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七章 明白

  他明白,她这个怪异的笑容中,肯定不是对木槿花意有所指,而说不定是泛指他的那些女领导。

  不管那些女领导和他有没有暧昧,反正白珊珊都会拿这个来取乐了。

  嗯,这丫头跟没给木槿花当秘书的时候相比,还是有些区别的,最起码那时候她不敢这么取笑领导!

  有些改变,真的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并完成的。

  “喝什么,白的还是红的?”张文定没回答她的话,自然而然地就转移了话题。

  “这不是有茶么?”白珊珊嘴唇往桌子上嘟了嘟,摇摇头道,“你要喝你喝,我痛痛快快吃顿饭。”

  张文定就点点头道:“嗯,行。今天不喝了,痛痛快快吃顿饭。你现在的工作强度大,要多注意休息质量,平时抽点空,了解一下养生方面的知识。”

  “哪有时间呀,再说了,现在的养生知识都乱七八糟的,这个这么说,那个那么讲,还有的自己就跟自己的理论自相矛盾,没一个靠谱的,哪敢相信呀。”白珊珊无所谓地摇摇头,然后像是猛地想起了什么似的,两眼冒着精光望向张文定,欣喜地说道,“我真是笨呀,眼前就有个养生专家,居然还……啧啧,局长,哪,这可是你自己提起来的啊。我不管了,反正养生的知识你要教我,不仅仅要教,还要包教包懂包会……”

  白珊珊这个话,可不是说着好玩的,而是真心希望张文定能够教她一点东西。

  毕竟,紫霞观吴道长的养生功夫,那可是相当有名气的,白珊珊在开发区搞了那么长时间的招商工作,后来又到旅游局,向外面推荐了不少次紫霞观啊。

  可是,她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认真系统地学一学,现在张文定主动提起了,她当然愿意学了,更难得的是,只要张文定肯教,她又多了一个和张文定单独接触的理由——哪怕张文定对她没意思,能够在一起多呆一会儿,也是好的嘛。

  以前白珊珊对张文定虽然有感觉,可是由于身份悬殊,她看张文定对她似乎没什么意思,也就不多想。

  但现在她的身份变了,给木槿花当了秘书之后,奉承她的人越来越多,她就觉得,现在的她,应该是有资格给张文定做红颜知己了的。

  至于说结婚什么的,她想都没想过。

  徐莹那么漂亮那么有身份的人,貌似也只是和张文定有暧昧,她自问跟徐莹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更别说跟圣金鲲投资公司的老板武玲相比了。

  她唯一拿得出手的优势,就是年轻,但问题是,她的老局长貌似并不怎么在乎女人的年龄。

  其实,白珊珊对张文定的感觉一直就很朦胧,可等到张文定帮她出头了断了前男友的纠缠,并把她送到了木槿花身边,她对张文定的感觉就越来越强烈了。

  当然,这感觉越强烈,她反而比以前还更加理智,并且更会控制自己的感情了。明明心里非常想和张文定发生点什么,却偏偏还喜欢开他跟别的女人的玩笑。

  现在随着木槿花要当随江一姐的传言越来越猛,白珊珊的行情也是水涨船高。

  随江市里一般行局的一把手和区县党政正职想请白珊珊吃饭,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可只要张文定开了口,白珊珊怎么都会抽出点时间来,原因就在这儿了。

  张文定知道白珊珊对自己有点感觉,但并不认为这感觉有多强烈。

  他觉得,这是白珊珊分手后缺乏男人的关怀所导致的,以后等她又重新恋爱之后,就没问题了。当然了,他觉得,就算现在白珊珊没找男朋友也不是什么问题,二人之间深厚的革命友谊,是经得住考验的。

  张文定倒是没拒绝,但却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又不是什么工厂做的产品,还搞三包服务。”

  白珊珊笑得更欢,媚眼如丝道:“我不管,反正你对我要搞三包服务,还要对我负责。”

  张文定相当无奈,这丫头说话是越来越容易让人产生别的联想了,这又是三包又是负责的,不知道内情的人一听,还以为他把她怎么了呢。

  菜很快上来,二人边吃边聊,又说了会儿无关紧要的话,才转到正题上。

  白珊珊很好奇,为什么许亚琴会找到张文定的关系呢?

  张文定对这个问题也相当不解,他问白珊珊对许亚琴了不了解。

  白珊珊摇摇头道:“不了解。我也很奇怪,她一直都在国土厅和建设厅,在省里只是副处,下到安青,高配正处。反正我看不明白,再说了,国土厅和建设厅我都没什么关系,你……可以找省里的熟人了解一下嘛。”

  张文定没有接这个话,摇摇头又点点头,然后问:“那你今天晚上见不见她?”

  白珊珊道:“见一下吧,要不然不是要害你失言了?”

  张文定都懒得去想她话里透出来的意味了,笑着道:“她就在紫霞会所,那吃完饭就见一见吧。你上次不是说高老板就要走了吗?怎么还没动静?”

  “这是省委领导应该考虑的事情,我一个市委的办事人员,怎么会知道什么原因。”白珊珊笑着道,“可能接任的人选,省里还没有最终定论吧,反正快了,你着什么急呀?”

  “我没着急,不过这事儿迟迟没个定论,人心惶惶的呀。”张文定皱了皱眉头道,“老板的事情,应该是定了吧?”

  白珊珊点点头,表情轻松地说道:“放心吧。许亚琴急着要你牵线搭桥,应该是听到什么了的,看来她在省里的关系硬得很呀。”

  “不管她了,随她有什么关系,反正跟我没关系。”张文定端起茶杯,对白珊珊道,“来,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提前向你祝贺,白大秘!”

  大秘这个称呼,还是很鼓舞人心的。

  白珊珊端起茶杯,笑道:“局长你可千万别取笑我,我对秘书长是相当敬重的。”

  外人都说一把手的秘书是大秘,这个一把手不仅限于市委,也包括市政府。

  但秘书们心里却清楚得很,领导真正的大秘,其实是秘书长。所以,白珊珊才说这个话。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