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业务还没丢

  挂断电话之后,刘浩不由得沉思了起来。

  老板现在要联系钱海,这难道就要正面和吴忠诚斗了吗?

  毕竟,警察局这个单位,实在是太过于敏感了,老板想要往这里面伸手,那吴忠诚肯定不会坐视的。

  想着这里,刘浩就又想到了钱海这个人。

  说起来,钱海此人吧,业务能力在全县警察系统中还是相当出名的。当初,钱海在县局里是分管刑侦和交通,还协管消防,很有希望更进一步的。

  然而,天意弄人,他不仅没能更进一步,甚至调整分工的时候,把手里分管的都交了出去,然后分管着出入境、法制和国保。

  先不说出入境管理有没有油水,单就说在燃翼县这种穷县,不管是出国公干,还是去国外旅游的人,都是少之又少。

  法制大队也没啥油水好弄。

  至于说国保大队,全称国内安全保卫大队,在燃翼这种穷县里,与治安和刑侦相比,基本上也属于没啥业务可开展的状况了。

  这种情况下,钱海虽然还是副局长,虽然还是局党委委员,可除了开会的时候有发言权之外,貌似手中的实权,已经几乎于无了。

  这样一个人,要说收服的话,肯定是比较省力的。但是,就算是收服了,又能在县警察局里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刘浩甚至听说过有关于钱海之所以在公安局被边沿化的传言,这其中的原因在外界流传的有好几个。

  一种说法是,有家企业需要做消防验收,结果消防队需要收取二十万,企业为了省点钱,就背地里给钱海送了一万块,这件事钱海没跟当时的一把手汇报,自作主张给消防队打了个招呼,给企业减了十万,但这件事后来还是被一把手知道了,而且翻了翻旧账,所以钱海就调整了分工。

  另外一种说法是,一把手的儿子结婚,按照燃翼的风俗,钱海身为副职随礼是至少要随一千块的,但他却只随了贰佰,而且他的理由是,反正局长也当不了多久了,钱随出去就打了水漂。这话传到局长的耳朵里,后果很严重。

  还有一种说法比较狗血,跟柳如风有关,据说有一天钱海还有几个人去荷花园喝酒,调戏了柳如风,但据说柳如风实际上和县局一把手好上了,于是,一把手一气之下把钱海的分工给调整了。

  虽然这几种说法都是些小道消息,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不管怎么说,钱海在县警察局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和当初那位一把手的关系肯定不好。

  后来,县警察局换了一把手,可是这个新来的一把手对钱海也是不来电,就导致钱海一直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

  其实钱海和温大奎一样,同样都有点小脾气小性格,对于一些看不惯的事情,不愿意跟那些人同流合污,所以导致了没办法继续往上。

  对于张文定,他们都不熟,可就算再不熟,在警察系统内混的,眼皮子还是相当杂的,也知道一些县里层面的东西。

  他们都明白,张文定是个干实事的人。

  所以,对于张文定的招揽,他们心里没有抗拒。其实,当初他们也想找门路投靠姜富强的,只不过,姜富强实在太软了,让他们看不到希望,所以也就得过且过了。

  这一次,无论是钱海还是温大奎,都觉得看到了翻身的希望。

  这二人,有时候想法还是差不多的。当然了,如果想法差得太大,钱海当初也不会罩着温大奎了。

  现在,温大奎想调进城,钱海也不想继续这么碌碌无为下去了。

  那么,刘浩伸出了橄榄枝,并且明说了让他钱海去县政府找张文定汇报工作,这么好的机会,钱海当然不会错过了。

  并且,是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县政府。

  ……

  经过了秘书的传达,钱海来到了张文定办公室。

  “张县长您好,警察局钱海前来报道。”钱海一进办公室,便啪的一个立正,满脸严肃,抬手敬了个礼。

  张文定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从座位上站起来,而是稳稳地坐着,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话说得还算比较温和:“唔,钱海同志来了,先坐吧。”

  说完,张文定低下头,边看文件边签字。

  “是!”钱海应了一声,真的就坐下了,但坐姿却相当端正,腰杆挺得直直的,双手放于大腿之上。

  张文定很快就签完了字,抬起头,入眼看到钱海这个坐姿,顿觉眼前一亮。

  就是要这么坐,才有个警察的样子嘛。

  这个钱海,给人的第一印象,还是挺有精气神的,不像那些官场老油子,没个正形。

  第一印象不错,张文定脸上神色就缓和了许多,看着钱海,缓缓发问:“钱局长现在是分管那一块?”

  钱海坐姿丝毫不变,正视着张文定的眼睛,很正式地回答道:“报告县长,我现在分管出入境中心、法制大队和国保大队。”

  张文定哦了一声,微不可觉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他:“一直分管这几方面的工作?”

  钱海一听这话,心中一愣,但却没有丝毫犹豫,马上答道:“不是。以前分管过刑侦、交巡警、消防,后来局里做了个调整,就分管现在这几方面了。”

  “唔……”张文定点了点头,却没急着说话。

  张文定这次是要动用警察局的力量的,但动用的时候,当然要慎重。

  要查赵佩华,不动用警察局的力量肯定是不行的。

  但是,如果动用的话,钱海靠不靠得住?

  如果钱海靠不住,那自然是啥都不用说了。

  如果钱海靠得住的话,那钱海在县局里能够动用多少力量?

  钱海看出了张文定的迟疑与犹豫,想到自己错过这次机会,可能下一次机会都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便将心一横,猛的站起来,啪的一个立正,又敬了一个礼,一脸严肃地说道:“县长,我虽然现在没分管刑侦工作了,但刑侦上的业务,还没丢!治安方面,我也有些心得!您尽管出题,可以考考我!”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