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三章 将近

  张文定道:“嗯,那当然。像我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少罗嗦,赶紧把电话给云丫头。”武玲一下就打断了张文定的话,不让他继续吹嘘。

  张文定不知道武玲是先给吴长顺打过电话问明了情况,还是真的直接猜到了他和武云在一起。他懒得考虑这个问题,随手就把手机交给了武云,然后听着两个女人煲电话粥。

  这一通电话,就是半个多小时,对于武玲来说,讲这么长时间的电话,也是很难得的。不过相对于今天不来随江过元宵节,这半个多小时的电话,时间倒也不算长了。

  这通电话之后,武云没有继续逛的兴致了,二人就此返回了紫霞山上。直到吃过晚饭,二人又开车往山下走,把车停在了距离交通管制街道最近的路边,然后随着拥挤的人群往前走,不知不觉中,居然手牵着手了。

  用武云的话讲,白天才逛过,晚上又下来逛,简直就是无聊。

  不过,张文定却发现,武云的心情似乎比前段时间生动了许多。

  以这二人的功夫,再拥挤的人群,也不至于会走散,但手牵着手,毕竟还是有气氛些。

  只是,武云被张文定这么牵着手,感觉实在是怪异到没法说了。冬天衣服穿得不算薄,手挽着手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手牵着手,肌肤相接,实在令人心神不宁。

  好在牵手到不远处,看到了卖肉串的,武云要吃肉串,到了烤箱前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把手松开了。

  张文定买了把羊肉串,分了一半给武云,道:“幸好是跟你一起逛,要是跟你小姑的话,就没这些乐趣了。”

  “那确实,小姑是不会逛这种拥挤的地方的,就算是陪着你逛,也不会吃街边的肉串。她对吃的特别挑剔。”武云接过肉串,等肉串冷一些的空隙,笑着道,“其实我以前也只在电视里见过这么过元宵节的。当时只觉得人真多,人挤人怎么挤得通?不过今天,真到这里来了,还是挺有点意思的。”

  “要没意思,这些人怎么都往外面跑?屋里呆着不暖和多了。”张文定笑道,“你呀,还是要深入基层,密切联系群众……”

  武云举起手上的肉串道:“打住。那些套话少在我面前说,赶紧吃东西吧,这天气,马上就冷了。”

  说完,她自己就开始吃了起来。

  张文定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边走边吃,还要边想着是不是继续拉着她的小手。他这个念头,直到返回到车旁的时候也没有实现,上了车之后,就更不可能实现了。

  回紫霞观的路上,武云给张文定说了个事情,家里希望她去国外,但她不想去。

  这个事情,张文定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武家的意思他也明白,想要强行镇压武云让她不和黄欣黛继续来往,可镇压不了,那就只有送到国外去了,眼不见心不烦,随她在国外怎么搞,只要不出大乱子就行。

  “国外也不错啊,师父不是在国外还有些东西要你去处理吗?”好一会儿,张文定才来了这么一句。

  “我的根在这儿,去国外干什么?”武云冷笑一声,“就算要去,也是我自己想去的时候去,而不是现在这样被逼着去。”

  这丫头,性子还是没有改变啊。张文定暗叹一声,也没去头疼她的事,他现在连自己的事儿都管不了,又哪有能力去管她啊。

  见张文定不说话,武云又来了一句:“再说了,欣黛现在方方面面的工作才理顺,这时候去国外,所有的心血都没了。”

  这才是重点吧。张文定听得更是无语,他就不明白了,这两个女人,今天所拥有的一切,还不都是因为出身跟别人不一样,得到了家里那么多,现在怎么偏偏就要跟家里对着干呢?

  他不反对自由的恋爱,也不反对同性之间的爱情,可因为爱情而跟家里闹得这么不愉快,真的值得吗?

  这个问题是无解的。人各有志,强求不得啊。

  张文定不能要武云按他的方式去生活,所以也没什么好劝的,只希望她能过得幸福,别再惹麻烦就好。

  黄欣黛最终还是决定正月十七来随江,她实在不知道来早了如何面对武玲。

  武玲来了之后,就一直呆在山上,若吴长顺是个女人的话,她可能都会连上卫生间和睡觉也要寸步不离地跟着了。

  张文定不可能吃师父的醋,只是担心师父走了之后,武玲怕是会伤心得不成样子。

  “老爷子说了,有我和云丫头在这儿就行,家里不会再来人了。”等到睡觉的时候,武玲满脸歉意地看着张文定,说得很是无奈。

  张文定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道:“你干爹和老爷子通过电话了的,不要兴师动众,要不然他就不呆在山上了,到时候我们找他都找不到。”

  “我知道,你师父是嫌他们碍眼,不想看到他们。”武玲摇摇头,苦笑道,“其实老爷子是很想来的,可他的身份不好乱动,来了这里一次了,再过来,影响不好。毕竟,我哥……四哥他现在主政石盘。”

  以武家老爷子的身份,如果在这时候跑到石盘省内,那就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误会,所以,纵然是大哥离世,他也没办法过来。

  人们常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许多事情,位置越高,越不能如意。

  “嗯,这个我知道,我明白。老爷子对师父、对我,真的没得说。”张文定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又用力捏了捏她的手,宽慰道。

  “我,我……”武玲突然深深地垂下头,泣不成声。

  张文定也不说话,将她搂入怀中,想到师父,眼睛一阵阵发胀,忍了又忍,终是没忍住,泪珠一滴滴往下直落。

  ……

  正月十七下午,武贤齐的夫人曾丽到了紫霞山,武贤齐不能亲自到场,也觉得光女儿过去还是不适合,便让曾丽过来了。

  不管他跟吴长顺之间有多陌生,毕竟吴长顺是他父亲的结义大哥,他不能不考虑到这一层。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