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五章 安排

  这话出口,她不等张文定回答,又继续道:“算了,明天具体怎么安排,还是要麻烦你多操心一下。我对紫霞会所不熟悉,可别闹笑话了。”

  听着许亚琴这个话,张文定嘴角一阵抽搐,许亚琴啊许亚琴,您能不这么无耻么?

  尽管对于许亚琴不按常理出牌的另类风格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张文定还是没料到她会这么说。一切让他帮忙准备,这可不仅仅只是不见外,简单就是不讲道理了。

  你特么的为了接近木老板,想和白珊珊拉近点关系,老子帮你联系好了,你还要拿老子当长工使吗?

  姚雷和姜慈这么说的话,张文定没有任何意见,毕竟人家是正儿八经的领导,你许亚琴虽然是正处级,可只是专职副好不好?哼,以为要去紫霞会所消费,老子就要听你的?

  紫霞会所还真不差你这个客户,有种你别去紫霞会所,看白珊珊会不会如约而至!

  心里带着几分不爽,张文定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话也说得相当爽快,可是怎么听都有点阴阳怪气的味道。

  张文定是这么说的:“这个许书记就不用操心了,明天到了随江,应该叫白科长请客才是,我们是客人嘛。”

  这小子真是咬人的狗不叫啊!

  许亚琴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觉得姓张的小子也太斤斤计较了,要让白珊珊请了客,老娘去了还不如不去!别说亲近白珊珊了,不被白珊珊记恨上,那都要跑到祖坟前磕头烧香了。

  说句实在话,许亚琴刚才虽然一直显得很豪爽的样子,并且还是对张文定有事相求,可潜意识里,还是没有把张文定放在跟她对等的位置上来看待。

  她觉得她的身份是相当超然的,是比别的班子成员都要高一点点的,因为她是专职三把手,还高配了正处级,又是女同志,几方面的因素综合起来,使得她在心里已经隐隐把自己摆在和姚雷姜慈一样的位置上了——最起码她自我感觉和姜慈相差并不是很大的。

  正是因为这种心理,所以许亚琴刚才说话才会让张文定不舒服,她不自觉地就将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给表现出来了。

  原本是求张文定帮忙的,但在不知不觉间,就有点把张文定当下属来使唤的意思了,哪怕她说话的时候还加了几个客气的词语,也终究改变不了使唤的本质。

  当然了,许亚琴这么不注意,其实也是心里对张文定不怎么看重的一种外在表现。

  她是从省里下来的,觉得基层这些人都眼界不高,对张文定就有点看不上眼了。

  无非一个会讨好女领导的小白脸而已,行事嚣张,没一点为官艺术,在职能部门干点实事可能还有股子冲劲,可要当政府领导分管不同的工作,则显得力不从心了。

  许亚琴这么看不起张文定是有道理的,毕竟张文定到安青之后的表现,跟他在开发区和旅游局的表现差得太多了,简直就不像是同一个人干出来的工作。

  所以,许亚琴认为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年轻了一点,有干实事的能力,但没有应对复杂局面的办法,更缺乏掌控大局的经验和眼光。这种人,若不是紧跟着木老板,简直就是一无是处了。

  要不是许亚琴到安青这么长时间却苦苦无法打开局面,在随江市里又没有领导大力地支持她,她才懒得理会张文定呢。也不知道木槿花那么厉害一个人,怎么会重用张文定这种无能之辈的。

  自我感觉相当良好的情况下,许亚琴在说话的时候,还真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居然不小心刺痛了张文定,但被张文定这绵里藏针的话一顶,顿时就反应过来了,这个张文定再怎么没能力,也是个市委常委啊!

  这家伙小小年纪就坐到了现在的职位,肯定是自视甚高并且极要面子的,刚才的话,确实欠妥。

  许亚琴在心里自我反省了一下。

  当然了,如果不是有求于张文定,她是不可能在意张文定的面子的——你的面子又不是我的,落了就落了,你咬我啊!

  “那可不行,明天不仅仅要请白科长,我还要请你呀。”许亚琴虽然刚刚才反省了一下,可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说话的风格同样没变,笑吟吟地说道,“今天你请我吃饭,十月一号又请我喝酒,总要给我个机会请你嘛,明天不请,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啊,礼尚往来可是流传千古的优良传统呀。”

  这个话没有服软的意思,可却恰到好处地表达了她请客的真诚之意,或者也可以说是她对张文定的一种认可,至于这认可是真心还是假意,那就没必要太过计较了——大家都是混的个面子,虚伪才是王道啊。

  张文定也就不好再表示不满了,笑了几声客气两句,便聊起了别的。

  许亚琴邀请张文定吃饭后去唱歌,张文定找个借口拒绝了,吃个饭都吃得这么难受,还唱什么歌啊!

  刚吃完饭和许亚琴分别,张文定就接到武玲的电话。

  武玲说她有事要出国一趟,过几天蓉姨会到随江来,跟他详细讨论一下十月一号婚礼的细节问题,并且特别叮嘱张文定,蓉姨是看着她长大的,她一直都把蓉姨当长辈的,要张文定对蓉姨一定要客气点。

  对这个事情,张文定当然是很肯定地保证,一定会让蓉姨满意。

  其实不用武玲提醒,张文定都不会怠慢了蓉姨。

  蓉姨是武玲的保姆,张文定见过的,当初他搞招商的时候去南鹏见武玲,就知道了武玲对蓉姨是很尊重的。就算是没见过,想也想得到了——婚礼的细节都让保姆跟男方来协商,可见这个保姆不是一般的保姆了。

  挂断电话,张文定又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如果是武玲自己来谈的话,他倒是不怕,可是蓉姨过来,也不知道蓉姨会提些什么要求,自己倒是可以不用太在乎,就怕如果蓉姨的要求提得跟父母的想法不符,父母会有意见啊。

  啧,明天去了随江,还得回家跟父母先做一下工作。

  第二天一上班,张文定等郑举汇报完今天的日程安排之后,直接就问起了记者的稿子有没有见报。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