,等你动手了,如果机会合适,老子在一旁落井下石倒是没问题的,谁叫警察局搞出这种无比恶心的破事儿呢?

  从市委出来,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有两个常委他还没请到,因为人不在办公室。

  政府那边这时候自然是不用急着去了,明天再请也不迟,还有武装部也要跑一趟。他也不多想那些了,直奔和许亚琴约定的地方而去,毕竟是他请客,他得先过去安排。

  许亚琴只带着自己的司机就过来了,通讯员都没带上。当然了,司机是不可能跟在她身边一起进包厢吃饭的。

  张文定也是一个人,倒不是找不到陪客,而是,他想来想去,也不知道叫上谁一起才合适。本来他和许亚琴就不熟,而看许亚琴的意思,硬要一起吃这顿晚饭,示好的意味非常明显,恐怕还有事相商,他不管是叫上关系不错的市领导还是下面行局的负责人,都不合适,索性干脆单枪匹马上阵了,由着许亚琴带几个人过来活跃气氛最好。

  哪知道,许亚琴居然也是单刀赴会,一点都不讲排场。

  这让张文定不由得想起了王成水,当初和王成水一起吃饭,也是这么单对单。但两个男人单对单还好说,可一男一女单对单,真的比较怪异——这是两个相互之间还不怎么熟悉的领导,而不是简单的同事关系。

  “许书记也不打个电话,我好出去接你。”张文定迎着从门口随着服务员进来的许亚琴,笑呵呵地说。

  许亚琴也笑着道:“这儿有几个包厢又不是不清楚,你跟我客气什么。”

  “呵呵,领导真是平易近人呀,快请坐。”张文定脸上的笑容不变,心里却是感慨不已,自己进入官场这么多久,脸皮也算是相当厚了的,可是跟许亚琴和王成水这两个人相比,还是薄得可怜。

  妈的,我们之间有这么熟吗?

  姚雷和姜慈虽然也会突然显得很亲近,但脸皮也没厚到这种程度啊。

  这两个从外面突然跑到安青来的家伙,还真有点相似之处啊。啧,也不知道省里和随江那些大佬们是怎么想的,居然放这么一个人来担任三把手。

  其实,一般情况下,党委和政府的一把手都不是本地人,而专职副大部分时候是本地人,有时候甚至连政府的常务副也是本地人。可安青撤县建市的第一任专职副,居然不是本地人。

  这一点,也令安青的本地干部心里相当不舒服,许亚琴,隐隐有些抗拒。

  这种情况,许亚琴也是比较头疼的。

  在以前,区县一级,专职副为什么能够自立山头,既做县委一号和县长之间的润滑剂,又能够在某些方面让一号和县长对其有所忌惮,最主要的一个方面,就因为专职副一般情况下都是本地人,能够很轻易地收拢本地势力——县里的主要官员是外地的,但各行局、各乡镇的头头脑脑们,以及下面的办事员,基本上都是本地人啊。

  当然了,这个是以前的搞法,现在嘛,干部流动很正常,异地任职才是常态。

  但是,乡土观念,也真的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东西。

  二人都坐下之后,服务员刚开了酒,还不等热菜上来,许亚琴就摆摆手,让服务员出去了。

  张文定看了看桌子上的几个凉菜,刚准备转桌上的转盘,却不料许亚琴已经起身,抓起桌上刚被服务员打开的红酒,就往他这边走来。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