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四章 世故

  “你不厚道啊老弟。”孔庄红在他肩上拍了拍,半是不爽半是玩笑地说道,“到白漳来了也不通知我,你说有这么做兄弟的吗?啊,你别给我解释,我不想听任何解释。我跟你讲,这次就算了,下次你过来要是再不通知我,那就别想我再请你,得你请我!咱哪儿贵就往哪儿去,你在白漳几天就请我几天!”

  若是酒喝到兴头上了,孔庄红借着酒意说出这番话,倒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可现在酒还没有开始喝,孔庄红这么说,那就是别有用意了。

  张文定对孔庄红的认识又深了一层,这家伙不管本性如何,至少做事还是相当豪气的。

  像他这种手握实权的正处级干部,在外单位的另两位处干面前,对一个下面的副处这么说话,其实算是比较丢面子的。可孔庄红就不在乎丢这个面子,或者说,是用他自己的面子来衬托出张文定的面子。

  张文定觉得孔庄红这么干有点过了,却又不得不领他这个人情,只能笑着点头道:“都依你,你说怎么搞就怎么搞。”

  “好,这可是你说的啊。来,干了。干了再想怎么搞!”孔庄红说着,和张文定碰了一下杯,在大梅调笑干了不能搞湿了才好搞的玩笑中,直接一仰脖子,干了。

  张文定也不比他慢,几乎和他同时将酒咽下,把空空的酒杯朝对方亮了亮。

  孔庄红这酒一敬,就回到坐位上,他做东,自然只要先敬主宾一杯就行了。

  第二杯酒,是林业厅计财处钟白云敬孔庄红的。然后,就是张国胜敬孔庄红,再到张文定敬了孔庄红一杯之后,就开始自由敬酒了。

  大梅小梅和孔庄红之间关系亲近,而且今天显然他们三个人是一伙的,自然不会相互敬在这个酒桌上自己人干自己人了。

  张文定敬完孔庄红之后,第二个找上的人就是钟白云。

  一方面,刚才给孔庄红敬酒的时候,钟白云在张国胜前面,这也可以理解为钟白云和孔庄红熟悉而张国胜是第一次和孔庄红打交道,但是呢,钟白云是女同志,张文定先敬钟白云再敬张国胜,谁也挑不出来毛病。

  毕竟,钟白云和张国胜都是正处级,一个是管财务的,一个是业务处室,真的不好说谁强谁弱。

  如果把钟白云换成个男的,今天张文定敬出去的第二杯酒,肯定是会给退耕还林办主任张国胜了。

  “钟处,我敬你。今天能够认识钟处,我深感荣幸,希望钟处有空的时候,能够到安青视察指导工作。”张文定举着杯子,面对钟白云,微笑着道。

  由于有孔庄红先前的一番表演打底子,钟白云也不敢对张文定起轻视之心,跟张文定碰了一下,笑道:“今天能认识张市长,我也很高兴。张市长年轻有为,要向你学习呀。”

  张文定把酒杯举得低了一些,跟她轻轻碰了一下道:“是我要多向你学习,钟处,你以后要对我这个基层小兵多多指导呀。”

  “你手下管着百来万人都只是小兵,那我们算什么呀。”钟白云笑着道,“以后多交流,干。”

  张文定喝下酒,暗想今天要不是有孔庄红先前那么客气,这个钟白云怎么会这么好说话?哪怕是搬出武贤齐的招牌,恐怕也不是那么好使的吧?

  最重要的是,没有个让人信服的角色作证,就算他说自己是省领导的亲戚,别人也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哈——这世道,牛逼谁不会吹啊!

  张国胜看着面前的张文定,心里真是五味杂陈,上午才在办公室见过,才跟对方摆过谱,没想到中午居然又见面了,还是在酒桌上。

  人生,真的充满了各种意外和惊喜啊。

  “张处,我敬你,安青的林业工作,还要麻烦你多支持、多指导啊。”张文定对着张国胜说着套话,却是没有跟他攀本家了。

  张文定刚刚才被孔庄红捧得高高的,自然不可能马上就一副贱兮兮的样子去讨好张国胜,他不为自己着想,还得要顾及一下孔庄红的脸面呢。

  张国胜脸上看不出什么异常,微笑着道:“安青的林业工作还是搞得不错的,厅领导对安青的工作是认可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年轻真好呀。”

  这话真的相当没营养了,上下嘴皮子一搭,貌似赞赏,实则没一点有内容的东西。

  张文定也没想这一下就获得张国胜的认同,更何况,今天这顿酒,虽然和张国胜喝上了,可却有点借势压人的意思,想必张国胜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这要换成他自己不想跟哪个人吃饭,别人却借着姜慈的面子压下来,他心里也不会快活。

  这杯酒喝了,张文定就开始敬大梅小梅了。

  刚才林业厅两人来的时候,孔庄红并没有正式介绍大梅小梅的名字和工作单位,就只说这个是大梅那个是小梅,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大梅小梅对张文定就相当热情了,小梅甚至还在孔庄红的起哄下,和张文定喝了个交杯酒。

  这个交杯酒之后,气氛才算真正地起来。

  张文定是今天的主宾,钟白云和张国胜是陪客,却让主宾给他们先敬了酒,张国胜纵然心里有些不爽,也不能不给张文定敬酒了。

  主宾给陪客先敬酒,这个态度已经相当端正了。

  酒过三巡,张文定和张国胜又攀上了本家,虽不至于称兄道弟勾肩搭背,但比之先前的情形,还是好多了。

  喝酒的时候,张文定还接到了苗玉珊的电话,苗玉珊说她在安青,张文定现在倒是真有点不愿见她了,怕她又哪根神经短路说爱他,很痛快地告诉她他现在在白漳,对于不能请她吃饭深表遗憾。

  苗玉珊倒是很不见外,说她今天晚上就赶回白漳,张文定哪敢这么答应,赶紧说到白漳是开会来的,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实在没时间,并且,张文定还很有诚意地说,要她在安青多呆几天,等下周他回安青了,请她吃饭。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