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开发

  这还不算,那些路,有的地方已经形成了很多的坑,每逢下雨积水,不熟悉道路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坑的深浅。

  时间长了,很多司机宁可多走上几十里的路,也不愿再进入燃翼境内。

  这样一来,燃翼的经济发展就受到了严重制约——不说别的,单单交警和路政的罚款单,都要少开出去许多了。

  谁都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有公路的地方,经济水平往往比较发达,特别是公路两侧,会形成很多第三产业。

  不管什么地方,都要能走进来而且能走出去,这样才能活起来,但就是因为路的问题,燃翼落在了其他县市的后面。

  这也是为什么吴忠诚、姜富强、张文定三个人三条心,但在向交通厅讨要修整省道的款子时,却都愿意出力的原因了。

  谁都希望能够把路搞得好一点。

  路修好了,地方经济肯定会上涨,而且老百姓也收益,这可是一大快事。

  虽然交通厅并没有答应今年就把望燃望速的修建定下来,但陈从水却觉得,也许,张文定能够在今年就把望燃高速从交通厅磨下来也说不定呢。

  事实摆在眼前,吴忠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办不到的事,张文定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办好了,这让他对张文定的态度有了一些改变。

  抛开个人喜好那些因素来讲,走到了陈从水这个位置,对于有能力能干实事的人,多少还是会有一份尊重的。

  在这时候,陈从水心中的天平,已经有点偏向张文定了。

  他觉得,如果县里的事情,由张文定来做主,应该会比吴忠诚做得更好。

  当然,陈从水的这个态度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为了他自己。

  张文定现在已经实打实的拿下了一个项目,而且高速公路似乎也有了希望,这个成绩不小。自己虽然是吴忠诚的人,可面对这么大的成绩,自己如果不能分的一点政绩,恐怕也对不起自己这个副县长的位子。

  当然,自己如果好好干,这成绩肯定是有自己一份的。

  所以,陈从水在对待张文定上,有个态度的转变也是很正常的。

  ……

  张文定来白漳很多事是必须要陈从水和甄兆明相陪的,有些事情,却是要单独去办的。从交通厅出来,张文定便让陈从水和甄兆明明天一早回去,不要急着回县里,还要去望柏市里再跑一跑。

  毕竟,望燃高速的事情,县里是受益方,但市里也是能够出得上力的。

  陈从水和甄兆明对这个安排,没有异议,都表态说一定尽快回去,在市里多磨一磨。

  晚上,赵世豪宴请张文定。

  毕竟,张文定来白漳,赵世豪也是要尽一下地主之谊。

  虽然她跟张文定关系好,可面子上的事该做的还是要做足的,况且她还有别的想法,她想再介绍几个人给张文定认识认识。

  其实人的感情就在于此,别人敬你一尺,你就要敬别人一丈,这样下去关系才能持久。特别是在官场,人与人之间交的不是公事,而是个人感情。

  当然,如果在一个地方从政,这种关系很难把握,特别是一个单位的人,很难说谁跟谁是知己,但凡牵涉到一点利益,那么友情就会毫不客气的给利益让路,可如果不在一个部门,甚至不在一个地域,个人感情维持起来相对就容易得多。

  赵世豪在省里,张文定在县里,他们之间就很少涉及到利益矛盾,却又有利益共享。所以,两个人才能走的这么近,办事这么顺利。

  赵世豪晚上约了张文定,而且还约了省里几个部门的实权人物。

  这几个人对张文定还是相当有用的。

  张文定自然会赴约,而且其他的事情推一推也要参加晚上这个宴会。

  在他看来,赵世豪帮自己的并非只是她有权掌握的那些事,能从她这里跟其他部门的领导牵上头,可要比一条高速公路实惠的多了。

  跟上次请交通厅的那帮人的气氛一样,张文定使出了浑身解数,把几个部门的实权人物都哄得眉开眼笑。

  他现在是县长了,县里那一摊子事几乎都是他来解决的,上面的关系多,事情办起来自然要顺利,所以就算是喝酒喝到不省人事,他觉得也值了。

  当然了,能够把他灌醉的人,还是比较少的。

  所以,他并未喝醉。

  第二天一早,张文定便开始跑农业厅了。

  燃翼是个穷县,要想搞好经济,无非有两条路可以走,工业和农业。

  工业最重要的就是招商引资,可“大招商,大发展”的口号喊了几年,效果却基本上看不出来。

  为此,县里也费了很大劲,拿出很大的优惠政策支持招商,可就是因为燃翼没有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客商往往跟燃翼擦肩而过。即便有过来考察的,也因为基础建设跟不上,选择了其他地方去投资。

  张文定在随江的时候就干过招商工作,自然明白建设基础设施和必要性,但他更知道建议基础设施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所以,招商引资这条路至今也没走出个花来,几届县委班子都做不到的事,他张文定一个县长就算是三头六臂,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达到特别好的效果。

  当然了,如果存在自然资源,经济发展起来也要容易的多。

  但是,燃翼的矿产资源非常贫乏,煤炭和石油资源那是一点都没有,虽然山比较多,可稀有矿产也并不丰富,根本就没有可开采的可能性。

  即便多少有点铁矿,也因为储量达不到要求,没有人会冒这个险,投资来开采——采出来的收益能不能达到开采成本的一半都很难说。

  当然了,偷采这种事情,不说也罢。

  既然这工业这条路目前走不通,那么只有在农业上下功夫。

  在工业没有发展起来之前,农业这个基本盘,是坚决不能丢的。不仅不能丢,还要好好地把这个基本盘摆弄好。

  农业,才是燃翼的根本。

  当初孟紫萱来燃翼投资,就是看中了燃翼的农业还有点可开发的余地。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