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零章 有深意

  张文定和木槿花曾经是上下级关系,他们工作配合及其默契,以至于当时有人就说他是不是在某些方面让木槿花舒服了,所以木槿花对他格外照顾。

  虽然这是谣言,但足以看得出张文定和木槿花的关系之微妙,配合之默契。

  别人要那么说,多少也跟张文定的名声有关系。

  毕竟,在开发区的时候,就有许多人怀疑他和徐莹的关系了,说是完全是因为他把徐莹伺候舒服了,所以才占据了开发区招商局一把手的宝座。

  实际上,木槿花还真就只是单纯地赏识张文定,并且在欣赏的同时,还没有要张文定去跑关系为自己谋福利,像这样的上下级关系已经非常少见了。

  所以,张文定对木槿花,心中一直存着一份感激。

  木槿花来柏望考察什么,对于张文定来说并不重要。

  但是,张文定却觉得自己应该重视。

  虽说自己是在燃翼县,木槿花过来,理论上跟自己一根毛的关系都没有,但木槿花毕竟是自己的老领导,而且还亲自打电话通知,更何况自己跟木槿花的关系不一般,所以这件事要上心。

  而且,他也明白,木槿花过来,肯定也会介绍市领导给他认识。这个,是很重要的。

  至于考察本身,倒是无关紧要了。

  这种公对公的考察在市与市之间,县与县之间,甚至是市与县之间普遍存在。

  哪个市在某个工作中开辟了新路子,或者某个领域中赢得了荣誉,别的市就会来考察学习,或者说是参观也不为过。因为大部分都是走马观花的看一遍,然后取点经,到底是真经还是假经,那便不言而喻了。

  “老板你现在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大好的前途等着你呢。”张文定收起思绪,笑着道,“我还想等你当了省领导,去给你干秘书呢。唉,在随江没机会给你干秘书,是我最大的遗憾。”

  木槿花笑道:“就你那到处惹事的能力,真要给我当了秘书,那我才遗憾呢。”

  ……

  木槿花到望柏市的当天,张文定也从燃翼县去了望柏市。

  他选择在下午去的市里,因为他知道,木槿花白天会有市里的领导陪着,没时间见自己,而晚上这个时间,不管是木槿花自己安排,还是望柏市里安排有活动,他都可以以拜会老领导的名义前往。

  一路上,张文定心里不知道是紧张还是高兴。

  回想以前跟着木槿花的时候,自己的工作干得那叫一个畅快淋漓,可如今在燃翼,虽然自己有信心博得一席之地,但这磕磕绊绊,勾心斗角还是让自己觉得有些累了。

  很多人都羡慕当领导的,但不在其位,不知其味,其实领导也有领导的难处啊。

  下午到市里以后,张文定先给木槿花打了个电话,问清楚了她下榻的宾馆后,便让司机把车开到宾馆,安排好了房间,住下了。

  不出张文定所料,晚上八点左右,木槿花给张文定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马上到宾馆的茶室来。

  张文定在电话里没多问,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着装和发型,又用湿巾擦了擦脸上那几乎不存在的汗渍油污,之后才来到了位于宾馆二号楼的茶馆。

  张文定估计这个时候木槿花应该不是一个人,晚上的时间虽然没有公务,但作为一名实职正厅,她应该不会一个人去喝茶的,望柏市肯定会有领导陪着他。而且,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作陪的是望柏市的主要领导。

  不是市委一号就是市府一把手,最差最差也会是市委专职副,估计望柏应该不会干出由专职副来陪兄弟市的市委一号这种恶心事的。

  很快就到了茶室,由服务员领着前往木槿花所在的那一间。

  在服务员推开门的时候,张文定一眼就发现了木槿花。虽然木槿花是背对着门口坐着的,但张文定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背影。

  这个背影他太熟悉,以至于隔了这么长时间,他还能一眼就分辨出靠窗户坐着的这个人,就是木槿花。

  张文定一见到老领导,心里就有一股热浪往上翻腾。

  他这些年走的路,有很大程度上都是木槿花帮他铺的砖,这个大恩大德他忘不了,也不能忘,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固然木槿花有她自己的考虑,但张文定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见到木槿花,他自然还是很激动的,但激动有时候并不用表现出来,特别当他看到坐在木槿花对面的人正是望柏市的市府一把手曹子华的时候,他更是不能激动了。

  作陪的,果然不出张文定所料,是望柏市的主要领导之一,市府一把手曹子华。

  张文定和曹子华没有打过交道,但燃翼县是望柏市下属的区县之一,他身为县领导,自然是早早地就把市里重量级领导的相貌记得清清楚楚的。

  光看照片不算,还得经常看一看市电视台的新闻,从那里面多了解一下市领导的动态。

  惟一令张文定没有想到的是,这包厢里居然就只有曹子华和木槿花两个人,别说别的作陪的领导了,就连这两个人的秘书也不见踪影。

  这个情况,还真是有点奇怪。

  “木书记,曹市长。”张文定来不及去细想这是怎么回事,一进去,便小心翼翼的给两位领导先打了个招呼。

  他先叫的是木槿花,然后才叫市长曹子华。

  虽说他现在是望柏市的干部,可他跟了木槿花多年,和曹子华又不熟,先叫木槿花倒也很正常。

  “来了?有日子没见了,呵,你一点没变啊。”木槿花站了起来,没有叫张文定的名字,也没有和他握手,而是在他肩头拍了拍,没有丝毫客气,尽显亲昵之态。

  女领导拍男下属的肩头,这种举动比起男领导拍男下属,更显亲近。

  毕竟是异性之间呀!

  这就表示,她木槿花真的是把张文定当成心腹了——至少在外人看来是这样的。

  至于本人会怎么看,这个就见仁见智了,毕竟有时候人人都可以是演员。

  不过,总的来说,对张文定,木槿花还是很满意的。当然了,她刚才这么做,也有故意在曹子华面前表示一下的意思。

  如果曹子华不知道张文定的背景,那么她这么做就是要告诉曹子华,这个张文定不简单,你看我对他可是一点不见外的;如果曹子华知道张文定和省府一把手武贤齐的关系,那她这么做,就是要告诉曹子华,我和小张之间的感情是很深厚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