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三章 紧张

  张文定大吃一惊,赶紧站了起来,连忙往前两步迎上,伸出手去作势要抢她手中的酒瓶,嘴里也快速地说道:“领导,把酒给我,把酒给我。”

  妈的,不管怎么说,许亚琴也是领导,并且还是女同志,他怎么可能让许亚琴给他倒酒呢?这个许亚琴,行事也太反常了!

  “把杯子给我。”许亚琴一手拿着酒瓶,另一只手则挡着张文定伸过来的手。

  “领导,你就别为难我了,我万不敢当呀。”张文定说着客气话,没有退让的意思,依旧抢着酒瓶,又要注意着别一不小心吃了许亚琴的豆腐。

  许亚琴坚持了一下,不可能总是坚持,她原本就只是作出一个姿态,也知道自己这个姿态一作出来,张文定肯定就会过来抢酒瓶的,所以又客气了两句,酒瓶子便从她手上转到张文定手上了。

  手上抓着酒瓶和自己的酒杯,张文定走了几步,转到许亚琴的坐位前,往杯中倒了酒,又把自己刚才放下的酒杯中也倒些,放下酒瓶,先给许亚琴递了一杯酒,这才端起另一个酒杯,笑着道:“我敬您一杯,感谢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过来,也欢迎你到随江、到安青来,让我们有机会向你学习……”

  许亚琴举着酒杯,笑着打断他的话道:“你就使劲地捧我吧,捧得我飘起来下不得地可怎么得了。”

  张文定就奇怪了,这个许亚琴,貌似还真的比较平易近人,说话不怎么打官腔,就是不知道她是故意如此,还是平常就是如此。

  不过,对于许亚琴为什么一个人过来,张文定倒是明白了,她刚才所做出来的姿态,当然不会让别的人看到。

  热菜很快就上来了,二人吃菜喝酒谈天说地,二人分管的工作没有什么交集的地方,工作上真没什么可谈的,又是第一次私底下吃饭,也不好谈论安青别的领导干部。好在随江市的领导们,大家也还是可以说一说的,当然了,说的都是好话,不可能说坏话的。

  说到随江的领导,不可避免地会谈论起现在风头正劲的木槿花。

  许亚琴对木槿花表达了相当热烈的钦佩之情,有下级对上级的尊重在里面,也有作为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的景仰在里面。只是,从许亚琴的话里流露出来的意思,让张文定感觉出来了,许亚琴和木槿花应该没有打过交道。

  谈论领导的时候,也不可能只谈论木槿花一个人。

  只是,木槿花现在是随江市委一号的最热门人选,而张文定又是木槿花的得力干将,在这种场合下,木槿花自然就占了相当大一部分话题了。

  这个许亚琴,不会是想让我帮忙在木老板面前说她几句好话吧?

  张文定听着许亚琴的话,心中暗自揣测。

  反正他是打定主意了,不管许亚琴有什么目的,他都不会主动去问,她想说就说,不想说,那他就当作什么都没听出来。如果她把目的说出来了,他也要好好权衡一番利害得失。

  张文定刚打定主意,许亚琴就很不见外地说道:“对了,明天你忙不忙?”

  这话问得……太不含蓄了吧?

  张文定嘴角抽了抽,看着她道:“这个说不好,要明天才知道了。”

  这么回答,拒绝中带了点不爽的意思,你许亚琴是三把手不假,但是,这么直通通地问我,未免有点欺负人了吧?

  许亚琴仿佛没听出张文定话里的回绝之意,迎着张文定的目光道:“如果明天你没什么事,可不可以陪我跑一趟随江,我想跟木书记汇报一下工作,你能不能帮我递个话……”

  这话是越来越直白,听得张文定直翻白眼。

  你是安青市委专职副,向木槿花汇报工作,那是再正常不过了的,拉上我干什么?

  我陪你去?你有什么理由要我陪你去啊!

  不过,许亚琴的话说得这么直白,这么不见外,他倒还真不好一下子拒绝得太彻底了——人家一个女同志做事讲究说话干脆,你一个男同志,不能太小鸡肚肠了吧。

  是的,许亚琴刚才的话没有求人的语气,只是一个很平常的讨论的态度。

  但就是这么一个态度,还显得许亚琴为人直爽而客气,毕竟,刚开始的时候,许亚琴可是主动起身要给张文定倒酒来着,这份气度是摆在那儿的,哪怕最后这酒是张文定倒的。

  张文定是真的不想帮许亚琴递话,他怎么知道木槿花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许亚琴去汇报工作,是名正言顺的,完全可以按正常程序走嘛,木老板就算一次忙二次忙,总不会次次都没时间见她吧?

  这个许亚琴,到底是暂时木槿花不肯见她呢,还是木老板答应见她了,但她却想通过自己,在木老板面前多赢得几分钟的汇报时间呢?

  说实话,这两个问题,也仅仅只是在张文定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就不再注意了。

  他需要慎重考虑的是,今天许亚琴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个话,就算是许亚琴想在随江市里找木槿花作靠山,也用不着找到他头上啊。而且,偏偏又是在有记者跑过来想在计生工作头上找事的时候。

  他不得不怀疑,这个,是不是太巧合了一点?

  难不成是看到姜慈没有借此机会打压他,背后搞事的人坐不住了,想在他和姜慈之间人为制造一点嫌隙?

  至于说那个想搞他的背后之人会不会是许亚琴,他倒认为不可能。

  因为许亚琴现在是要跟姜慈合作对抗姚雷,没必要跟姜慈过不去,而且,他张文定和许亚琴之间,往日无仇近日无怨,工作上也没有交集的地方,许亚琴吃饱了撑的在这种时候树个敌人?

  许亚琴能够坐到现在这个位置,政治智慧肯定是不缺的。可正因为如此,许亚琴现在的举动,才让张文定迷惑不解。

  这猛一看去,许亚琴今天这事儿,别说政治智慧了,就连一点从政的技巧都不懂啊。

  只是,张文定才不相信许亚琴会没有智慧不懂技巧,相反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许亚琴那是大智若愚,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顿饭,平平淡淡的聊会儿天,仿佛还没出招,却逼得自己几无招架之力!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