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八章 运气和机缘

  现在嘛,也只是常务副这个名分还拖着没给他,不过,也快了,就算是再怎么拖,拖到换届的时候,也再不能拖了。

  一个常务副分管计生工作,这特么的简直就是纯粹恶心人嘛,这搞法不仅仅无耻,也太贱了。

  姚雷和邹怀义恼火的,是姜慈这个无耻的提议,他们却拒绝不了。确切地说,是邹怀义拒绝不了,而姚雷却也没办法反对。

  你邹怀义不是一直以市府的二把手自居吗?现在张文定工作强度大,计生工作管不过来,你帮着分担一下很正常嘛,难不成还要姜慈亲自管吗?

  常务副比别的副职多了常务两个字,可不仅仅只是多了权力,还要多出一份担当的。

  最要命的是,姜慈说的是暂时让邹怀义把计生工作抓起来,并非说今后计生工作就归他分管了,他就算明确了常务副的地位,那也是个副职,是协助姜慈工作的,姜慈让他暂时负责一项工作,他能推辞吗?

  更何况,姜慈还专门说了一句,等有了合适的人,再调整嘛,这就让他想装作没听见都不行。

  基层的领导,想不含蓄的时候,就可以这么厚脸皮地把话说到特别明朗。

  一场针对张文定的战斗,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偃旗息鼓了。

  张文定有所损失,但已然将损失减到了最低。邹怀义有所得,可他却宁愿不得,这所得简直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他脸上。

  市府二把手分管计生工作,这要多丢人有多丢人了。

  并且,他也明白姜慈把计生工作扔在他身上还有别的用意——看吧,这次计生工作中的问题被曝出来,背后搞小动作兴风作浪吃里爬外的就是这姓邹的!

  姜慈这么搞,虽然没有明说,可比明说的效果要好。毕竟有块遮羞布,面子还是过得去嘛,如果遮盖布被扯掉,到时候纵然是把张文定踩得不轻,他邹怀义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若非被逼到绝路上,谁都不怎么愿意的。

  很显然,邹怀义并没有被逼到绝路上。

  正是因为看出了这一点,姚雷和邹怀义才没再继续针对张文定。

  原本姚雷是想好好敲打一下张文定的,让张文定明白,到底谁才是安青的一哥。

  以前张文定一方都不靠的时候,姚雷也就没怎么在意,可是最近,张文定貌似有点靠向姜慈的意思,姚雷就不满意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树一下威信,能够把张文定拉入己方阵营是最好,拉不过来,那就要好好打压一番,也让别的常委们看一看,张文定有木槿花罩着,可在安青,还得听我姓姚的!

  然而事与愿违,张文定来了一招以退为进,姜慈顺水推舟来了一记敲山震虎,姚雷和邹怀义的目的就达不到了。

  邹怀义是不想自身受损,而姚雷也不希望得力干将邹怀义被姜慈穷追猛打。

  尽管姚雷对于邹怀义背后搞小动作使得安青形象受损很恼火,可他私下里能够训斥邹怀义,但却不能让姜慈在公开场合打击邹怀义,这关系到他的威信问题,也关系到手下人对他的忠诚度的问题。

  姚雷最恼火的是,今天针对张文定的计划,不仅没达到自己的目的,反而将张文定彻底推到了姜慈那边,着实有些郁闷啊!

  正如姚雷所料,这个会之后,张文定专门到姜慈办公室汇报了一次思想。从此之后,不管是政府常务会,还是市委常委会,张文定对姜慈可以说是特别支持。

  与之相应的,张文定所分管的工作,姜慈的支持力度也比以往大了许多,这让张文定的工作也开展得更加顺利。只不过,农林水这一大摊子,他目前还真没找出来什么好的大项目,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耀眼的成绩。

  计生工作这个事情,对张文定来说,确实是个打击。

  虽说放弃分管计生工作,是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可到底是被人逼着放弃了手中的一部分权力,这种滋味,相当不好受。这也让他再一次体会到了权力场上的无情,稍不注意一步走错,那就极有可能被人落井下石打落尘埃。

  这次的危机,要不是有姜慈的提醒和帮忙,恐怕都不知道最终会弄得多惨呢。所以,他对姜慈是由衷的感激。

  随江市党代会在九月二十六日召开,开了四天。会议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市委委员、常委班子以及新一届市纪检委委员、常委班子。

  九月三十号,张文定没有上班,甚至都没在安青,而是呆在随江。

  他是二十九号晚上回随江的,原准备晚上单独向木槿花作个汇报的,可木槿花没时间,他只能在三十号一大早就跑到木槿花办公室去。

  “婚礼的事情都准备好了?”木槿花见到张文定第一句话,就是关心这个。

  “还没呢。”张文定答道。

  木槿花道:“那你还不去准备,跑到我这儿来干什么。”

  “来祝贺领导啊。”张文定笑着答道,“顺便向领导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

  木槿花看着张文定,脸色一下就严肃了起来,淡淡然道:“那你说说,我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工作。”

  张文定心里一惊,木老板这是怎么了?这个话味道不对啊!

  刚才看她都挺开心的嘛,怎么一下子就语气大变,难不成,她对自己在安青的工作特别不满意了?

  想到这一点,张文定不由得生出一股无力感和惭愧。

  在安青的工作,别说木老板对他不满意,就是他自己也不满意。他分管的工作中,没有一项特别耀眼的成绩,甚至计生工作还出了乱子——哪怕现在计生工作不归他分管了,可到底是在他手上坏的事啊。

  在权力场中混,他相当明白在县一级的重要性。没有过主政一县的履历,在以后的仕途升迁上都会有许多不便。

  像木槿花这种没有过主政一县又没有当过市长的人却成了市委一号的事情,实在是太过罕见,这种特殊的例子,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他可不认为自己能够有木槿花那么好的运气和机缘。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