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钥匙

  孙同茂很客气的和张文定握了握手,又跟陈从水客气了一阵子,几个人这才就坐。

  张文定坐到了主宾的位子,陈从水为陪宾。

  其实在各地,酒桌上的做法都不一样,别说石盘省里有各种不同的酒席排位法,就是白漳市里,都有好几种不同的坐法。

  一般情况下,掏钱做东的会做到正对着大门的位子,也就是主位,而正对着主陪的位子是主陪。

  还有一种比较常见的情况,比如主宾是领导,或者是什么重要人物。那么,请客的人,就会让主宾坐到主位了,但却不用主宾买单——这是尊重之意。

  今天只有四个人,而且张文定和赵世豪关系实在不一般,怎么坐都没关系。

  入座之后,张文定便当先发话了:“师姐,你看你还这么客气干嘛,这顿饭我该请你才对啊。”

  赵世豪爽朗一笑,道:“小师弟,你可要搞清楚啊,今天可不是我请,是人家孙总为了感谢你,才请的。我属于陪客,跟着你占个光而已。”

  这个话,张文定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赵世豪这个人看着很汉子,实际上,内心却有着女人的细腻,平时说话似乎什么话都敢说,但实际上,关系问题上,总是很谨慎。哪怕是在这种场合下,她也不会承认她跟旗舰集团有什么关系的。

  张文定扭头就把目光放在了孙同茂身上,笑了笑,说道:“孙总也不必客气,我们是看好了你们公司的资质,以及你们以前所做工程的质量。唉,道路安全,半点马虎不得呀。这次招标成功,也是你们公司实力的一种体现。啊。”

  孙同茂看了一眼赵世豪,哈哈笑着客气了几句,姿态放得很低。

  赵世豪把话头接了过来,笑着对张文定说:“文定,孙总的公司,在质量上还是有口皆啤的,这一点,在全省交通系统中,也是挂了名的。别说一个二级路,就算是一级路甚至是高速公路,孙总都是干过的。”

  孙同茂赶紧顺着这个话道:“赵局长过奖了,都是领导们肯定,也都是大家信得过我们。我们公司每年都会学习最新的技术,力争把每一条路都修得对起得良心,对得起人民。这次能够接下燃翼的任务,我们很高兴。啊,我在这里跟张县长,还有陈县长表个态,工程质量上我们会严格按照国家标准去建设,绝对不会给两位领导丢脸。这是我们在燃翼的第一个项目,肯定会树立起一个标杆,争取在燃翼做成个样板,请两位领导放心。”

  张文定也笑了笑,看着孙同茂,道:“孙总时刻把工程质量放在心上,那我们就放心了。这次修路,具体的工作,都是陈县长在负责,以后呀,陈县长肯定会不定期去抽查你们的,看看你们的工程质量,是不是受得住检验。”

  陈从水知道,这是张文定在往他身上推责任了,但是,这个责任,陈从水是乐意承担的。毕竟,责任也就代表着权力啊!

  孙同茂便把目光投向了陈从水,然后笑着说道:“陈县长,以后还得请你要多给我们提意见,多向我们作指示,敦促我们不断进步啊。以后再有什么项目,旗舰集团同样要为燃翼的发展尽一份力。”

  应付这种场面话,陈从水脑子转得不是一般的快,马上就笑着回答道:“孙总客气了,县长刚才也说了,只要你们严把质量关,县里对你们还是放心的。咱们跟赵局长……啊,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我陈从水的为人,孙总你以后就知道了!”

  说完,他冲着赵世豪笑了笑。

  赵世豪赶紧摆了摆手,道:“哎,这可没我什么事啊。孙总,你可别把希望寄托在我这里啊,我可以介绍燃翼县的领导给你认识,但如果你们工程质量不过关,那说什么都白搭,到时候不仅你丢人,我都跟着你丢脸!”

  孙同茂明白,这几个人是在演戏呢,演技都是杠杠的。

  孙同茂笑了笑,看了看赵世豪,道:“赵局长的指示,我们一定会认真执行。我能看得出张县长、林县长对工程的质量很重视,这也是对老百姓负责,我们旗舰集团虽然不是政府部门,但一向秉承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工程质量就是企业的生命,这一点,请三位领导尽管放心,如果工程完工以后,质量不合格,我们愿意接受县政府的任何处罚。”

  说着话,酒菜上齐,赵世豪先举杯,对张文定和陈从水表示了欢迎,也表示了感谢。

  张文定赶紧跟她碰了一下杯子,一杯酒就喝了下去。

  这酒一喝开,大家就天南地北的开聊了,居然没再谈工作上的事儿。

  这就是熟人和不熟人的吃饭的区别了。

  不太熟的人一起吃饭,总要到酒喝到位了,才借着这酒劲开始谈事情。而关系好的人,却可以在喝酒之前,就把事儿先说了,然后喝酒的时候,就可以放开了喝,尽聊些风花雪月或国际局势。

  一通酒下来,陈从水就有些尿急,起身出门去上厕所——这个包厢里没厕所。

  是的,现在很多食府的包间里都不设卫生间了——这玩意儿太容易影响吃饭时的心情与胃口,总让人会联想。

  在陈从水出门之外,孙同茂告了个罪,也出去了,包厢里就只剩下张文定和赵世豪。

  张文定看了看赵世豪,明白孙同茂是干什么去了,心中多少有些无奈。唉,人生啊,就是如此。

  有些事情,他看不惯,可别人毕竟不像他一样,有那么多钱啊!

  ……

  卫生间里,孙同茂和陈从水站到了一起,但却没急着放水,而是摸出一把小钥匙递给了陈从水,嘴里轻声道:“陈老板,这里三楼健身房挺不错的,你有空可以去试试。”

  这里毕竟是卫生间,是隐秘的公共场所,所以孙同茂对陈从水的称呼就变了。

  陈从水有些懵了,尼玛,你这玩的是哪一出啊?老子又不喜欢健身,难不成是大保健?

  不过,就算是那种服务,我也不可能跟你去啊!

  话说,你给我这么个钥匙,是干什么?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