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零章 磕三个头

  张文定没有坐,也没有看着办公室里的书柜长吁短叹,只是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外面熟悉却不算很美的风景。

  就要过年了,他其实可以不来的,但他还是来了。

  走之前,他还想站好最后一班岗。

  他是市府副职,春节的时候自然不会像姚雷和姜慈那样忙,但真要做事,也有许多事情可做。他觉得,这一次离开安青,往后再到安青来工作的机会,基本上是没有了,能做点事,就做一点吧。

  知道张文定要走了,春节值班安排的时候,姜慈特意照顾张文定,没给他分配一些容易出问题的方面。

  张文定还是领这个情的,他想为安青尽一份力,但并不代表他愿意惹麻烦。

  过年的时候,武云果然没有回京城,武玲也没有回,两姑侄都呆在了紫霞观里。

  张文定一家也到紫霞观来了,原本二老坚持要在家过年的,不过听到张文定说吴长顺寿数将尽,便二话不说到山上去陪老道士了。

  武贤齐自然也不可能回京城,他得留在石盘,除了省里,他还要下基层走一走,选的地方并非随江。

  张文定是正月初二值班,过年的时候他没有去哪个乡村慰问什么的。他要陪着老道士好好过一个年,从年早饭吃到年夜饭,从除夕到春节。

  春节也是个旅游黄金周,紫霞山不是全国知名的五A级旅游景区,没有出现游客爆满的情况,但接待量也不小,山上山下的酒店和农家乐都达到了至少百分之六十的入住率,紫霞观的客房更是只剩下两间机动房。

  这种情况下,在紫霞观里过年的气氛,倒是比在随江市里更热闹。

  吃过年早饭,武玲陪着张文定的父母说话,吴长顺则带着张文定和武云出了紫霞观,到紫霞山上巡山去了。巡山只是吴长顺的说法,其实就是沿着山上的游道散步,看上去跟吃完饭出来赏雪的游客没什么区别。

  “紫霞山的景致,还是不错的。”站在一处悬崖边,吴长顺望着山下的皑皑白雪,满是感慨。

  “要是景致差了,师父你当年也不会选这个地方落脚啊。”张文定拍着马屁,“师父你不住在这儿的话,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干什么呢。”

  吴长顺就笑道:“你这小子,好歹也是市领导了,拍个马屁还这么没水平,别跟人说是我徒弟,丢不起那人。”

  武云跟着来了一句:“就是,这马屁直接就拍到马蹄子上了。”

  张文定就笑了起来:“丫头,你这话比我更没水准啊,不带你这么搞人身攻击的。”

  吴长顺道:“你们两个就欺负我这个老头子吧。今儿过大年呢,要尊老!”

  一句话,说得三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看着师父那张已经明显老了的脸,张文定已经不再像刚回随江那般伤感了,不管师父的相貌怎么变,他的心态没变。用句不那么合适的话来形容,就是人老心不老呀。

  想到这个,张文定原本停住了的笑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武云白了他一眼,不明白他怎么又笑了起来。

  吴长顺没有在这儿久站,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说:“我这一门,传承不易。你们两个,以后要相互照应着点,我也不求传承在你们手中发扬光大,人不在多,贵在精,只要传下去就好。几千年的文化传承,真正领悟精髓的又有几个?”

  张文定和武云二人点头称是,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广收门徒,甚至都没有动过收徒的念头,自然回答得毫无压力。

  吴长顺扭头看了一左一右跟在自己身边的传人,又道:“有时间的话,五大洲都走一走,体验体验异域山水之形神,对你们的修行大有裨益。云丫头如果觉得国内呆着不舒服,不妨出去玩几年,只要你不拿着去豪赌,还是够你玩的。”

  张文定明白,师父说的,应该是给武云留的东西了,听这语气,钱财肯定是不少的了,那么留给自己的,恐怕也不会比武云的少。

  还好自己心性坚定,不收贿赂,要不然可就枉费师父这一番苦心了。

  “我知道了。”武云的神情有些低沉,她想到了老道士这是在交待后事。

  又行了一段,来到一处山泉边,山泉已结冰,吴长顺叫张文定和武云面朝东方跪下,一脸严肃地说道:“今天是一年的最后一天,紫霞观又是旅游景点,咱们有些仪轨能简则简吧。从今往后,你们的路,就由你们自己走了。该说的其实也都说了,你们磕三个头吧,一个对这天地的敬畏,二个对祖师的感恩,三个是对仇敌的尊重,现在世道太平,也没什么仇敌了,只是规矩是这么传下来的,就磕三个吧……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你二人性格不同,处事不同,牢记一点,善恶有报。”

  张文定与武云依言跪下,磕了三个头。

  回到观里,自然免不了要有许多电话拜年。

  张文定要分门别类,有些领导要打电话过去,有些领导只适合发短信,还有些平级的,或者下属,打电话还发短信就要看他的心情了。而他也接了不少电话和短信,这一通忙下来,时间已过去了两个多小时,还有几个电话没打通呢。

  纵然是张文定记忆力超群,干这种事情的时候,也不得不拿着本子,打一个电话就在人家名字后面划个钩,免得搞错。

  收起手机,他不免暗自感慨,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过大年的时候就兴拜年了,以前不都是从正月初一开始的吗?

  郑举打了个电话问候领导,挂断电话后十多分钟,又发了一条祝福的短信,不是短信群发的那种,而是自己编写的短信,真是字字透真情啊。

  一家人说笑着,谁都没提张文定的工作可能会有变动的事情,这种不开心的话题,不适合在过年的时候提出来。

  吃晚饭之前,张文定又找了个机会给徐莹打了个电话,也没有透露他极有可能会调到省里去的事情,只是说了些情话,不到十分钟便收了线。

  就在他准备和众人聊天去的时候,苗玉珊打来了电话:“领导,过年好呀。”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