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不搭界

  省市领导没有去县委,而是直接去的事故现场。

  吴忠诚、姜富强以及分管安全生产的副县长丁贵伟陪着省市领导们。吴忠诚在跟领导们汇报事故情况的时候,直接就把死亡人数从十二人变成了九人。

  由此,各路记者便把这个数字传了出去。

  在此之前,望柏市安全生产监管局已经接到县里的事故报告,市里便迅速成立了事故调查组,由市安监、公安、检察院、劳动等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亲自挂帅,副市长牵头,来到了燃翼县。

  听完吴忠诚的汇报,省领导何清当场作出重要指示,他要求燃翼县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伤员,把救人摆在第一位,同时,要按照“四不放过”的原则,认真调查事故原因,追究相关当事人的责任。

  这短短的几句话让在场的副县长、县里相关部门一把手们后背直冒汗。

  抢救人员好说,调查事故原因也好说,可这追究相关当事人的责任这件事就大了。

  企业的主管部门有很多,安全生产监管局、质量监管局、气象局、工商、劳动等等,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职责,现在出事了,这些一把手们自然会想到自己的职责所在。很快,事故原因便被查明。

  这是一起典型的安全生产事故,但事故调查报告需要写明对有关责任人的处理意见,没有处理意见,这个案子是无法结案的。

  所以,调查组给燃翼留了十天的时间,现在县里进行讨论,然后上报到调查组,市里再审核,最后出结论。

  这便让如何处理责任人这件事提上了日程。

  吴忠诚明白,这个事情是躲不过了。

  他很郁闷,但多少有点安心的是,安抚死者家属这件事县里做得还是比较到位的。

  吴忠诚严防死守,给安抚组下了死命令,哪个家属走漏的风声,就拿安抚组是问。虽然死亡人数最后上升到了十五个人,但在外界,燃翼发生的这起事故,依然是死了九个人。

  至于事故原因,当然还不到面向社会公布的时候。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市里对县里有看法,还会有处分,要不然没办法向省里交待。

  但是,在市里对县里做出处理之前,县里自己就会有一番处理了——敢让县里在市里没面子,那县里就会让你没里子。

  原则上来讲,谁捅出的篓子,谁负责。可是,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只处罚个把人就够了的。

  县里讨论处理谁,这个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

  最起码,企业的主管部门,还有安监部门是逃避不了责任的。

  可给这些小兵小卒定个罪容易,关键问题是现在县里已经开始疯传一个传言,说是死了这么多人,姜富强身为一县之长,是难逃责任的,就算不给他免职,搞不好也要调整一下了。

  坊间的议论不是没有道理。

  按照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安全生产的问责机制可谓是最严厉的。

  别说是政府一把手,如果事故严重程度超过了红线,或者说是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就算是党委一把手也要受到严厉的问责。

  虽然燃翼这起事故没造成很坏的影响,可也已经上升到了省里关注的层面,吴忠诚可以不用担心,但姜富强这个一县之长恐怕很难脱了干系了。

  毕竟,这不是针对你燃翼一个地方,全国上下都这么办,就算是你再有靠山,再有关系,也无非是把处理的程度降一降,不处理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然了,姜富强是一县之长,县里处理不了,得市里,甚至是省里去处理。

  但县里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却可以在县里造势,对姜富强形成一定的压力,影响上面的决定。

  吴忠诚当然也明白,他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

  虽说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处理姜富强,但毕竟这个算不上对手的对手还是让自己很不爽的。

  以前还不觉得,可姜富强跟张文定联手之后,还是给了他相当大的压力和挑战。

  石盘省的县委一号和县府一把都号称是省管干部,也就是说这些干部的任命要省里批准,但实际上,只有县委一号这个职位才算真正的省管干部。

  在县委一号的任命问题上,是要上省常委会讨论的。

  县府一把嘛,其实就是个虚的省管干部,其任命由市里来定夺,市里只需要往省里报备,而省里一般也不会否定,别说省委常委会了,基本上连上省委组织部部务会的可能性都很小。

  市里对县府一把的任命,一般情况也会征求当地县委一号的意见,虽然这个意见不是最后定夺的标准,但怎么说也算是一个意见嘛,所以吴忠诚提前考虑这些事也不是没有道理。

  外界在议论的时候,燃翼县里,则召开了一次临时常委会。

  县委临时常委会上,最要紧的议题自然就是如何处理事故的相关责任人。

  这次会议虽说是讨论如何处理人,这种得罪人的事情理论上不会引起常委们的热烈讨论。各常委心里都清楚,把谁处理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空出这些位子之后怎么办?

  谁不想提拔一下自己的人?

  吴忠诚一直沉着脸,端坐在那里,眼睛谁都不看,却又像谁都在看,给常委们的感觉就是,班长今天心情不好,而且有可能要发飙。

  果然,吴忠诚第一句开场白便是:“今天的会议只有一个议程,讨论一下草一草公司事故的事。”

  说完,他停顿了一下,扫了一圈会场,接着说:“在座的都是县里的领导,县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在社会上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给这么多家庭带来了永远都忘不了的痛苦和伤害,你们作为领导,难道心里就惭愧么?啊!”

  说完这个话,吴忠诚还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很激动的样子。

  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大家心里自然有数。

  虽然在座的都是常委,但分管的领域不一样,比如说纪委,不可能管理企业安全生产吧?再比如说宣传部,也是跟这件事不沾边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