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六章 暂别

  武玲觉得,张文定对黄欣黛还是有些余情未了。

  都说初恋是最难忘的,暗恋是最难舍的,有些人,到老了都还心有不甘呢。

  今天的事情,武玲是真的伤心了,张文定在官场上混了这么久,心性早打磨得圆融了,做事情不可能会逞匹夫之勇,然而今天,他在明知这个事情的严重性的时候,还坚决挺身而出,丝毫不去考虑后果,实在是太说不通了。

  除了冲冠一怒为红颜之外,武玲真的想不到别的任何原因来解释。

  至于那红颜是黄欣黛还是武云,武玲真的不太确定,她偶尔也会吃一吃武云的醋,但那念头往往都是一闪而过,她绝对不会去深想。就像今天,她其实也在吃武云的醋,她觉得张文定对武云,要比对她好,她觉得他和武云之间有秘密,可他和她之间,却没有。

  这真的不是个好现象。

  然而,武云是她的侄女,亲侄女,她再怎么不舒服,也没办法把气出到她最疼爱的亲侄女身上,那么所有的罪,当然得黄欣黛来背了。

  最主要的是,黄欣黛是张文定当初暗恋的人,这杀伤力真不是一般的强。

  甚至,武玲都恨不得把黄欣黛打个重伤,她打不过武云,但对上黄欣黛的话,真的没有一点压力。

  武玲没有哭出声,只是默默地流泪,流了不到十分钟的样子,她止住了泪水,坐到沙发上,也没补妆,只是淡淡地看了右边的房间一眼,之后便一直盯着左边那紧闭的房门。

  “你还是出去看看吧。”黄欣黛走到张文定面前,轻声道。

  张文定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这个话,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阵阵疼痛忍得相当辛苦,可武玲却根本就没有管他有没有受伤,他也相当恼火。

  他觉得武玲简直就是无理取闹,就算他有什么不是,再怎么着也要等到明天再说吧?

  他现在还是个伤者呢!

  别说是夫妻了,就算是一个普通朋友,遇到这种情况,也得等到手上的伤势好了才会吵架吧。

  “她心情不好,你要多理解。”黄欣黛又劝了一句。

  张文定没再摇头,看着她,长叹了口气,道:“她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呢?我手还才接上!”

  黄欣黛不再说话,缓缓坐下,低头不语。

  张文定也坐了下来,没受伤的那只手在沙发上拍了拍,道:“有烟吗?”

  黄欣黛愣了一下,看着张文定道:“你不是不抽烟的吗?”

  张文定咂巴了一下嘴皮子,没回答她这个问题。

  黄欣黛心想他可能是工作压力大,慢慢学会了抽烟了,便从包里取出一盒烟,撕开,抽出一支递给张文定,道:“平时我包里半支烟都见不到,今天刚好带着。”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解释这么一句,也不知道解释这么一句有什么意义,甚至她还莫名其妙地加了一句:“只有烟,没有打火机。”

  张文定身上也没有打火机,但酒店卧室里的火柴被他很容易找了出来。

  烟点燃之后,他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一道长长的烟线,然后那烟线分散升腾,并没有朦胧他的眼,也没有模糊他的脸,仅仅只是松弛了他的表情。

  黄欣黛见他抽烟的动作并不生疏,便问:“工作压力大吗?”

  “还好。”张文定看了看手上的烟,道,“我平时也不怎么抽烟,只是偶尔抽一下。”

  黄欣黛点点头道:“看得出来,老烟枪哪有身上不带烟的道理,就算没烟也有打火机。”

  张文定就笑了一下:“这倒也是。”

  黄欣黛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干脆什么也不说,静静地坐着,反正武玲也没进来吵,先在这儿等着武云出来吧,说不定武云一出来,武玲的火气就会消一些呢。

  武云还没有出来,吴长顺倒是先出来了,头上白发丝丝,脸上皮肤已然失去光泽,甚至都给人一种水分被抽去了大半的干皱感觉,显得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岁。

  武玲本来坐着正在发呆,听到开门声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地往那边望了一眼,可这一眼,她发现了干爹的变化,顿时尖叫了起来:“干爹!”

  吴长顺摆摆手,疲倦地说:“没事。”

  武玲摇着头,扑上去抓着吴长顺的手臂,带着哭腔道:“你怎么成这样了?”

  张文定和黄欣黛听到响动,出来一看,也吓了一跳。

  看着吴长顺一头黑发变白,满脸光泽尽失,张文定说话的时候牙关都在打颤:“师父,怎么回事?”

  吴长顺目光复杂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道:“云丫头没事了,调养个把月就会恢复过来,你跟我回去。”

  说着,他又看向武玲,用不容置否的语气道:“马上安排飞机,送我回随江。”

  武玲有点迟疑:“您现在这么累……”

  吴长顺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道:“在这儿更累,马上安排,越快越好。”

  武玲还想再说点什么,可看到吴长顺疲惫的脸上那坚定的表情,她所有劝他留下的话都只能吞回肚子里,点头道:“我马上安排。”

  吴长顺点点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双目垂帘,似睡非睡,等着武玲安排飞机。

  黄欣黛刚才没有插上话,这时候也不好再开口,只能对着吴长顺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默默地站在沙发旁。她很想去看一看武云,却不敢去,只能在这儿站着。

  张文定此时一颗心已经开始往下沉,武玲和黄欣黛只看出来吴长顺表面的变化,他却透过这表面的变化,猜到了师父可能出现的情况。

  他不愿去想,但却不得不去想的一个结果,师父为了给武云疗伤,应该是伤了根本,甚至坏了生机。

  张文定不敢往深处去想,却也觉得遍体生寒。

  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师父累成这个样子。他想问一下,但终究开不了那个口,虽然刚才武玲让他很受伤,可这时候,他也不希望让武玲更受伤。

  黄欣黛没有走,留下来照顾武云。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