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四章 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公车私用,张文定不陌生。

  在随江的时候,他有武云的那台奥迪Q7,所以在用车这个问题上,没有怎么占公家的便宜。到了安青之后,他跟安青其他的领导一样,坐上了单位的配车,从此,公车私用那也是常有的事。

  不说平时喜欢占公家便宜的人,就算是张文定这种不怎么占公家便宜的人,也没觉得公车私用有什么大问题。

  公款吃喝都只是寻常,公车私用,那也算个事儿?哪怕一年跑个十万公里,费的那几个油,又够吃几餐饭?

  然而,不管算不算个事,这种暗地里通行的潜规则毕竟是被明文禁止的,是见不得光的。现在,这个事情不仅仅见了光,更染上桃红的颜色,那肯定是格外引人注目的。

  服务中心的聚餐还没有散,已经有记者把电话打到局办公室问邹正红这个事情。

  办公室自然是标准回答:不清楚。

  甚至就在记者问到邹正红结婚没有,办公室的回答依然是那标准的三个字,这个情况被记者在网上一发出来,局面更糟。

  “最近车管方面的工作,有些松懈了。”章冬河吐出一口烟,面无表情地当着一桌子人的面,轻飘飘来了这么一句。

  场面就尴尬了,大部分人的目光像是早就操练好了似的,直往张文定脸上瞄。

  交通科以前就叫车管科,科室名称改了之后,大家说的时候,有时候还是说的车管工作。章冬河这个话没有指名道姓,既可以理解为了对交通科的工作不满意,也可以理解为对张文定的工作不满意,交通科是张文定分管的嘛。

  张文定脸上相当挂不住,却是没办法反驳,毕竟,这确实是他工作上的问题,至于说这工作他接手的时候就是这样,那不是理由。

  前任干的事是前任的,当官要向前看,不能老翻旧账,都翻旧账的话,那工作真就干不了了。

  王忠和陈九文对视一眼,都没说话。

  交通科以前毕竟是陈九文分管的,他自然不可能去惹火烧身,王忠比较阴,就算是要上眼药,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

  倒是交通科科长万年青不阴不阳地来了一句:“我就说,车子不管好,早晚要出事。”

  万年青可不年轻了,今年已然五十五岁,上进无望,平时说话就不像别人那么小心翼翼,虽然算不上刺头,但也是个老油条了。

  章冬河听到这个话,像是没听到一样,看都没看万年青一眼,自然也不可能说什么。对付这种无欲则刚的老油条,不理他是最好的办法。

  被这事一搅和,这顿饭吃得就没什么滋味了,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几个领导一走,留下来继续吃喝的人就不多了,万年青倒是还想再喝几杯,但好歹挂着交通科科长这个职务,事儿又跟交通科又关联,只得也走了。

  不管这板子落不落得到服务中心,他这个交通科长都不能不有所收敛。

  从酒桌上一离开,章冬河就带着几个副手回了办公室开会,以应对可能发生的情况。

  这事儿的焦点首先是地税局处长的桃色新闻,然后才轮到公车私用,有邹正红顶在前面,服务中心的压力其实不怎么大,章冬河还寻思着能不能捞点好处呢。

  跟章冬河同样心思的,还有他的三位副手。

  当然了,三位副手的心思,又是各有各的打算,心思不可能完全一样的,只是内部矛盾暂时收起来了,先一致对外。

  章冬河先散了烟,三根烟枪一起上阵,张文定也不好把烟总夹在手上,便点着了,只是吸得不如另三位凶猛。

  章冬河吐了个长长的烟柱子,开口就直奔主题:“这个事情,搞得处里比较被动。”

  机关服务中心也好,局办公室或者信息中心也罢,自称的时候,都是说的处里,就跟市局的服务中心、培训中心的人说话的时候自称科里一样。

  章冬河说话有个习惯,一件事情往往只喜欢说一半,前面的话出来,后面的话不说但意思明摆着的,谁都听得明白。章冬河这是在说让那些个处长们自己开车不好,但却又不能直说,直说会得罪一大批人的,你章冬河是大老板的亲信,那些个业务处室的负责人又是吃素的?

  像流转税处、大企业局、稽查局这些,比服务中心牛逼多了,服务中心只在局里牛,他们可是在外面牛的啊。

  说句难听点的话,人家不要你服务中心的车,也有的是车开,还全是高级车,只是影响不好——多的是企业老总给他们“借”车开。

  关于这个用车的问题,局领导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这个服务中心负责人纵然再不愿,也不好公开地反对——若不是今天出了这档子事儿,他提都不会提这个话题。

  王忠点点头,顺着章冬河的话就道:“是呀,搞到现在这个样子,要引起重视了。”

  这话说得真是十足的滑溜,既支持了章冬河,又阴阴地割了陈九文一刀,暗指他以前对交通科的工作不称职,没有重视到这种情况,还将了张文定一军,要张文定把交通科玩出新花样。

  可他这个话,同样也不至于得罪别的处室,干工作嘛,哪个工作不需要重视?他又没说要把车辆的管理权从各处室收回服务中心!

  陈九文恨得牙痒痒的,可这个事情又跟王忠扯不上关系,气就转移到了张文定身上了,话慢慢地溜出嘴巴:“车管工作,确实有待加强了。上个月我就准备给车管科开个会,接待任务多,一直没忙到那儿去。啧……”

  说着,陈九文就摇了摇头,不再往下说了,还看了张文定一眼,另两位也明目张胆地看着张文定,就是欺负他是新来的,就是欺负他年轻。

  张文定心中虽然对这三个家伙都很恼火,却也不可能表现在脸上。

  毕竟,这个事情,现在是他分管的工作。

  他明白这三人是在给他出难题,可这难题,他却不得不接。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