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零章 各人心思

  这么做,对她尊重倒是够尊重了,可这事儿做得未免太拖泥带水了,没有一点在这个职位上应有的魄力。

  她倒是没有想过,其实张文定对于这个项目,是相当不看好的。

  当然了,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张文定拿着这个项目来找她,又怎么可能本身对这个项目不看好呢?这不太矛盾了嘛。

  所以,木槿花才这么问。

  她这么问,也是有着对张文定不满的意思在里面——你们市里都还没形成个意见就往我这儿送,当我时间很闲吗?

  张文定这时候倒是没去过多的揣摩木槿花的心意,毕竟他对这个项目并不是很看好嘛。

  不过,他也明白市里还没形成统一意见就往上报这种事情是很不合规矩的,所以,他只是很正常地解释道:“修水坝这个项目有点大,我对这方面又了解得不是很透,所以想先请您帮着把把关,看看有什么不成熟的地方。而且,就算是要修水坝,安青刚刚撤县建市,各方便都还在摸索,现在也没实力上这个项目,由随江来主导……我觉得更合适。”

  木槿花听到他这个话,心里觉得很受用。

  这小子在安青虽说没干出什么耀眼的成绩,但对自己这个领导,还是相当尊重的,有什么好事情都记得把大头让给领导。当然了,这个好事终究能不能成,多长时间能成,这个目前还不好说。

  如果这个项目由安青来操作,预算不会往大了去搞,可如果由随江来主导的话,预算肯定往大了去搞。项目搞大了,才好往上面要钱,当然了,要钱的难度肯定也会增大,相应的,审批的难度同样会更大。

  不过,什么项目的审批难度不大呢?

  木槿花既然坐到了这个位置,自然就不会怕这种事情,她只怕没有大项目!

  大项目就是大成绩啊!

  只要不出什么大状况,木槿花在随江干完满满一届是没问题的,等到一届干完之后,是个人都有上进之心的嘛。

  身为一姐,如果不搞几个大动作出来,那队伍是不好带的。

  虽说党委管宏观,政府管行政,可哪个城市的大项目又不是被一号掌握着的呢?如果一号真的仅仅只是把握人事权,对大工程不闻不问,那简直就是奇迹了,就好比市长也不可能对人事问题不闻不问一样。

  分工明确这种事情,当得不真的。

  沉吟了一下,木槿花道:“这个项目关系到群众的生活福祉,千万不可大意,一定要认真探讨、多方证论……你们先把具体的基本情况摸清楚。啊。”

  张文定倒是相当意外,木槿花居然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

  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赶紧点头道:“请领导放心,这个工作我们一定认真对待,有什么情况,一定及时向领导汇报。”

  木槿花点点头,不再谈工作,又问了张文定几句婚礼的准备情况,在张文定临去之际,又勉励了两句。她只是对张文定掌握局面的能力有点怀疑,但张文定就要结婚了,上层硬关系摆在那儿的,以后进京跑部,说不定还用得上他呢。

  下午,黄欣黛和武云到了紫霞会所,张文定和武玲陪着她们聊天,反正这时候他们两人也不需要多忙,该准备的都准备得差不多了,明天才会正式忙碌。

  这次黄欣黛过来,武云可是满脸幸福的样子。

  张文定注意到,武云几乎一直就拉着黄欣黛的手,虽然再没有更亲近的举动,可他也算是明白了,武云恐怕已经把黄欣黛搞到手了。

  啧,这丫头还是很有手段的嘛。

  虽说张文定对黄欣黛已经不再像以往那般暗恋了,可毕竟暗恋过,这时候见到自己当年的暗恋对象被武云给整成了百合,心里感觉总有几分别扭。

  这么一个大美女,成熟风韵,怎么就被一个小丫头给拿下了呢?

  他忍了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笑着对武云道:“云丫头,你怎么时时刻刻缠着黄老师啊,又没人跟你抢。”

  武云示威似的一把搂住了黄欣黛的腰,瞟了张文定一眼,哼哼着道:“要你管。”

  黄欣黛脸上有点点不自然,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挣脱武云的怀抱。尽管和武云好上了,可她心里,还是不希望让别人知道这个事情的,更何况是张文定这个学生。

  武玲看着这一幕,相当无奈也相当头痛。云丫头这个状况,也不知道四哥会怎么办。

  唉,武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另类的丫头呢?

  ……

  十月一日,紫霞会所热闹非凡,人来车往间,欢声笑语不断。

  张文定和武玲的婚礼,随江有头有脸的人物来了不少。

  别说跟张文定关系亲近的,就算是以前和张文定有过不愉快的人,也过来凑了个热闹——在官场上混,许多人都学会了仇人相见笑脸相迎的本事。

  尽管紫霞会所几乎所有的员工都动了起来,可张文定还是觉得自己忙得脑仁疼,脸上的肌肉因为长时间地笑,已经快僵了。就算是如此,他还得带着一脸的僵肉,一桌一桌地敬酒。

  其实他也想过以水代酒,可最终还是否定了这不靠谱的办法,那么多桌子,就算一桌敬一杯,那也会酒气熏天的,大家都闻得出来,如果喝着水,别人闻不到酒味,那就没意思了。

  这场婚礼,许多人都认为省府二把手武贤齐会到随江来参加的。然而出乎众人预料的是,武贤齐并未到场,整个武家,就只有武云一个人送姑姑出嫁。

  黄欣黛虽然和武玲熟识,这次却是以客人的身份来的,并非是以闺密的身份,毕竟她离过婚。

  这个情况,就足以让有心人不停地揣摩了。

  有些人就开始怀疑,张文定的老婆恐怕不像传言中说的那样,真的是武贤齐的妹妹,要不然的话,亲妹妹的婚礼,武贤齐不可能不来啊。而明确知道武玲和武贤齐关系的人则在想,看来武家人对张文定这个草根出身的家伙并不如意,只是武玲自己坚持,恐怕以后张文定也别想从武家得到什么助力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