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四章 不顾实际

  说到这儿,吴忠诚顿了顿,看了姜富强一眼,继续说道:“老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大家一起想,比我一个人想要有效率、有效果得多。在坐的各位都是足智多谋胸有沟壑,大家一起开动脑筋,群策群力,相信一定会给劳动路带去新的活力,让这片燃翼的老经济变成新财源。”

  吴忠诚和一般的县委一号不一样,别人当了一把手都是惜字如金,他则喜欢说话,不管是开会还是单独谈工作,他张嘴就是一通大道理,洋洋洒洒说得很是兴奋,仿佛不如此就不足以证明他这个一把手很有水平似的。

  省委党校的本科学历,一直是他的短板,他总是觉得不拿稿子也能够说上一大段话就是有水平的表现。

  至于他这一通话是真有水平还是会显得更没水平,别人肯定是不敢随便乱说的。

  就像刚才,他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自认诸葛亮把别人都当成臭皮匠的嫌疑的。

  当然了,他自己本来一直就认为县里别的领导在认识和见识上,都是还没有达到他的高度和档次的。

  张文定听着他这个话,就觉得格外别扭。

  尼玛,会议议程是要议劳动路及周边居民区应不应该改造,而不是议怎么改造好不好?

  你开口闭口不是改造方案就是发展前景,这是看不懂汉字的意思呢,还是把会议议题当儿戏啊?

  “我这人脑瓜子笨,当不起书记的称赞呀。”县委办主任何东第一个接话了,接得还很有意思,一开口仿佛是对吴忠诚很不满似的,可紧接着,话锋一转,就马上显出了这先抑后扬的马屁效果了,“不过,书记所说的,我是非常认可的。劳动路为我们县的发展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现在呢,社会在发展,我们县也在发展,劳动路陈旧了,已经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了……那一片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大部分民房都很破旧,还有许多木房子,砖房也是歪七倒八的,电线更是搭得杂乱无章,巷子又窄又深,这要是遇到火灾了,那就是大险情,消防车都进不去!现在天气越去越热,空调电器又用得厉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要哪里走了水着了火,这个责任谁都担不起啊。”

  燃翼县里,现在是吴忠诚一言九鼎,姜富强龟缩在县政府里都还有些垂头丧气,更别说在县委常委会上有什么表现了。

  所以,会上的发言顺序也就不是按排名来的,而是每次都由何东这个委办主任先紧跟着吴忠诚表态,其余的人再按排名从后往前一个个发言,倒也算是另一种对姜富强这个县府一把手的尊重了。

  燃翼县人武部这一次进县委常委的是部长不是政委。

  人武部长周猛从鼻子里往外冲了两口气,接着何东的话就开腔了,声音宏亮却惜字如金:“嗯,我同意。”

  尼玛,你同意什么啊?张文定算是彻底见识到了什么叫无原则支持了,这都还没到表决的时候,何东也没有具体说出个什么名堂来,你有什么好同意的啊?

  张文定意识到,今天他想让这个会开得和平时有所区别,那就不能按常理出牌,不能等别的同志说了他再说,他应该要马上说话,抢在那些常委的前面。

  只有他先旗帜鲜明地对吴忠诚表示反对,在座的对吴忠诚有意见的人们,才有可能、也才有胆子表示出不同的意见来。

  要不然,等到别人都说了意见,他到时候再反对,就势单力薄了。

  想到就做。

  正在宣传部长准备说话的时候,张文定突然清了清嗓子,把会议室里能够发言的和只带着耳朵听的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同志们,对劳动路那边,我有几句话想说一说。”张文定开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头,然后望了望众人,目光在吴忠诚脸上顿了顿,似乎是在征求吴忠诚的意见,又仿佛是要观察一下吴忠诚的反应。

  吴忠诚一瞬间就想了许多,张文定选择在这个时候开口打乱平时常委会发言的顺序,显然要说的话并非什么好话,毕竟,昨天二人的沟通可是相当不愉快的。

  不过,吴忠诚对自己还是相当有信心的,他对张文定点点头,笑着道:“文定同志是从省城下来的,对上面的各种指示精神吃得很透,理论水平相当高,正好给劳动路把把脉,看看是个什么症侯。同志们多听听文定同志的意见,我们在燃翼呆的时间长了,难免会有灯下黑的时候,文定同志刚刚过来,看问题肯定会另有角度。啊,我非常期待文定同志的意见呀。文定同志,你请讲。”

  哼,别说你一个初来乍到的专职副想翻出什么风浪来,就是姜富强,到了燃翼也得乖乖听话。

  姜富强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虽说他这个县府一把手当得憋屈,可昨天张文定下乡遇到的情况,也还是有人及时向他汇报了的。

  然而,他原本以为昨天晚上至少应该要开个书记碰头会讨论一下这个事情,却不料等了一晚上也没有接到开碰头会的电话。

  他今天早上还在想着,或许是因为今天要开常委会,而吴忠诚又一向不把他这个县府一把手放在眼里,所以昨天晚上才懒得开书记会很交换一下意见,想直接上常委会一次性解决的——吴忠诚已经一手把控了县委常委会,遇到事情了,上常委会更干脆,碰头会不开也罢。

  可现在看张文定和吴忠诚这个话的意思,貌似二人之间闹了矛盾了啊。

  难道是昨天张文定一回来,就和吴忠诚沟通过,但沟通得特别不愉快?

  一瞬间,姜富强就分析到了正确答案。

  听到吴忠诚这个话,张文定是真有点看不起他。

  这是县委开会啊,大家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也不算很陌生了,你这阴阳怪气地说我只懂理论不顾实际,说我是外来户不如你们这些人了解燃翼,有意思么?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