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三章 带着任务来的

  还有一点,那就是省里比较放心。

  有这么一位老秘书长来出任市委副职,对于促进市委一号和市府一把手的关系是能够起到相当积极的作用的,同时,这么一位在随江很有影响力的人物当了市里的三把手,也能够很好地让另两位忌惮。

  既要有利于工作,又不会让哪一方独大——平衡嘛,哪里都需要的。

  不管之前杨宇和木槿花的关系如何,只要他坐了这个位置,那就都不会再像只当个秘书长的时候那般小心翼翼了。

  ……

  安青市对于陈家坝事件拿出了一个处理结果,肇事司机陈福生被检察院批捕,至于会不会提起公诉,可能性……相当大。

  但附阳镇派出所和附阳镇计生办并没有什么人受到处罚,用附阳镇的官方说辞,陈福生和计生办的人中午吃饭喝酒,只是同学相聚——陈福生有个同学是附阳镇计生办的工作人员。

  私人交情,跟工作无关嘛。谁规定了吃个饭喝个酒就是行贿受贿?

  至于说中午喝酒这个事情违不违规,这个安青乃至于随江都没有硬性规定。当然了,公安部有个五条禁令,可计生办又不是派出所,不受那个管。

  这种处理结果,在网上自然又有不少人批评,好在陈小花父亲的见义勇为奖金很快就落实了,附阳镇政府又另出了一笔钱,算是堵了苦主的嘴。

  没了陈小花这个当事人诉苦,别人最多也就是议论一下,话题热度还不及当初的三分之一。

  在外人看来,安青市对这个事情的处理结果就是这样了,盖子不管捂不捂得住,短是一定要护的。

  不过体制内的人都明白,事情还没完,相关人等,肯定是要受一些影响的,现在不处理这些人,一来是最近随江的格局还没定,二来嘛,也是关系到安青市的面子问题,就算是要处理,也要等到这个事情闹过之后再处理。

  网上一讨论安青这边就处理了,明白的还会说是顺应民意,不明白的,那就认为安青的领导是些软货,没一点担当。当然了,如果安青这次很痛快地就把问题都处理完了,这个话也可以反过来说。

  所以说这官字两个口,怎么做都是有道理的。

  不同的领导,就有不同的做事风格。甚至同一个领导在不同的时候,面对同样的情况时,所作出的反应也不一样,甚至还有相反。

  现在省委的任命一下来,基本上定下了随江班子的大框架,网上和媒体对这个话题也不是怎么关心了,安青内部对这个事件就要开始正式处理了。

  对于这个处理的问题,张文定还真的不怎么在意,现在木槿花当了随江一姐,而且背后搞鬼的人大家也都知道是谁了,棒子打到他头上来,估计力度不会怎么大。

  想着这些,张文定禁不住就在心里暗骂邹怀义——背后搞鬼的人,确实就是邹怀义。

  张文定怎么都想不通,邹怀义居然会干出这种两败俱伤的蠢事来。怎么说也从基层一步步走到实权副处了,还干过组织一号,这政治智慧应该不至于差到这个程度的呀。

  这个问题,张文定很是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觉得,不到机缘合适的时候,恐怕是没有办法弄清楚里面真正的原因了。

  不过,这个原因也不是什么要紧事,他现在更关心的,是组织上会对邹怀义会怎么处理。

  他最希望让别人当市府常务副——将邹怀义弄去人大政协养老那基本上是没可能的,毕竟也不是什么天大的过错,而且邹怀义的职务才刚刚调整,马上又动的话,别说安青了,随江市的面子上也不好看啊。

  当然了,现在张文定要面临的首要问题,不是工作上的,而是生活上的。蓉姨马上就要过来讨论婚礼的相关细节问题,这才是他现在的头等大事。

  蓉姨如约而来,张文定亲自去白漳机场接机,没有用他的配车,而是从紫霞会所要了两台车过去,两台都是奥迪,其中包括他以前常开的那台Q7,只不过这次是由他的司机开着的。

  其实像这种事情,他原本是不想要秘书司机一起的,可又一想,这种私事,也不算太私密,如果不让秘书司机忙一忙,那他这个领导就显得有点不近人情了——这是对秘书和司机不信任了吗?

  所以说,有时候领导动用身边人办私事,并不是说喜欢占便宜,而是为了让身边的人安心,这更有利于工作。要是身边人总是担心自己得不到领导的信任,那工作还干得好吗?

  张文定对蓉姨的样子没有多少印象了,可一见到,马上就认出来了,很客气地说:“蓉姨,欢迎欢迎。其实应该我去您那儿的,还劳您跑这么远。”

  “姑爷太客气了,我一个无事人,喜欢到处跑。”蓉姨笑容满面地说道,“给你添麻烦了。”

  张文定连忙客气几句,暗想麻烦倒是不麻烦,你来了住的是紫霞会所,而且还自己带了两个人,只求你到时候别提什么太为难的要求就是了。

  回随江的时候,张文定和蓉姨坐了一辆车,郑举陪着蓉姨带过来的两人坐了另一台车。

  一路上,张文定和蓉姨都没有提到婚礼的相关事宜,不过,蓉姨却说了不少武玲的喜好和习惯。

  一路上谈笑风生,张文定边听边问,一来是迎合了蓉姨,二来也确实想要对武玲多一些了解。跟武玲都快要结婚了,可他对武玲的了解,真的不算多。

  不过,想一想那些认识才一个星期甚至是一天就结婚的闪婚族,他又释然了。

  对于蓉姨说这些的用意,张文定也是心知肚明的。

  先把武玲的喜好和习惯说了,让他心里有准备,等到了随江商谈细节问题的时候,有些话才好说嘛——武玲的爱好和习惯是那样的,总不能这个婚礼要搞得不如武玲的意吧?

  蓉姨是带着任务来的,看似刚接触的时候只是拉家常,可实际上,却早就已经进入了状态。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