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领悟

  “老部长,我这儿应该怎么做?”张文定当然知道在这个事情里,燃翼县肯定是首当其冲的,称呼都从老板变成了老部长,直接勾起了当初在随江市委组织部之时的情景。

  听到这声老部长,木槿花也不仅在心里回想起了一下以往的情分,叹息一声,道:“这一次,可能不仅仅只是省林业厅在做工作……具体的,你再好好打听一下,老部长就提醒你一句,不管后面有什么,你这里就只要盯着林业厅就行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老部长在省里还是认识几个人的。”

  木槿花这个话说得相当干脆,没有一点套话,而且支持的承诺也说得相当明显。

  对于木槿花这种支持,张文定还是很感动的。

  “还是老部长对我好。”张文定深吸了一口气,道,“这次省府既然有个空缺了,要不,老部长你去争取一下啊!到时候,老部长你成了省领导,我就又可以在你下面了。”

  “你可真敢想……”木槿花笑了起来,“你老部长赶不上这趟车,安安稳稳呆在随江就好。”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才反应过来,木槿花当初是从随江市委专职副的位置上直接主持市委全面工作,然后没有当过市长,便当了随江一姐,这资历还是有些略显薄弱了——这才上正厅多长时间呢,就想惦记副省了?

  想通了这一点,张文定就不再说这个了,免得生木槿花心里产生更大的遗憾,便问了一句:“佟书记这次的希望很大吗?”

  “竞争力还是相当大的。”木槿花答了一句,便扯开了话题,“你那边怎么样?现在你主政一县,要大展拳脚了吧?”

  “以前觉得到了县政府可以做成很多事,但真到了这个位置才知道,挑战更多了呀。”张文定叹息了一声,“要不是在安青打下了政务方面的基础,现在我可能都要抓瞎了。”

  “你呀……望柏不比随江,埋头拉车的同时,也别忘了抬头看路。”木槿花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干工作,从来就不是一个人能干得好的。团结才有力量!你就算能力再强,可你终究只是一个人,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几颗钉?”

  张文定明白,老部长这是批评他了,批评他不知道在望柏市里找市领导投靠,也不知道在市里找些中层干部来交朋友结圈子,搞到现在还在单打独斗,甚至在燃翼县里,虽然有盟友,但盟友之间的关联却并不牢靠,没有太大的利益关联在一起。

  这一点,张文定平时没怎么注意,但当木槿花批评了之后,他自己也认识到了。

  别说在望柏了,就算是在随江的时候,张文定虽然有熟人有朋友,但要说圈子,还真说不上。就算是走得相当近的石三勇,也跟张文定之间,没有什么利益上的纠葛。

  这个情况,说实话,在官场之中,是特别少见的。

  一脚踏进了这条路,谁都知道人多力量大,谁都知道多个朋友多条路。

  道理,张文定早就懂,但他一直都没有这么做。

  倒不是他讨厌这么做,而是,实在有点不提不起兴趣。毕竟,他和别人有些不一样,他有一个非常有钱的妻子,又从小和一个道士长久相处,性格之中,不像儒家那么喜欢抱团,反而多了许多道家的散漫和洒脱。

  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纵然身在这权力场中,张文定为了工作,不得不和别人做一些交易,不得不谈些交情,可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对于那种纯粹的利益交换,比较抵触。

  而没有利益捆绑在一起,光谈感情的话,感情总有淡薄的时候。

  以前,张文定一直紧守着内心的本性,没有太在意这个事情。

  但是,今天,就在刚才,木槿花用这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来批评他这一点,让他心中震动不已,不得不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了,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么单打独斗了。

  团结,是很有必要的。

  说得那什么点,刚才木槿花说这个话,已经不是用领导的语气在说了,而是用长辈或者说是姐姐的语气。

  这个语气,令张文定很自责。

  “老部长,我懂了。”张文定压下心中种种情绪,很坚定地说道,“老部长您放心吧,以后就看我的表现。我一定谨记您的教诲,团结好一切可以团结的同志,把工作做到最好,绝不给您丢脸。”

  木槿花听到他这个话,就笑了起来,道:“林业厅那边,你自己还是要去一趟。去之前,告诉我一声。”

  张文定听明白了,木槿花这是要帮他在林业厅撑腰啊!

  挂断电话之后,张文定只觉得精神抖擞,以后前进的动力都有了,方向也有了。

  自己的身份摆在那儿,只要自己再善于团结同志,什么赵佩华啊吴忠诚啊,什么林业厅啊,统统都特么一边去!

  人多力量大!

  只要自己的圈子里,各种人都有,各方面的势都能借,那自己现在在燃翼做事,又何需如此束手束脚?

  到时候,什么计谋不计谋,想要办赵佩华的时候,只要行堂堂正正之师碾压就足够了!

  带着这种舒服的心情,张文定在踏进吴忠诚办公室的时候,脸色都已经相当淡然了。

  “文定来了,坐。”吴忠诚很热情地招呼了张文定一声,站了起身,但没和张文定握手,却是亲自动手给张文定冲了一杯茶。

  “班长,林业局报上来一个情况,说林业厅要摸退耕还林的底子。”张文定接过茶,没有客套,一开口就直奔主题了。

  当然了,张文定也不可能说什么林业厅要批评燃翼县的话。

  “退耕还林……”吴忠诚嘴角扯了扯,也是一阵牙疼。这个事情,他比张文定知道得更清楚,毕竟他在燃翼的时间太长。

  张文定就直直地看着吴忠诚。

  吴忠诚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这个事情,当初是市里报的嘛,跟我们县里没关系的嘛。”

  张文定正准备说话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警察局副局长钱海来电。

  眉头皱了皱,张文定直接把电话挂了。

  但电话才挂了几秒,马上又响了起来,来电话的,还是钱海。

  这一下,张文定就不得不重视了,敢在领导挂了电话之后马上又打进来的,肯定不是胆子大,而是有重要的事情。

  难道,赵佩华那边,出什么情况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