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四章 习惯

  张文定自从到了旅游局之后,基本上就没什么人像徐莹这么对他说话了。就算是木槿花训他的时候,往往也只是点到为止,不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这么重。

  说实话,纵然和徐莹关系不一般,也知道徐莹是为了自己好,可张文定还是心里不痛快,怎么,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没用?想当初要不是我,你在开发区能那么快搞出成绩?

  想是这么想,张文定却是不可能把这话说出来的。他只是阴着脸,终于把目光从茶杯上移开,端起茶喝了一口,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徐莹。

  就这么安静了两分钟的样子,还是徐莹叹息一声打破了沉默:“时间过得真快呀,以前三十岁的处级干部算拔尖的,现在石盘连三十岁的副厅都有了,干部队伍,真是越来越年轻化了……”

  张文定一下子就惊醒了,自己这个实职副处在随江算是很年轻的,可是放到整个石盘的话,那就排不到前面了。

  三十岁的副处和三十岁的副厅,那真的没法比。

  干部年轻化,这五个字的分量,张文定还是很清楚的,毕竟他也干过组织工作。

  现在张文定在安青分管着农林水,却没出什么耀眼的成绩。而这次换届的时候,也没可能当上常务副,那么距主政一县的位子就还相当远。

  如果他自己不主动争取几个容易出成绩的部门,那么,就算他背景强大,四十岁上副厅都算是早的了,如果中间稍有点不顺,恐怕这辈子到副厅就到顶了。

  若是以前的张文定,这辈子能够混到个副厅那做梦都要笑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了更高的追求!

  可是这个更高的追求,不仅仅依靠背景就能够做到的,还得要自己争气才行啊。

  趁着自己现在还年轻,得赶紧上到正处,主政一县,然后到省里或者京城渡一下金,混个副厅,再外放,后面的路才好走。若是自己在副处这个阶段耽搁的时间太长,那可能以后的路就窄多了。

  在官场上混,有时候错过一年,以后说不定就会被耽搁十年二十年。

  这一点,张文定也是明白的,他在组织部的时候,可是见多了许多干部的履历的,各种各样的例子都有啊。

  如果现在张文定还继续纠结着要把农林水干出成绩,不出成绩不罢休,那么他的时间就真的被耽搁了!

  想到这里,张文定禁不住有点冒汗。再看向徐莹,他就没有了不爽的神色,而是满怀感激。莹姐对自己,确实是真心啊!

  只不过,想通了其中的关节是一回事,能不能放得下又是一回事。

  男人的面子关,真的很莫名其妙的。

  如果换个县当分管交通城建等部门的副职,张文定没有丝毫心理障碍,可是在安青的话,他觉得自己在农林水这一摊子上面没有什么建树,然后去分管重要部门,会被人笑话——看吧,这货没结婚之前分管的都是差部门,没干出成绩还捅了娄子,这一结婚就分管到好部门了,当小白脸吃软饭果然有前途啊。

  以前的张文定,还真不怎么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可是在旅游局当副职风光了一下,到安青当了副职之后配了专职司机和通讯员,享受了在旅游局都享受不到的尊敬之后,他还是比较在乎别人的目光和看法了的。

  不得不说,环境这玩意儿真的很犀利,不知不觉间就把一个人给改变了。

  ……

  回到安青,张文定还是时不时地就想起徐莹的话,刚开始还还几分惭愧自己居然也会迷恋权势,可想了两天之后,他就在心里对自己说了,只有分管更重要的部门,只有走到更重要的岗位上,才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这么一想,张文定又在心里安慰自己,人无完人,自己干招商有一套,可是对农林水真的没什么妙招,总不能叫自己在哪个岗位上都做得特别出色吧?

  这世上没那种全才!

  跟那些时时刻刻只想着自身利益,一点不把老百姓放在心里,只会贪财好色的官员相比,自己还是相当不错的了。

  在心里给自己找了许多大义凛然的理由,张文定终于还是抵挡不住上进的诱惑,下定决心,毅然来到了姜慈的办公室。

  由于张文定结婚的时候,姜慈是当的总管,这二人的关系现在是相当亲密的。

  对于张文定过来汇报工作,姜慈还是很很客气的,张文定先将手头的工作作了个汇报,着重谈了谈苏河镇修水库这个项目。对这个项目,姜慈让张文定到上面去多跑跑,只要上面跑下来钱了,市里还是支持的。

  对这个结果,张文定早就心里有数,现在哪个副职都在问姜慈要钱呢,姜慈能够表这个态,那也是很难得了。

  他没再纠结于水库项目,而是话题一转道:“市长,我这次婚假去了两个地方,想到咱们这儿,感慨颇深呀。”

  姜慈有些奇怪他怎么说起这个了,但还是做出了一副感兴趣的样子道:“哦,你这度蜜月还不忘记工作,要是个个都像你这样,咱们的工作就好干多了。说说看,都有些什么感慨?”

  张文定脸上的表情就凝重了起来:“同样是县城,也跟咱们一样,不在沿海,可他们的县城不管在规划还是在基础设施方面,都比咱们强了不少……如果不考虑城市大小,只说第一眼的视觉冲击,那县城简直就跟地级市差不多了。”

  身为分管农林水的副职,张文定面对着姜慈,这个话说得就有点没大没小了,哪怕这个副职还是市委常委。

  这要换个气量小的一把手,说不得就会暗暗记恨一把了——你这是指责我这个一把手的工作没干好吗?

  姜慈当然不会那么想,也不会觉得张文定这是对分管城建工作的副职有意见。

  当然了,姜慈也没有想到张文定这是对建城工作有兴趣了,毕竟以姜慈对张文定的了解,这小子不是那种主动张嘴要权的人。这要换成别的副职这么说,姜慈肯定马上就会反应过来。

  不得不说,习惯这东西,有时候真容易迷惑人。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