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面见

  在温大奎赶到县委之前,张文定就已经在脑子里琢磨了一番。

  他觉得这个所长倒是可以用一用,毕竟在警察系统自己还没有人,而且自己早就想插手一下警察系统,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和人选。

  所以,张文定打算会一会这个人,只要是能过得去,只要这个人是想真心想投靠,那么自己还是可以用一用的。

  刘浩把温大奎领进张文定办公室的时候,张文定正在埋头看一份文件。

  温大奎跟在刘浩身后,表情显得有些紧张。

  他虽然也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而且见过的领导官职比张文定大的也有,但这么一对一的单独见面,还是没有过。

  这一次,他是怀揣着一颗投靠的心来见张文定的,他现在还摸不清张文定的想法,而且自己又是背水一战,所以紧张在所难免。

  不过,凭着他从警多年的经历,这种紧张还不至于让他乱了手脚。

  “领导,温所长到了!”刘浩进门后小声的冲张文定汇报了一句。

  这种时候,刘浩是不可能喊张文定喊老板的。

  张文定稍抬了抬头,看了两人一眼,并没起身,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恩!”

  温大奎想跟张文定打个招呼,但张文定却接着低下了头,他只好站在原地没动。

  刘浩给温大奎使了个颜色,温大奎不明白刘浩这个眼色是什么意思,也不敢瞎琢磨,只能站着等了——在局领导那里,也不是没经历过这种待遇。

  等了不到三分钟,张文定终于批完了文件,先叫温大奎坐下,然后他端过自己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张嘴就问:“温所长,坐吧。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张文定开门见山,并没有跟他罗嗦。

  二人级别相差得太大,问事情还是直接点好。

  温大奎端正的坐下,一本正经的对张文定道:“张书记,人我们带回去之后马上就展开了突审,确定了那几个人并不是我们镇的,而是有人花钱叫他们闹事的。花钱请他们的人是个外地人,这个外地人的身份,我们正在核实,但现在出现了一个新情况。”

  温大奎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在看张文定的表情。

  他是警察,察言观色这种本事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见张文定听得很认真,而且还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他才没了忌讳,接着说道:“这几个闹事的混混,有一个是交通局原来那个顾局,顾大斌的亲戚。顾局托人来说情了。”

  温大奎不想把自己同学的名字说出来,他是在保护自己的这个同学。

  毕竟,这种事自己能避免就避免,天知道自己这个同学是不是张文定的人,是还好,若是不是,闹不好要引火烧身。

  张文定对顾大斌的印象是很深的,当初为了赢得跟吴忠诚之间斗争的胜利,他亲自把这个顾大斌给搞退休的。

  这个人,对张文定来说是一个计谋的牺牲者,但同时他又是一个犯错误的人,所以张文定对顾大斌并没有愧疚感。

  这个事情,是顾大斌的报复之举吗?还是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这个温大奎的话,值得相信吗?

  张文定盯着温大奎,一脸的沉默。

  张文定知道,顾大斌托人保出他的亲戚,这个肯定是真的,温大奎不可能在这个事情上说什么谎话。

  只是呢,顾大斌要捞人,虽然这在情理之中,但换个角度来讲,也可以理解为顾大斌是有目的的。

  如果说他顾大斌指使自己的亲戚带头挑事,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可张文定觉得,就算顾大斌要指使人闹事,那顾大斌的这个行为肯定不是单纯的想报复自己,这里面应该还有幕后指使者。

  张文定现在真的是很敏感,一不小心就会往阴谋论上去想了。

  不管事情简单不简单,反正已经习惯了先往复杂的地方去想就是。

  现在难就难在这件事情没办法往下查了。

  顾大斌的出现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他虽然不可能承认事情是他干的,但这个节骨眼上他冒出头,显然已经把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说得真白一点,顾大斌冒头,就已经有了一种出面扛事情的心理准备了。

  而且,顾大斌冒头扛事,貌似还合情合理,让人没办法再往更高的领导身上去想了。最重要的是,张文定还不能再把顾大斌怎么样,他现在已经被自己逼得退了休,如果再对他动手,那就成了赶尽杀绝了?

  两人本无仇,何必把事情做绝呢。

  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把事情做绝的人。

  官场上,哪怕是敌对的,也要讲究个做人留一线——能搞下马为止,就不把别人逼到牢里去;能够判个无期的,就没必要一定搞出个死刑来。

  况且,张文定也明白,如果自己再动手,那么自己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威信就会垮掉,那些投过来的或者是准备投过来的恐怕就会觉得自己不大度,是个小肚鸡肠之辈。

  想到这里,张文定看了看温大奎,见他正用迫切的目光看着自己,便明白他的心思,便笑了笑,鼓励道:“温所长,辛苦你了。”

  这个话,就是个万精油式的话了。

  上级对下级的时候,可以无视任何问题直接说出来,相当有气度,而且还可以让下级想半天都搞不清领导的真实意图。

  领导说一个人辛苦,回答者一般情况会出现几种反应。

  一种是笑而不语,这是最忌讳的,意思就是你说的没错,确实有点辛苦,这种人在官场上混不久,也提不起来。

  领导说你辛苦,这是客气话,你要是接了这个客气,那么你就太不懂事了,在领导面前邀功的,一般都得不到领导的重视。

  第二种则是立即回答,这是我应该做的。

  这也不合适,言外之意还是承认自己辛苦。

  第三种是自我评判,一般会说,我还有很多工作做的不到位,这种回答很格式化,领导听得多了,也就腻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