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五章 机会合适

  姜慈是很有分寸的,哪怕并没有意识到张文定说这个话是想调整分工,他也不会问张文定对安青的城市规划有什么建议,只是一脸凝重地说着废话:“嗯,经过了这些年的高速发展,安青的方方面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安青毕竟底子薄基础弱……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我们也不能自满,要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我们的工作,任重道远呐。”

  这个话听得张文定有点牙痛,我说姜老板,我话都讲得这么明白了,你这么回应,算是怎么个意思?

  不过,张文定今天既然来了,自然不会轻易地放弃,说不得只能再暗示一下了:“哈哈,这都是您该头疼的了,我就只负责做事……相信在您的英明领导下,安青肯定会发展得更好,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安青的底子是比较薄,基础建设也有待改善,但在您的领导下,广大干部群众都有信心力争省内前五啊。”

  靠,这小子今天表忠心怎么把话说得这么露骨这么不要脸了?姜慈一愣神,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这小子是对城建这一块感兴趣了啊!

  姜慈没急着调整副手们的分工,他是想等到人代会开过之后再考虑这个事情。

  因为安青的情况比较特殊,他这个市府一把手当得一点都不强势,这个事情,他一个人做不了主,得和姚雷商量着来。其实对这个状况,他是相当有意见的,凭什么我政府班子的分工,还要你姚雷来插手啊!

  然而不满归不满,他目前还没有那份实力和姚雷直接对抗。只不过是想多些时间来布局,再怎么说,他也是政府一把手,在政府这边,大部分副职还是要听他的,姚雷纵然是再强势,也要有个度。

  其实张文定现在已经是市委常委,等到人代会开过之后,再怎么着也会调整一下分工的,继续分管农林水就有点不合适了。

  虽然不明白张文定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就对分工感兴趣了,可对于张文定这个积极的态度,姜慈还是很舒服的。

  他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摆摆手道:“一人计短,市里的工作不是哪一个人的事,也不是光凭哪一个人就能够干得起来的,众人拾柴火焰高嘛。安青现在正处于一个发展的关键时刻,明年的工作尤其重要……文定啊,安青的建设和发展,你可不能偷懒呀……”

  姜慈这个话,并没有给张文定一个定论,却也算是一个承诺——你想分管城建部门,我会考虑,但需要时间,明年再说吧。

  张文定自然知道姜慈需要的并非时间,而是要再花点时间看他听不听招呼,还要看他有没有能力分管城建方面的工作。

  张文定比较无奈,他自信有能力,可分管农林水却没搞出什么特别耀眼的项目,总是容易让人怀疑他的工作能力。

  不过,这种时候,他肯定不会自谦,点头道:“嗯,您的指示相当及时,我这就回去,好好规划一下明年的工作,紧跟时代的步伐,积极配合好市长的工作,为安青的经济建设添砖加瓦……”

  张文定没奢望这一次交谈就达成目标,他只是放低姿态端正态度,和姜慈再拉近一下感情,同时也让姜慈有个心理准备,免得等到人代会一开他再说这个事情的话,会给人造成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的感觉来。

  当然了,他这也算是抢个先,免得到时候因为自己没先汇报思想,而让别的副职们把好部门都抢过去了——市政府里可还有几个副职一直就紧跟着姜慈的呢。

  ……

  与张文定只把宝押在姜慈一个人身上不一样,邹怀义紧跟姚雷的同时,也同样到姜慈面前汇报了工作,还提到了分工的事情。

  他提的不是计生工作,而是交通和城建。

  他倒不是想在一下子就把交通和城建都搂进怀里,但怎么着也要抓上一样吧?

  就算有姚雷的支持,可如果他胆敢对姜慈不尊重的话,说不定姜慈心一横,就仅仅让他分管财税,最多再划个民族宗教之类的给他,那他可就欲哭无泪了。

  从心里来讲,姜慈是相当不待见邹怀义的。

  邹怀义当组织一号的时候,没有太给他面子,现在跑到市政府来,又是为了制衡他这个正职,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分管什么重要的部门给这位副手。

  不过,还是那句话,姜慈目前还没有能力直面抗衡姚雷,就算能直面抗衡,他也不会做得太过火——你市府的一把手把二把手打压得太狠了,上面会怎么看你?

  等到邹怀义走了之后,姜慈就想到了张文定。

  既然张文定主动要权了,并且表示对城建有兴趣,倒是可以让那小子跟邹怀义去碰一碰——反正他们两个的仇已大恨已深,由张文定和邹怀义先搞一搞,别人也说不了什么。

  文定同志啊,虽然你背景强后台硬,可要想捞到好处,光口头上表忠心还是差了点,话说那什么,投名状,你懂的……

  姜慈心里有了这么个主意,却并没有马上就实施,而是在等机会。这种事情,机会合适了,实施起来会事半功倍,而且顺理成章不让人有机会指责他这个一把手故意破坏同志们的关系。

  如果实在没机会,那到开人代会前后,也要创造一点机会,至于是前还是后,到时候再视情况而定。

  进入十一月中旬,天渐渐由凉至冷了,安青市的领导干部们表面上显得很沉着,可内心里都满是激情。

  十二月底就要开人代会和政协会了,尽管许多职务都已经有内定的人选了,可这种事情,不到最后一刻,还是存在一些变数的。而这种时候,就是变数最激烈的时候。

  心里有数了的人在这时候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眼看着已经到了手边的位子被别人抢走了;而心里没底的人,这时候则使出十八般手段上蹿下跳,费尽一切心思,只想趁着最终决定之前的这段时间,把别人还没戴到头上的帽子给抢过来。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