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九章 气氛微妙

  一般来说,像这种不是领导打来的电话,他很少走出去接的,但今天这个气氛有点怪异,他正好借机避开,扬了扬手机道:“两位美女,我去接个电话。”

  说完,也不等许亚琴和白珊珊开门,便快步往门口走去。

  到了门外,张文定走得稍远了点才接通电话,那边不等张文定开口相问,直接就自报了名号:“姑爷吗?我是蓉姨。”

  张文定还真不适应“姑爷”这个称呼,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赶紧道:“蓉姨您好。”

  这句话后,他差点就紧跟着来了一句“有什么指示”,还好及时刹住话头了。

  蓉姨的声音不急不缓:“你下个周末有空吗?”

  张文定心想这个蓉姨果然不是一般的保姆,气势很足啊。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看来这个蓉姨,自小把武玲带大,在武家多年,也养成了旁人没有的气质和气势。

  “有空,您下周末过来吗?”张文定的态度真的相当好,真把她当长辈来待了。

  蓉姨道:“嗯,本来想这周过来的,怕耽搁你的工作。”

  张文定道:“到时候我去白漳机场接您。”

  蓉姨道:“不用那么麻烦,我们自己过来。”

  张文定当然会坚持要接,蓉姨又推辞了一下,见张文定是诚心的,也就没再客气了。

  这一番对话完毕,张文定觉得竟然有点心累的感觉。跟蓉姨说话的感觉和跟别的人都不一样,也不知道见了面之后,一起谈事情的时候会是个什么状况。

  等到张文定再推门进去之后,发现许亚琴和白珊珊都已经坐下,首位上空着的。按说许亚琴请客,应该是许亚琴坐的,可这房间却是白珊珊订的,而白珊珊又没准备请客,所以,这二人就把首位给空在那儿了,反正还有个张文定。

  张文定不等这两个女人开口,直接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在首位的正对面。

  坐下后,他不禁暗自庆幸,还好没让服务员把椅子撤得只剩三把,要不然今天他可就坐蜡了。

  许亚琴和白珊珊看到张文定那么坐了,也没再就这个问题再纠缠下去了。许亚琴今天的目的只是见一见白珊珊,然后再慢慢培养感情,她明白不可能今天就会有多谈得来,所以像这种平时几乎遇不到的坐法,倒也正常。

  刚才白珊珊和张文定已经吃过了一顿饭,虽然并不像白珊珊所说的那样已经吃饱了,但半饱是没有问题的。所以,这时候再吃一餐的话,饭就不重要了,酒则是必须的了。

  当然,酒会喝,却不会喝多。

  白珊珊和许亚琴之间还没那个交情,张文定跟许亚琴之间也没那个交情,纵然许亚琴表现得再豪爽,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虽然没有人坐在首位,但这第一杯酒,还是许亚琴敬白珊珊的:“白科长,早就想和你坐一坐的,可你的工作太忙,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终于得尝所愿,我很开心呀。来,白科长,我敬你一杯,欢迎白科长有时间多到安青走一走,下来体察体察民情,指导指导基层的工作。”

  白珊珊自然不可能生受这个话,她一个科级干部,指导处级干部的工作?开什么玩笑!

  她现在时刻都在告诫自己,要低调,不可张扬。

  她轻轻一笑,道:“许书记在省里多年,上级精神领会得相当深刻,看问题高瞻远瞩,理论水平很高……我要多向你学习呀。”

  张文定听得直想笑,这两个女人说话,怎么这么夹枪带棒的呀。特别是白珊珊,就只差直说许亚琴缺乏基层工作经验了。

  他觉得,白珊珊对许亚琴貌似有点不爽,而许亚琴应该是真心想要结识白珊珊的,可是说出来的话,就显得态度不是特别端正了——嗯,只能说是比较端正。

  其实,如果许亚琴是个男同志,那么刚才说的话,就会显得态度相当端正,可是她是个女的,偏偏白珊珊也是个女的,这女人对上对女人,有些时候还真的说不好。更何况,白珊珊刚才还被张文定要结婚的消息给刺激了一下呢?

  当然了,她这么对许亚琴,也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些因素,最主要的,还是为了试探许亚琴,然后把试探的结果汇报给木槿花。

  许亚琴心里是相当恼火的,先前还只能说是白珊珊和她保持着距离,现在白珊珊就已经显出了对她不友好的态度了,她一个正处级的领导,自降身份交好一个科级干部,居然是这么一个情况,她能不生气吗?

  就算你是木老板的秘书,可也仅仅只是秘书,不是木老板!

  许亚琴在心里恨恨地来了一句,脸上神色稍稍变了变,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强压下火气,微笑着道:“上级的指示精神,我们领会得不够深刻的时候,还要白科长多多点拨呀,这样才不会出偏差,才有利于各项工作的顺利开展。白科长,我先干为敬。”

  这话说完,许亚琴也不管白珊珊会说什么,直接就把手中的酒杯往白珊珊的酒杯上轻轻一碰,然后一仰脖子喝了。

  许亚琴这个举动,算是恰到好处地表现了她正处级领导的硬气和底气,又没有太过份。

  不管这份硬气和底气会不会惹得白珊珊生气,她都必须表现出来,要不然那就真的会被人看扁了——被这么欺负了还一点脾气都没有,那又何必当这个官呢?

  当然了,这份硬气并不会伤到白珊珊。

  因为许亚琴敬了白珊珊,也一口把酒喝光了,脸上又没有什么赌气之类的神色,显得还是很给白珊珊面子的。所以,白珊珊也不可能因为她这个举动而生气,还得喝下这杯酒,然不然的话,那白珊珊就是气量太小,或者是要当场和许亚琴翻脸了。

  很明显,白珊珊的气量原本就不算很小,后来还越来越大,她也没有和许亚琴闹翻的念头,当然就很痛快地喝了酒了。

  这杯酒之后,气氛就更加微妙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