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三六章 主动汇报

  虽然外面都叫县领导的秘书叫主任,但刘浩现在还没太适应,不太敢生受这个称呼。

  所以,刘浩要说一下这个话,表示了一下对包红日的尊重,同时他也要让包红日知道,我刘浩并不是那种得意忘形的人,你抬举我,我谢谢你,但我比谁都明白,我是个秘书,不是书记。

  自谦的同时,也不忘记花花轿子人抬人。

  包红日明白这个情况,心想这小伙子行啊,不愧是张书记的秘书,果然有一套,一句话就让人觉得这个年轻人不骄不躁。

  当然,包红日知道今天的任务是来干啥的,他跟刘浩说句话也只是为了客气一下,就没有再那么虚伪,而是说道:“我虚长你几岁,就厚着脸皮叫你老弟吧。刘老弟,哪天也给我抽个空,让哥哥我尽尽心意。”

  刘浩笑了笑,说道:“包哥太可气了,你跟我姨夫的关系要是论辈分的话您还是我的长辈呢,这可算占你便宜了,以后有啥需要的尽管吩咐便是。”

  这话让包红日心里暖洋洋的,他跟刘浩的姨夫、副县长吕万勋是平辈论文的,要是按常理来说,刘浩还真的该叫他一声叔。

  不过,包红日可不是那么得了辈分不饶人的人,这声叔是万万不能让刘浩叫的,如果自己真的当了长辈,那以后跟刘浩的关系可就没那么近了。

  想到这,包红日笑得更开心了,说道:“刘老弟,你可别这么说,咱各交各的,各交各的。要是按你那么论的话,恐怕这县委大楼里面都是你的长辈了,那不乱了套了。”

  刘浩自然明白包红日的意思,笑了笑说:“恩,那就听包哥的。”

  客套过后,包红日就看了看张文定办公室的方向,道:“领导在忙?”

  “正等你呢,我去通报一下,你稍等。”刘浩进去后马上又出来了,请他进去。

  敲门进去,包红日站在门口,略带拘谨地叫了一声:“张书记。”

  刘浩已经提前给张文定作了汇报,不用包红日自报家门他就知道进来的是谁,而且他也知道包红日今天要是为了什么。

  在包红日来之前,张文定还考虑过,跟包红日上次的接触自己还算满意,不过这定论也不能下的太早。

  他还要再观察观察,毕竟自己初来乍到,有些关系网还没弄明白,上次在酒桌上不可能了解得太透彻。

  吃一次酒就觉得这个下属是可用之用,这简直就是对自己的政治生命不负责。

  这次包红日主动前来汇报工作,张文定倒正好再看看。

  当然了,包红日主动前来,这其实就已经让张文定心里很是满意了。官场上混的,在意的就是一个面子,而下属对自己的态度,往往就不面子大不大的一个体现。

  这个包红日,态度还可以。

  张文定听到了包红日的声音,但他却头都没抬,似乎从鼻子里钻出了一个声音,又像是没有什么发声似的。

  这是典型的领导学习时间!

  见一这个情景,包红日心里就有点忐忑了。

  擦,这是要闹哪样啊?不科学啊!

  上次吃饭的时候,领导还好好的,显得很是平易近人,怎么今天就摆出这么一副领面冰霜,霸气外漏的样子了?

  他用心想了想,貌似最近没有得罪张文定,也没有干什么不靠谱的事儿。

  难道,是因为在办公室和在外面不一样,所以张文定是两种不同的态度?

  听说这些大领导,都是有着不同的几副面孔的。

  包红日也不是那种刚进体制的愣头青,瞬间心思电转,心中虽然还惊疑不定,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努力保持着平静,至少没有什么太大的异样表现。

  他甚至还安慰了自己一下,或许,也许、说不定、可能、大概领导正在忙大事,并非在用“领导学习时间”这种招数呢。

  虽然心里在给自己打气,可包红日还是有点心慌,在这种沉闷的压力下,感觉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这种情况下,虽然直挺挺地站着并不美观,可张文定没发话让他坐下,他也是不敢坐的。

  于是乎,他就只能不着痕迹地移动了一下脚步,在离张文定办公桌一角不近不远的位置站定,垂手低目,等着张文定说话。

  他站在这个位置,也是有讲究的。

  如果张文定想理他了,和他说话的时候就直视前方,也不用抬头去看他的脸,因为他没有挡在张文定的正前方,而是侧方向。如果挡在了正前方,那领导坐着和你说话,岂不是还要对你仰视?

  包红日不知道自己这么站对不对,他只是依照自己平时对下属时的心态来琢磨领导的心思,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么站,总比站在领导正面要好,更比不经领导同意就直接坐下要好。

  其实张文定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做,无非就是拿了一个市里的文件浏览了一遍。

  现在这种时候,他可不想表现出多么想见到包红日的意思,所以就用“领导学习时间”先冷他一冷,让他心里打个鼓,这样自己后面的话就好说了。

  掌握主动权不算,张文定还要给包红日营造一种压力。

  刘浩敲门进来,给包红日端来一杯水,一句话没说又退了出去。

  办公室里安静得可怕,似乎连空调的声音都被吓得小了许多。

  包红日站得心里越来越紧张,也不敢看时间,保持着这个姿势相当累,背上已经起了一层细汗。

  终于,张文定学习完了,放下手头的文件,看了一眼包红日,面无表情嗡声嗡气地吐出了两个字:“有事?”

  这个时间点张文定把握的很好,不长不短,既不让包红日等得太慌张,又体现出领导比较忙。

  张文定问了这一句,就把目光盯到了桌子上,屁股在座椅上往后挪了挪。他不想站起来,也不想跟包红日一起坐到沙发上,这个包红日,现在还没到有这个待遇的时候。

  刚才问一句不见外的“有事”这个词,就已经表示对包红日高看一眼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