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零章 架子

  “张书记,您来了,请坐,快请坐。”县教育局副局长包红日紧紧地握着张文定的手,一脸激动地晃动着,嘴角都快裂到耳根子上了。

  这是在荷花园大酒店的餐厅包厢里,包红日宴请张文定。

  对于教育局一把手这个位置,许多人都去找吴忠诚了,认为新的一把手,还是要吴忠诚才能够决定;有些人,则是把希望寄托在姜富强身上,毕竟麻长风是姜富强拿下来的;还有人看好张文定的实力,认为在燃翼县真正能够和吴忠诚叫板的,还是张文定,并非姜富强。

  包红日就是看好张文定的,他和副县长吕万勋有点关系,通过吕万勋找上了刘浩。

  他能够请动张文定,刘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现在,张文定对刘浩已经相当信任了。

  张文定把包红日激动的表情看在眼里,听他说话还算比较懂规矩,没有胡乱开口,心里便有一点点的认同,对刘浩的办事能力也更加认可。

  他微微用了点力,把包红日的手捏了捏,然后便松开了,这才开口道:“包局长,只你一个人?”

  包红日心中一颤,坏了,真应该叫几个女同志的啊。

  这个念头一起,他又后悔起来了,后悔没有坚持到酒店门口去迎接。

  原本今天包红日是要到酒店门口等着张文定的,可刘浩特别交待他,叫他在包厢等就行了,不要搞得风风火火张牙舞爪的,影响不好。

  所以,他就只能忐忑地在包厢里等着了,然而等到领导之后,领导的一句话,却让他不安了。

  包红日是真的后悔了,他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领导再不喜欢张扬,也不至于会连美女都拒绝。

  自己千小心万小心,生怕一个不好惹领导不快,却没想到居然小心过了头。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怎么就偏偏在这个上面那么小心了呢?

  现在可真是坏了,三个大男人吃饭,一个女人都没有,那气氛还怎么起来?

  这一后悔,包红日心里就乱了。

  他在教育局是靠边站的,平日里交游也不怎么广,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去哪儿找几个良家美女过来。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纵然是他现在找得到美女来,也不好立刻打电话啊。

  没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道:“有几个朋友一直对张书记相当仰慕,不过,我听说您吃饭的时候喜欢清净,就没答应她们过来。几个女一喝酒就叽叽喳喳,吵得饭都吃不安生,我准备等吃完饭了再喊她们……您先坐,我去打个电话。”

  张文定心里好笑,没料到包红日还是这么一个有意思的人。

  对于包红日没有安排一个女同志在场的光棍饭局,他是一点都没有怪罪的,因为他能够理解,包红日是第一次请他吃饭。

  这种和领导还不是很熟而领导却能够接受吃饭的搞法,估计包红日到现在都还没有想通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别的说道,敢叫上别人一起,那才叫怪事了。

  没摸清领导的性格之前,贸然叫上几个美女,太不成熟太不稳重了,一个不好,让领导以为你想干什么坏事,那可真就要坏事了。

  对于包红日心里那点小九九,张文定是洞若观火,心想你包红日只是个下属,我想让你揣摩明白我的意思的时候,你才能够揣摩得了,我不想让你知道的时候,你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啊。

  嘿,倒是要看看你包红日匆匆忙忙之间,能叫过来谁?这请人吃饭,叫的陪客是谁,也能够显示出某方面的能力啊。

  包红日的能力还不错,居然真给他叫来了三个女人。模样都还过得去,只是脸上的妆化得不怎么自然,也不知道卸妆后是个什么样子。

  三个女人,包红日都作了介绍,一个是卫生局的,两个是开服装店的,居然没有一个是教育系统的,这倒是令张文定有点意外。

  他还以为,包红日会利用职权之便叫几个女教师过来呢。

  啧,这个包红日,也不知道怎么混的,叫陪酒的居然只叫得到这样层次的女人,也是蛋疼。

  不过,来的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张文定是想通过别人的口宣扬出去,他张文定对包红日另眼相看,居然和包红日一起秘密吃饭了,并且在饭桌上对包红日很是欣赏。

  为什么是秘密吃饭呢,因为包红日都没有到酒店门口迎接张文定,若不是饭桌上的人不小心说出去,谁能知道这个情况?

  只是,这三个女人就算是嘴巴多,但能不能把这个事情宣扬出去,他却不太抱希望。

  毕竟,只有一个卫生局的,另两个人并不是体制内的,而卫生局的那个女人却是很文静,一看就是那种嘴巴紧的。

  倒是那两个开服装店的,对张文定分外热情,一杯接一杯地敬酒,张文定只是在嘴唇沾一点,她们却是一口干掉,还相当开心。

  县委专职副啊,她们可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这种大领导,连带着对包红日的印象都更加好了。

  她们以前只是认识包红日,可也没有太深的交往,现在看到这种情况,以后还是要加深一下关系才行啊。

  令张文定没有想到的是,吃喝了半个小时之后,荷花园酒店的老板郝卓机和酒店总经理柳如风一起到包厢里来了。

  原来,今天来的三个女人中,有一个开服装店的是荷花园酒店老板郝卓机的亲外甥女,是她突然心血来潮,给她舅舅打了电话,说是有县委领导在这儿吃饭,很低调地来的。

  等到郝卓机一来,她就充当介绍人了。

  “张书记大驾光临,未曾远迎,失敬,失敬呐。”郝卓机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样子,见面先拱了一下手,然后才伸手去和张文定握手,很是客气。

  “郝总客气了。”张文定跟他握了握手,显得很矜持。

  倒不是他要摆谱,而是在这种商人面前,一开始如果没有点威严的话,后面就不好办事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