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八五章 手段够狠

  看不出来,这个张文定,年纪不大,气魄不小,手段够狠啊!

  不过,如果手段不够狠,也不可能跟吴忠诚做对手了。

  特么的,还真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个纪委一把手,居然会在纪检监察系统之外,还对人事问题有发言权。

  这时候的高德贵,内心深处,已经有一万头神兽在疯狂呼啸了。

  在体制内来讲,党外干部一般只能出任政府各部门的副职,出任正职的,极其罕见,多是出于一种行政试验。在县里的话,民主党派或者是无党派人士出任政府部门副职,也不是由统战部说了算了的,还得要过组织部的关,但组织部的考察,也得从统战部推荐的人选中考察啊!

  所以说,这个推荐权,也是很多人羡慕的了!

  嘿,还真是捡了个大便宜!

  天上不会掉馅饼,但地上还是有可能会捡到几个肉包子的。

  想到这些,高德贵就点点头道:“我们党一贯重视党外人士的培养,不管是行政企事业单位,还是非公经济组织团体中的党外人士,这些年对燃翼的发展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你这个想法,能够更好地加强我们与他们之间的交流合作,这样才能更好地体现他们参政议政的作用,才能为燃翼的经济发展出谋划策。这个事情,我是坚决支持的!”

  高德贵的话虽然说的是一通没什么质量的废话,但有水平也有重点,他不但按照张文定的意思出了主意,而且还给张文定传达了一个信号,如果真的给我名额,我就要体制外的,体制内的大头,我不跟你们争。

  搞纪检监察的,有些东西还是要规避的。

  张文定心想,你高德贵想得挺多看得挺远啊。我这还没说分层级的事呢,你就先表了态,明确了自己想要体制外的名额,看上去是很大度,实际上却是深明“舍得”二字的真正精髓啊。

  舍得舍得,舍了体制内的那些竞争激烈的名额,只要体制外的,既不用跟组织部去打交道,又还能够多笼络几个老板,这算盘打得太精了——纪委一把手不方便和那些体制内的党外干部过多交流,但和体制外的来往密切一点,却没那么多顾虑了。

  当然了,这里面,也许还有高德贵一些别的想法。

  他虽然已经和吴忠诚闹翻了,但也并不希望别的常委们都认为他这个纪委一把手想捞过界,所以干脆以这个方式来向大家示好。

  对于这一点,张文定心里明白,也不会怪他。

  现在,张文定已经跟吴忠诚闹僵了,如果再让其他的班子成员感觉到了一些威胁,那他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不会那么好过。

  况且,他现在毕竟还只是个专职副,虽然最近表现比较抢眼,可到底根基不足,高德贵这么小心也是正常的。

  想着这些,张文定就笑了笑,点了点头,道:“嗯,你这个思路很对头。我们党一直是广开言路,开门纳谏,团结非公经济团体中的党外人士一向是统战工作的重中之重,当然了,虽然这是统战部门的工作,纪检监察部门也要做好服务,搞好联络,我跟周部长商量过了,你这边,推荐两个人怎么样?”

  高德贵虽然已经想到了自己会得到好处,但听到张文定亲自说出了口,他还是有些激动,这可是自己白捡的好事,傻瓜才不要。

  如果跟党外人士搞好了关系,那就又多了两个朋友。

  多个朋友多条路,朋友多了路好走嘛。

  虽然这些体制外的党外人士进不了党委政府,但混个人大政协也不错啊,如果自己祖坟冒青烟,自己推荐的人再到了市级、甚至省级的人大政协,或者是民主党派的省委市委,那也是了不得的呀。

  这等好事落到了高德贵的头上,他激动地同时,还是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的。

  张文定说他已经跟周志忠商量过了,这句话含义深刻啊,周志忠肯定不会这么甘心把好事送给自己的,统 战部也不是多么牛逼的部门,就全指望着这点事有个发言权了。

  况且,纪委和统战部打的交道也不多,张文定没来燃翼的时候,自己和周志忠见了面也无非就是点点头,笑一笑,根本就没啥交情。现在,张文定能从周志忠手里给自己搞到两个名额,那很明显,他张文定是想要把三个人促成一个圈子,而这个圈子就包括了纪委和统战部。

  高德贵明白,统战部的这个人情自己可不能白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高德贵深深切切的体会到了这句话。

  自己和周志忠都是明显的跟吴忠诚作对的,现在周志忠向自己示好,虽然张文定在里面起的作用很大,但自己也不能装痴。

  毕竟,这是个流行站队的年代,不但要向排头看齐,队员和队员之间也要保持一致啊。

  “非常感谢领导的信任。我这里就不推辞了,一定好好研究,慎之又慎,一定把人推荐好,推荐对。”高德贵很光棍的表了个态。

  张文定笑着点了点头,对高德贵的表现还是很舒服的。

  他看着高德贵,说话拐了个弯,不紧不慢道:“这件事你跟统战部好好沟通一下,这是个大事,还是要上常委会讨论的嘛。”

  高德贵明白了,沟通的意思就是碰个头,也就是让自己领周志忠一个人情呗。

  “好,我这就找个时间,和周部长碰一下。”高德贵点点头,满心欢喜。

  ……

  这感谢周志忠的事,高德贵已经想好了怎么办,他要把周志忠约出来喝顿酒。

  俗话说得好,有在酒桌上办不成的事,但离开酒桌是办不成事的。

  虽说领导干部私下联络不太好,但在燃翼嘛,反正已经这样了,对吴忠诚也没必要那么怕了。

  这种事不能大范围搞,这是在没开会的情况下就已经定下的事,他才不去管吴忠诚怎么想,就算天塌下来有张文定顶着,但这饭局可不能离开张文定。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