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唇忘齿未寒

  当然,宣传部负责哪些记者,纪委负责企业主管部门的监管,但是,这也有些牵强啊!

  吴忠诚这个话,明着是说一众常委们,可谁都明白,那话是直奔着县府一把姜富强去的。

  姜富强的表情很凝重。

  身为一县之长,自然明白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吴忠诚的这番话就算是冲着自己说的也好,冲着其他人说的也罢,姜富强都知道,自己是上辈子做了太多的亏心事,现在老天要回来报复了,就算是自己动用所有的关系,恐怕也是无力回天了。

  但是,姜富强不会把自己的这个担心表现出来,现在自己还是县府一把,在上头没有下定论之前,自己这张脸还是县府一把的脸。

  哼,你吴忠诚打的什么算盘我知道,可你的算盘明显是要落空的,就算是我不当县府一把了,新来的就会跟你一条心?

  张文定这个空降的专职副,明显就是奔着我现在这个位子来的嘛!

  ……

  张文定也一直在关注着事态的进展,不管是事故的瞒报还是家属的安抚,都有人随时他汇报。

  当然,他不能插手这件事。

  毕竟,他是县委专职副,县府的事他不会主动去插手干涉,而且这种事自己能不插手还是不要多事的好。

  所以,这几天张文定就像是一个局外人,只是了解一下情况,没有实质性的动作。但今天是讨论问责的问题了,他就不得不多说几句了。

  这次的事故实在是太严重了,他本着自己的良心,也得说几句。

  等到吴忠诚说完,张文定看了看姜富强,见他并没有发言的意思,便皱皱眉头说道:“班长说得没错,县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身为县领导,谁都很痛心。啊,这个事情一定要严肃处理,该担责任的,谁都无法逃脱责任,特别是那些主管部门,平时悠哉乐哉,连企业的门都不进,还谈什么监管?我觉得这次,要从严从重处理!”

  张文定直接就摆明了态度。

  他明白,自己如果不先说两句,后面的人就会抢了先机,而这个先机并不是谁先发言的事,而是张文定怕大家说跑了题。

  如果在座的都开始自我批评,那今天这会就没法开了,就算自己是专职副,不管这些烂事,但他也知道,这处理完了以后的事才是正事。

  张文定的话音刚落,纪委一把手高德贵便接过了话,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先做个检讨,这件事也折射出了有些领导干部在工作上的不作为,甚至是违纪违规。一个个都人情大过天,忘记了什么是监管,这才是事故的主要原因。我们纪委会借这次事故为契机,在纠风肃纪上面多下工夫,把那些不负责任的干部都找出来,给组织上和人民群众一个交代。”

  高德贵本意是接着张文定的话题往下说,可他却没想到,他的这番话让吴忠诚感到了不满。

  高德贵的话音刚落,吴忠诚便厉声道:“今天我们是讨论处理谁,不是讨论谁工作上的失误的,我知道你们纪委有责任,但这个责任不是直接责任!”

  高德贵心里那叫一个气,也不知道今天吴忠诚吃了哪门子的邪药了,冲着自己开起了炮。

  但这是在开会,跟吴忠诚顶嘴没有任何的好处。

  高德贵的脸色一沉,只能把这口恶气狠狠硬生生的咽到了肚子里。

  姜富强还是一言不发,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组织一号梅胜言紧跟吴忠诚的,不管吴忠诚发什么号令,他都会无条件执行,现在也一样。

  所以,梅胜言接着吴忠诚的话说了起来:“对于安全生产事故上,对干部的处理一定要严厉,一定要让这些主管部门引起足够的重视来。我觉得,安监局在日常的管理方面就存在着重大失误,草一草公司存在着这么大的安全隐患,他们竟然没有发现,这不是失职是什么?这不仅仅只是失职,这还是渎职!”

  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安监局的责任当然是逃避不了的。

  安监局垂管这个话说了多年,但实际上,一直是属地管理更多一些。出了重大安全生产方面的事故,安监局不担责任,那谁担?

  梅胜言的态度不知道是得到了吴忠诚的认可,还是本来就商量好了的。

  吴忠诚点了点头,一脸沉重地说道:“胜言同志说得很有道理,不光是安监局,其他部门也有责任。这次我们一定要认真调查、严肃处理、汲取经验教训,给组织和人民一个满意的交代。”

  班长都这么说了,大家也开始没什么顾忌了。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便把所有需要处理的人都翻腾了出来。

  当然,这些人最高的也只是行局的一把手,不乏几个倒霉的副局长和中层干部,而在常委会说道要报请市委处理更高层次的干部的时候,分管安全的副县长丁贵伟必然成了最佳人选。

  商量完了需要处理的人,在吴忠诚做最后总结发言之前,梅胜言又发表了一番言论,他说:“别说是这些部门的领导有失职的地方,刚才班长讲到了,但实际上,我们在座的也免不了责任,我想我们也要做出实际行动来,要不然广大人民群众不会认这个账的。”

  这话一出,张文定立即感觉到,这个梅胜言是含沙射影的在说姜富强。

  虽说梅胜言还不敢指名道姓,但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要对常委们做出实际行动,那分明就是说要请求上级对姜富强有所动作的。

  张文定也明白,姜富强或许这次真的难逃此劫了。

  他不免有种唇亡齿寒的伤感。

  如果县里失去了姜富强的支持,那么他张文定就会失去一个巨大的助力,通过姜富强,他能完成很多自己一个人完不成的事情,但同时,张文定也明白,如果姜富强真的离开了燃翼,那么自己接替他的位子的可能性也是相当大的。

  说起来,张文定对姜富强的能力并不认同,跟姜富强合作,更多的是看重了其一县之长的身份。

  现在嘛,如果他张文定能够接姜富强的班当上一县之长的话,那面对吴忠诚的时候,也就更有底气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