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七章 多试几次

  遗址不能再被水淹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可遗址附近不让上大项目这也同样说得过去。

  除了修水库之外,加深河道,甚至是让河水改道都是可以的——那一段的河水被挖沙挖得本来就已经改了些道了。

  啧,看来这事儿,自己还真的得多关注关注了。

  正想着这些的时候,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苗玉珊:“领导,最近在忙什么呀?”

  听着她的声音,张文定就想到她那美貌无双的脸以及嫚妙动人的身材,干笑两声道:“除了忙工作还能忙什么,苗总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苗玉珊娇笑道:“好长时间没看到领导了,心里怪想的,看领导有没有时间接见一下我呀。”

  张文定没有正面回应苗玉珊这个话,他只是轻笑一声道:“你到安青了?”

  “嗯,刚到。”苗玉珊的声音更加娇媚起来,“我这边店子都搞这么长时间了,你一回都没来过。领导,总得给我个机会呀。我知道你忙,白天我都不找你,就要你今晚上。”

  苗玉珊这个话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逗,配合着她那娇媚的声音,听得人禁不住就会欲念横生,但却又不让人觉得轻佻,玩笑中带着风情,挑逗间显露真诚。

  这份本事,是苗玉珊的立身之本,她和她妹妹的先天条件差不多,可她妹妹就只能跟着她混,而她则可以在各个有权有势的男人之间游刃有余。

  长袖善舞这门功夫,可不是人人都做得到的。

  不得不说,人和人,真的是有区别的。

  张文定和苗玉珊之间是有仇的。可是后来这二人见面,从表面上看,仿佛那仇根本就不存在似的,甚至还有几分朋友的味道。

  反正现在这社会,人人都戴着张面具,大家都是见面欢声笑语,转背恶语中伤,能为兄弟两肋插刀,也能为了利益捅兄弟两刀。什么事情,都是习惯了就好。

  “你要了今晚上,我可就没时间休息了呀,明天怎么上班啊。”张文定开起这种玩笑自然是没有一点心理负担的。

  “我要了你今晚上,可没说一晚上都要啊。”苗玉珊说这些更加没有一点压力,动听的话随口就来,“嗯,就算要了一晚上,我也肯定会保证你足够的休息,让你明天上班更加精神。有个词怎么说来着,容光焕发。”

  张文定道:“看来今天晚上不给你都不行了啊。”

  苗玉珊笑嘻嘻地说道:“这么说可就折煞我了。领导不给我,肯定有领导的考虑,领导肯给我,那是我的荣幸。”

  “行吧,如果晚上没什么事,就一起坐坐。”张文定虽然不怕跟她开玩笑,可也不愿意这玩笑无休止地开下去,便给了她一个答案,“我这五音不全的,唱歌就算了,找个地方喝茶吧。”

  苗玉珊道:“都听领导的,那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

  “电话吧。”张文定可不希望他跑到市府来,说了这三个字便挂断电话,也不管苗玉珊会不会嘀咕什么。

  ……

  下班之前,郑举又来汇报了一次苏河镇发现古遗址的情况。

  据文物部门的专家初步分析,遗址应该是夏朝以前的,至于具体的年代,还有待进一步的考证。

  这个消息,现在已经在安青传得相当广了。至少市委和市府里几乎人人都听过一些相关的传闻,只不过由于口口相传的原因,版本有所不同而已。

  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苏河发现了古文明遗址,这是整个安青的骄傲——安青,从此就是个有历史的城市了。

  历史这个词,有时候会让人觉得比较有文化。

  夏朝啊,那是一个近乎传说的朝代,纵然是历史教科书里,也极少笔墨。

  张文定和苗玉珊见面之后没有讨论夏朝,倒是都注意到了屋外在下雨。

  石盘省的冬天也下雨,可很少有从黄昏时才开始下雨的。雨不大,看上去也没有加大的意思,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从天而降的雨水没停,壶中倾出的茶水已止住了泄势,两个半杯茶水色泽诱人清香扑鼻,为这古色古香的房间更添了几分宁静和沉淀的味道。

  张文定要喝茶,苗玉珊便应他的要求,请他来了这个地方,一个带有几分清朝时期特色的小院落,不是茶楼,而是苗玉珊买下来的不动产。

  在这里喝茶,自然也没有茶艺师,好在苗玉珊泡茶还有些水准,不说特别专业吧,可配上她的美貌和风情,却是绝对的赏心悦目,茶泡得稍稍差一点,喝起来都会别有一番韵味。

  “试试。”苗玉珊伸了伸手,脸上挂着动人的微笑,似是在叹息,又像是感慨道,“茶是好茶,不过泡茶的人手艺差了点,希望没糟蹋了好茶。学了那么长时间,我还是没那个天分呀。”

  “你要什么事情都做到百分之百的好,那还让不让别人活了?”张文定说笑了一句,端起茶杯凑到嘴前,轻轻吹了吹,之后才嗅了嗅茶香,最后小喝了一口,微烫、微涩、微香。

  “怎么样?”苗玉珊轻问了一声,脸上浮现出三分紧张、三分期待、三分自豪,还有一分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情绪,仿佛热恋中的女人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做了一顿爱心早餐,等着男人的检验和夸奖。

  张文定明白她脸上的表情是故意装出来的,但却怎么看也看不出丝毫的虚假,那张只显阅历风华却不见岁月沧桑的美艳脸庞上,各种表情都显得无比真实,仿佛完美影后。

  不,不是仿佛,是更甚。

  明知道她做出来的表情是假的,可看着这足够以假乱真的脸,张文定也狠不下心来说茶不好喝,其实也没有不好喝。

  所以,张文定说:“茶和酒不同,酒一入口就知道好与差,茶要时间、要积淀,才喝一次,哪能随便乱说?”

  苗玉珊展颜一笑,如桃花盛开,两眼似要滴出水来,看着张文定道:“一次试不出味道,那就多试几次,我最近会在安青呆一段时间,你想了,就给我打电话,随叫随到。”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