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忐忑

  最恼火的是,冷库建成以后,根本就没经过有关部门的检验检测,直接便投入了使用。当然了,这个话也不能这么说,检验检测还是走了一个过场的,虽然没有做到全部都发合格证,却也没有哪个部门说冷库不合格。

  当初设计的时候,为了保温效果好,草一草公司把图纸上的四道门,改成了两道门。而且,冷库里面还是人员集中场所,很多工人的工作就是在冷库里面分割包装牛羊肉,这样一来,便埋下了巨大的安全隐患。

  量变造成质变。

  事故的发生是偶然的,但这其中,也有着必然性。

  冷库里面布满了粗细不等的氨气管道,因为长时间未检修,压力表不经过检测,所以,直到里面的工人闻到了剧烈的氨气味道,才知道出事了。

  可这东西不像臭鸡蛋。

  臭鸡蛋闻一口也就是臭点,没别的,但氨气泄漏浓度过高,人吸进去会在几秒钟内倒地,很多工人都没来得及跑出去,便倒在了冷库里面。

  事情发生的当天,因为群众拨打了电视台的热线,所以几路记者都聚集到了这家县里很重视但全省还不算出名的小企业门口。

  县里为了应付这些人,成立了专门工作组,宣传部也是全员出动,把记者挡在了企业门外。

  但即便做了大量工作,这些记者们还是把风声透露了出去——网络时代,真的难堵悠悠众口啊!

  对于吴忠诚和姜富强来说,这起事故就是晴天里的一记响雷,而且马上就会狂风暴雨。企业一线传来的消息,现在的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了十二人,而且还有几个重伤的在医院抢救,情况也不是很好,死亡人数很有可能还要增加。

  尼玛,这不是挖矿啊!

  一次性死亡十二人,别说是在燃翼,就算整个石盘省都不多见。

  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如果处理的好,或许给省市以及燃翼县造成的影响还会小一点,可如果处理不当,说不定燃翼就会成为全国的典型。

  这是吴忠诚不想看到的。

  但现在的棘手问题还不是怎么去应付那些记者和如何接待上面既将下来的大领导,当务之急就是要考虑死亡人数的上报问题。

  按照规定,政府部门要在接到事故报告两小时内向上级报告事故情况——这是硬规定。虽说国家要求对于安全事故要如实上报,否则按故意瞒报处理,但事故的等级是和死亡人数成正比的,而事故的处理权限又和等级成正比。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如实上报死亡十二人,对燃翼这个小县城来说,显然风险系数太大。

  死亡三人以下的属于一般事故,由县级部门来调查处理;三到十人的属于较大事故,由市一级来负责调查处理;十到三十人的属于重大事故,由省级来调查处理;超过三十人的就有国家出面了。

  草一草公司现在死了十二个人,属于重大事故了,理应由省一级来进行调查处理。

  但是,这个处理并不是说省里就说了算的,国家有关部门也是要来人监督的。

  吴忠诚可不想“麻烦”这么高层次的领导,这不是县里搞点什么项目出了名,得到上级认可,国家领导来视察,这可是发生了事故,不管哪一级,哪个部门,只要是对事故有责任的,可都是要问责的。

  吴忠诚和姜富强面色沉重地碰了个头。

  “班长,情况比较复杂啊,是打电话还是我去一趟市里?”姜富强态度很端正,话问得很小心。

  吴忠诚扫了他一眼,心里满是鄙视,瞧瞧你那点担当!妈的,这是你政府事务好不好?不过,吴忠诚也知道,姜富强要问的,并不是往上报的方式问题,而是往上报的时候,这个死亡人数应该怎么报的问题。

  哼,这么重大的事故,你还想给我下套子?就你姜富强那点心计,吃屎去吧!

  “老姜啊,县里这个情况,我们两个都走不开啊。”吴忠诚声音低无比的低沉,“当务之急,是要保证广大群众情绪稳定,控制事态进一步扩大。”

  这个话,没有明确地指示说往上报多少人,但调子定下来了,最多到市里!

  姜富强听到他这个话,心里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却也不能再要明确的人数了,只能打电话往市里报了死亡九个人。

  往市里报九个,对外宣称,也不能超过九个。

  就算是省市领导下来了,也只能是九个!

  这是县里的决定,决定只上报九个人,而且后边就算是再死了人,也要把人数定格在九个人上,多一个都不行。

  九个人无非就是较大事故,市里进行处理——市里处理那可就比省里处理方便的多了,而且事故下降一个等级,在问责上那可是大不一样的。

  当然,少报人数也是冒着很大风险的。

  但吴忠诚明白,这个风险比如实上报的风险要小的多。

  燃翼虽然没有发生过这么大的事故,但那些小企业也不是没死过人,一个两个的根本就不往上级报告,内部处理一下,跟死者家属达成协议,多赔点钱,安抚的好一点,也便没什么事情了,就算是市里知道了,大多数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毕竟,安全生产的指标少的可怜,市里如果再报到省里,同样也会对市里造成一定的影响。

  有了以前的经验,所以吴忠诚对瞒报这件事并不是很在意,只要不引起高层的注意,再堵住死者家属的嘴,其他的什么都好说。

  ……

  事故发生的当天,石盘省分管安全生产的副省长何清,望柏市市委一号佟冷海,市府一把曹子华等领导,也已经在来燃翼的路上了。

  刚商量好了人数问题,省市领导便到了,这令燃翼的两位主官心中忐忑不已。

  领导们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还是因为近几年网络发达,有一点安全事件,就都有大领导到场,所以省领导没等下面上报,就主动下来了?

  这个疑惑,只能放在心里了,谁也不敢去探领导的话。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