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九章 胆量

  说着,张文定就稍稍停了一下,然后又继续道:“老城区的项目,更要多方论证,把方方面面的情况都考虑进去……安青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这是我们的幸运,也是我们的责任。麦得福同志,你们肩上担子很重啊。整个城市的整体格局,不同版块的具体布局,甚至各个项目之间的异同,你们都要统筹兼顾,要围绕‘突出重点、均衡发展’这个中心主题,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开拓进取、多方论证,让每一个项目都发挥出最大的效益,让每一个版块都对人民群众起到应有的作用……”

  不管麦得福心里怎么想,这时候都不会再硬顶张文定了,很听话地点头道:“领导的指示相当及时,我们正要对安青未来十五年的城市发展建设做一个规划,相关的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我还说等准备妥当、有了个大概的思路之后向您汇报呢,没想到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过来了。有了您的指示,同志们的工作就有了方向,相信很快就会有个初步的方案,到时候,我去向您汇报,还请您多多批评指正。”

  这个话不算投诚,也并不能让张文定满意。

  但是,张文定也不好再咄咄相逼了,毕竟麦得福这个态度已经相当端正了,他能够走到现在的位置,在市里也是有靠山的,不可能一见到张文定就背叛旧主另投他门。

  见张文定没说话,麦得福只能拿出点干货了:“领导,还有个情况要向您汇报一下。最近局里想对市里各个项目做个检查,看看各项目的实际施工情况和规划设计的图纸有没有什么出入。”

  这个话,就是内行对外行讲的能够让外行听明白的话了。

  张文定想了想,这恐怕是规划局捞钱的一个手段,麦得福能够拿出来说,也算是有点实际行动了。

  他点点头道:“嗯,按设计施工,这是对工作负责任的态度,也是对安全负责任的态度。”

  麦得福松了口气,张文定也舒坦不少。

  一个视察能够到这个样子,也算是过得去了。至于实际效果,还要等具体做事的时候才看得出来。

  不过目前已近年底,工作上是不好开展什么的,哪怕张文定跟别的领导再有区别,也没办法让别人在这种时候还认真工作啊,他可不希望激起下面人的强烈反弹。

  对付几个部门负责人他还心里有底,可要跟那几个部门的所有人对上,他就没把握了。没把握还是轻的,真要闹到那种程度,上面的领导会怎么看他?

  张文定已经不是那种想冲就冲的年纪了,他渐渐成熟了。

  麦得福之后,张文定又和规划局其它班子成员都单独交谈,然后在规划局食堂吃了顿中饭。

  这个是张文定要求的,现在随江的市领导下去视察工作,都喜欢吃食堂,而各区县也有部分领导学起了这一点。

  当然了,有些领导吃食堂,也是在食堂的包厢里吃,而有些领导则是和大家一块儿吃,让大家都看到他平易近人的一面。

  无疑,张文定就是那种喜欢和大家一起在食堂吃饭的领导,他这么做,既是真心,同样也有些作秀的成分。

  其实,安青市规划局食堂里也没有包厢,平时局领导们也很少在食堂吃,但这一次,所有局领导都满脸带笑,仿佛食堂的菜比他们在外面酒店里吃的要好上百倍千倍。

  吃过饭,张文定就走了。

  他没去休息,而是回了办公室,还有些文件要看呢,更重要的是,还有些事情要好好考虑一下,反正办公室也可以休息。

  张文定没有休息,因为文件总是看不完的,再加上现在要费的心思比以前多得多,中午就不休息了。其实以前他中午就不怎么休息的。

  下午的时候,张文定思来想去,又拿起安青最近的几个比较大一点的项目的资料看了看,心想麦得福这次是准备大干一场,还是杀鸡敬猴呢?

  这两个可能性都有,只看麦得福心里怎么想,以及要达到什么目的了。

  按说吧,麦得福纵然是想在过年前为单位创点收,也没胆子同时和几个项目过不去,那些项目的老板,哪个不是关系错综复杂之辈?

  不过现在嘛,麦得福说不定就会有胆子尝试一下了,因为分管副市长张文定刚去了规划局视察工作,对规划工作作出了许多重要指示。

  不管这些指示里有没有包含让规划局在春节之前认真检查各项目,避免各在建项目发生安全事故的指示,麦得福都可以扯虎皮做大旗,直接这么做事——工程如果不按照设计的图纸来,真的很容易出现安全事故的嘛。

  而安全事故这个东西,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特别是在春节之前。

  这么一个强大的理由,再加上有张文定往规划局走了一趟,麦得福要真的不懂得利用一下,那才叫奇怪呢。

  张文定虽然跟麦得福只是简单的一个接触,但他对麦得福的胆量也是有点信心的。说不定,麦得福甚至还会整出点乱子来。

  对于建设口来说,张文定现在是新官上任,他不怕乱子,就怕建设口一潭死水,那对他的工作就有些不利了。出点乱子,水搅浑了,正好浑水摸鱼。

  想着这些的时候,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后,一个软绵绵地女声传了过来:“张市长您好,我是覃云。”

  “你好。”张文定平平淡淡地应了一声。

  这个覃云,是徐莹介绍的,在徐莹电话介绍的当天晚上,曾给张文定打了个电话。

  覃云道:“我现在从随江出发去安青,请问您今天晚上有时间吗?”

  这个话说得有点怪怪的,一般来讲,商人想和官员吃饭喝茶什么的,会直接问官员的时间,而不是先说自己的时间,那是不把官员当领导呢。

  最合适的方法,是找个有份量的中间人介绍,直接在吃饭的地方见面,可徐莹由于人在白漳,所以打个电话也算是介绍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