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主动关心

  张文定非常清楚,在燃翼,虽然农业可以开发,但这并不代表着燃翼的农业就多么先进,很多问题还是普遍存在的。

  第一个,就是农村经济结构不尽合理。农区畜牧业、林果业、特色产业在大农业和人均收入中所占的比重过低;南部山区农业基础设施薄弱,生产方式落后,尤其是传统农业仍然占主导地位。

  第二呢,则是农民的传统农业的生产观念和生产模式根深蒂固,习惯于小而全、多而杂和粗放的农业生产方式。农业规模化、产业化、标准化、机械化水平较低。

  第三一个,就是农业科技支撑能力薄弱,农业科技人员数量少,服务机制僵化,科技服务水平不高,良种程度、单产水平还明显低于周边县市,科技成果推广转化困难;农民科技文化素质较低,农村缺乏能够支撑现代农业发展的较高素质的劳动者。

  第四,农业产业化经营水平不高,龙头企业数量少、规模不大,产业链条短,农产品附加值不高,有些产业还没有龙头企业带动。

  第五,以水利为主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和管养滞后,农业抗风险机制不健全,致使农业抗御自然和市场双重风险的能力较差,农业生产盲目性、短期性、脆弱性还没有得到根本转变。

  这些问题,张文定曾经重点研究过,解决的方案虽然有,但却都离不开一个字——钱。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当了一县之长,张文定才知道县财政有多么紧张。

  县财政欠了一屁股债,这说起来很正常——全市甚至全省,没几个县财政是充足的,不管是贷款,还是集资,还是各部门先行垫付,欠账那是再正常不过的。

  可是,在燃翼,欠着钱还要搞基础设施建设,还要在农业上做文章,那这就有难度了。

  所以,张文定来省里,跑农业厅就是必然了。

  张文定在省农业厅呆了一个上午,虽然农业厅的领导对张文定也是照顾有加,答应在一些方面给与最大的支持,但这些支持的实际效果嘛……杯水车薪吧。

  基础设施上不去,就算是上头给再大的支持,那也用不上,甚至是没用。

  所以,下午张文定便又跑了一趟农科院和省农业大学。

  解决农业问题,光从农业厅要项目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在技术上下功夫才是硬道理。对于下面区县来的领导,省农科院还是很喜欢的,满口答应可以安排几个专家去县里送技术,送科技——不是免费的。

  是的,不管是农科院还是林科院,下区县都是要收专家费咨询费等等的。

  张文定盘算了一下,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了,然而这个开支,却还必须要支出。

  至于省农业大学嘛,有老师和学生下乡进行三支一扶,虽然花费不大,可毕竟还是需要往外掏一部分的。

  这一下午跑下来,张文定感觉心都疼了——干什么都要钱呐!

  然而再心疼,该花的钱还是必须要花。

  在农业上下功夫是燃翼的唯一出路,可不管是走那条路去发展农业,前期的投资肯定是避免不了。如何在没有钱的情况下把这些事情都解决掉,成了摆在张文定眼前的一个大难题。

  这个难题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也不是马上就能解决的,而且也并非是张文定跑几趟农业厅就会有效果的。

  引来了一个孟紫萱,张文定并不为之骄傲。

  他要的是把全县的农业搞活,让全县老百姓在农业上有事情做,有经济收入,从而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单单靠一个孟紫萱是达不到的。但目前的困难摆在张文定眼前,而他一时又没有更好的办法去解决,这成了他上任来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一个瓶颈。

  想了想,张文定觉得,这事还是文火慢炖,操之过急搞不好要起反作用的。

  当晚,张文定决定去武贤齐家里去一趟。

  虽说过年去他家走过亲戚,但在私人关系和工作关系上,张文定还是比较注重后者。

  自己被提拔为一县之长,张文定明白,这不是自己有多厉害,肯定是武贤齐的因素占了大头。

  要不然的话,全市那么多副处正处,这种好事怎么可能偏偏落到他张文定头上?

  这一次去之前,张文定是提前给武贤齐打了个电话的。

  武贤齐正好在省里,没去京城开会,所以张文定运气好,晚上能够见到。

  “哥。”张文定一进门,便叫了一声。他现在已经可以很轻松的和武玲一样用这样的称呼了。

  “嗯,哪天来的?”武贤齐点了点头,示意他坐。

  “昨天过来的,去交通厅办了点事。”说着,张文定坐下了,虽然不是很紧张,可也没有太过自在。

  茶几上有一套茶具,武贤齐亲自动手,给往张文定倒了杯茶。

  张文定这就有点受宠若惊的意思了。他端起茶杯,也不管烫不烫,小喝了一口,然后才问: “嫂子没在家?”

  “哦,没在家。”武贤齐回答得很简单。

  张文定不知道曾丽有什么事去了,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在白漳,但武贤齐不说,他也不可能再去问得多详细。

  早知道的话,来之前应该先给曾丽打个电话就好了。

  “去交通厅干什么?”武贤齐看了张文定一眼,主动问起了张文定来白漳的目的。

  这种关心,在以前是很少见的。

  张文定也有些纳闷,他怎么关心起这些事来了?

  突如其来的关心,总是会给人一些震撼。

  震撼之后,张文定倒是有些高兴,自己这个大舅哥,对自己的认可又多了一点点。

  这时候,自然是来不及细想什么的,张文定随口就答道:“县里的交通状况太差了,老百姓出行太不方便,各种建设也难以开展。今年想在这个方面先做个突破,所以到交通厅跑一跑。”

  武贤齐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唔,修路是个大事。”

  稍稍停顿了一下,不等张文定接话,武贤齐又来了一句:“交通厅怎么说?”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