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零章 迅速行动

  这样的话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因为举报者已经没上班了,在医院住院输液。

  这个举报者也相当有意思,他对外声称自己身体不适,请了病假在医院输液,但是因为什么不适他却不说,只说是小病。

  这种欲说还休的搞法,就让人不得不去想,他是不是被打击报复了?

  若不是被打击报复,怎么说得这么不痛快?而且,就偏偏在这个时候住院了?记者看了他病床墙上的卡片,上面的诊断写着感冒。问到主治医生,答案还是感冒。

  至于住建局,那就更有意思了,说那个举报者并没有请假,而是旷工!

  记者们找不到确实的东西可写,就把一些道听途说的事情和举报者住院的事情大写特写,大有将这个事情炒到不让其冷淡下去的地步。

  这种阵势,也给了安青市委和市纪委很大的压力。

  市委召开常委会,讨论这个事情。

  高建设是住建局一把手,老资格的正科级干部,而且这其中牵涉颇大,就算姚雷高配了随江市委常委,想要不经过常委会就指示市纪委有所动作,恐怕还是没有那个魄力的。

  姚雷现在对常委会的掌控力度大大增加,而且开会时的说话方式更是变得高深莫测让人轻易琢磨不透。

  比如这次的会议,姚雷并没有让他的人先说话,而是直接对张文定开口了:“文定同志,建设口你比较熟悉,这个事情,你是怎么个意见?”

  姚雷这个话问得真是相当微妙,他说的是这个事情而不是这个问题,但紧跟着却又问张文定是什么意见,不是问有什么看法,让人摸不透他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倾向。

  张文定现在是和姜慈绑在一块儿的,并非姚雷阵营里的人,但也不可能不去考虑姚雷心里的想法,毕竟姚雷是一哥,还是个副厅级的一哥。

  可是,现在姚雷的态度暧昧,似乎有点想大搞一下的意思,却又仿佛要把大事化小一般。

  不用看,张文定都知道大多数人都往他这儿扫了一眼,有的甚至就这么看着他,像是他不说出个满意的东西来就不移开目光似的。

  张文定不怕别人的注目礼,却相当恼火姚雷这不按常理出牌的搞法。

  反正猜不出姚雷的想法,再加上他又不是姚雷的人,只要不是太过份,倒也不介意露一露锋芒,要不然今天一软,以后还不知道别人会不会也像姚雷现在这么干呢。

  想到这儿,张文定就脸色淡然地说:“我是准备下周去住建局,跟同志们聊一聊、谈一谈的。住建局的工作,专业性、知识性相当强,我最近正在努力学习,专业方面的东西我倒是可以说几句,不过,别的方面……这个,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这真是无从谈起啊。”

  专业性、知识性,这两个词真的很强大,也很直接。

  建设口是我的分管的,可我分管的是政务工作,党建和纪律,那不归我管,姚老板你问错人啦!

  会议室里瞬间安静了,落针可闻。

  这个张文定,越来越成熟了,当初的青涩已经消失无踪,遇到困难的时候,没有了激烈的碰撞,取而代之的,是含而不露的绵里藏针,只有一点没变,胆子还是那么大。

  若是平时,这种绵里藏针的回应倒也很正常,可是现在是姚雷就住建局的问题所发的第一个问,就被这么绵里藏针地顶了回去,这可大大地落了姚老板的面皮啊。

  有人就觉得很遗憾,遗憾张文定没有再硬一点,比如说完全可以直接说他对纪检流程不熟悉嘛,或者是在刚才的基础上再来一句工作还不到位,请姚老板批评之类的话,那效果才激烈,戏才好看呀。

  姚雷也没有料到张文定会这么回答,他一直觉得张文定是姜慈那边最容易对付的人,尽管姓张的背景很强大,可再强大的背景,若是没有相匹配的能力,那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老子不搞你,但拿你当枪使是没有一点心理负担的。

  姚雷觉得,自己在会上这么一搞,以张文定往日的风格,肯定会怒火中烧,然后说话就会不注意措辞,让他找到可乘之机,没想到,张文定分管建设口时间不长,居然成长得这么快,不肯上这个套。

  不仅仅不肯上套,还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不快,这城府的修炼速度也太快了一点吧?

  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不能轻视呀!

  虽说张文定的反应有点出乎意料,姚雷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目光投向姜慈:“老姜,你怎么看?”

  这一招,又出乎了众人的预料。

  今天姚老板的出招太奇怪了,一点顺序也没有,不过,众人都知道,姚雷先问了张文定,马上接着问姜慈,而不是问纪委一把手或者是紧跟着他姚雷的人,恐怕这个会也没什么戏可看了。

  姚雷都亲切地叫老姜了,还不需要别人在前面冲锋陷阵,两位大佬如果没有事先统一意见,那才是怪事呢。

  姜慈一本正经地说:“这个事情影响很大,很不好,要尽快平息,不管是真有其事还是有人造谣,都不能这么听之任之。我们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该批评的批评,该负责的负责。有关部门要积极行动起来,给广大人民群众和同志们一个交待。”

  “亚琴书记?”姚雷对姜慈点了点头又转向了许亚琴。

  许亚琴点点头,直截了当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纪委还是跟一跟吧。”

  这话说着,她却看都没看纪委书记一眼。

  安青市委常委会上的意见相当统一,高建设的结局注定好不了,但会上也达成了初步共识,就事论事,不搞扩大化。

  不管是姚雷还是姜慈,都不希望高建设这颗萝卜带出太多泥,那样虽说又可以让他们提拔几个贴心人,可这点好处跟坏处比较起来,得不偿失。

  纪委迅速采取行动,高建设被请去喝茶了,住建局压抑的状态却并没有改变,反而有所加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