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沟通

  至于说这些小企业也会有不动产,但实际上,这些不动产已经通过种种手段化成资金在流动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后台作支撑,银行是没有这个胆量去放款的。

  张文定想到了市里的做法,市里前不久以政府的名义成立了一家担保公司。

  说白了,就是市里为了推动小企业的发展,用政府作担保,让银行给小企业放款,这样一来,银行就放心得多了,只要有政府做担保,就不怕小企业不还钱,就算最后还不上,有政府在,银行也不会吃亏。

  张文定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政府替企业承担风险,银行借政府的威信往外放钱,而企业要发展回馈政府,自然这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这样一来,所有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这个担保,比县政府直接问银行贷款,要让银行放心得多,因为贷款的主体还是企业,并不是政府,这就不怕县里不还钱。

  毕竟,大部分企业,还是有赢利能力的。

  最重要的是,这么做的话,对于银行来讲,哪怕就是贷款收不回来,也是符合规定的,相关人员不需要承担多大的责任。

  张文定决定,要在县里成立一家担保公司。以县政府的名义担保,给本地小企业提供小额贷款担保服务。

  他先是联系了市里,要了一套担保公司的工作程序,研究透彻了之后,他没急于定调子,而是打算先去跟吴忠诚单独沟通一下。

  这件事,跟吴忠诚单独沟通一下,并不是张文定懦弱的表现,而是因为成立担保公司属于政府行为,确切的来说,这件事要关系到县财政以及人员的问题。这种事情上,必须要得到县委的支持。

  张文定不想在这种问题上,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他现在已经变的灵活,无故给自己添麻烦的事情他不会去做。

  这件事说复杂确实复杂,但真要做起来,其实操作起来也很简单,可如果自己没经过和吴忠诚的讨论就给做了,那么到时候给自己扣上个程序不合法的帽子,自己就算是长了十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张文定让办公室的人起草了一个文字性的东西,拿着这东西,他去了县委,坐到了吴忠诚的办公室里。

  自从上次开常委会研究劳动路改造的事,张文定和吴忠诚之间的关系已经很微妙了。

  劳动路的事,张文定做了个撒手掌柜的,关于规划,招商,甚至于拆迁补偿,他丝毫都不准备参与。

  在劳动路的事情上,可以说张文定是完全放弃了,任由吴忠诚去弄。

  这个情况,吴忠诚必须要承张文定的情。

  毕竟,当初就算是常委会上,借着火灾的势,吴忠诚暂时赢了一局,可在开发的具体问题上,如果张文定从中搞点事情,那吴忠诚也没个办法——谁叫人家是一县之长,是管具体政务工作的呢?

  然而,张文定却没有利用职权从中作梗,这也算是给予吴忠诚足够的尊重了。

  张文定明白,要放就放个彻底。

  劳动路的开发,说白了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不管吴忠诚怎么搞,那都是他的事,自己不参与,也就没责任了。

  具体的事有分管的人去做,自己做好自己的事请就好,比如现在这件事。

  既然短时间内吴忠诚还没有被调离的迹象,那就各管各的一摊子吧,这样才能和平共处,这样对于县里的发展,也才是积极的。

  对吴忠诚来讲,他虽然对于张文定没坚持自己的观点,把劳动路发展成保护区有些庆幸,但对于张文定丝毫不插手,他还是有些意外的。

  意外之余,吴忠诚也有点感激张文定。

  没事,感激。

  毕竟,以前张文定和吴忠诚作对太多了,这一次,这么痛快的让吴忠诚掌控劳动路的开发,使得吴忠诚竟然对张文定生出了些许感激之情。

  不得不说,人的情绪啊,真是说不好。

  这么一感激啊,吴忠诚甚至还准备找个时候,单独和张文定聊一聊,给张文定一个无关紧要的正科级的位置,让张文定去笼络一下手下人。

  可吴忠诚还没做出这个举动,张文定却主动来了,这让吴忠诚有点琢磨不透,又有点心虚了。他觉得,张文定不是来者不善,就是善者不来,反正没好事。

  只要见到张文定本人,吴忠诚那点好不容易涌出来的感激之情,就瞬间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便是浓浓的警惕之情。

  对张文定,吴忠诚骨子里永远也存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情怀,他害怕张文定跟他抢工程,怕张文定给他出难题。

  诚然,吴忠诚是燃翼的一哥,在燃翼的地位最高,但这么久以来,跟张文定之间的这些斗争让吴忠诚深深的体会到了张文定的威力。

  虽然有时候他吴忠诚是个胜利者,但这种斗争以后的胜利却丝毫没有给他带来成就感,反而增加了他对张文定的抵触情绪。

  因为,从总的斗争来看,张文定正在不停的一步步夺走原本被他牢牢把控着的各种权力。这种滋味,实在是太不好受了。

  如果燃翼没有这个张文定,所有的权力都是他吴忠诚的,他想要做的事情就会顺水推舟,对于他吴忠诚来讲,张文定就是他的一个绊脚石。

  所以,吴忠诚其实是挺烦张文定来见他,即便是工作上的沟通,他也觉得烦。

  不过吧,即使再烦,吴忠诚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

  不仅仅不能表现出来不耐烦,还要表现得热情一点——若是因为一些场面上的东西而惹得张文定发火进而对劳动路开发一事插手的话,那就太不值得了。

  “文定来了,坐,坐!”吴忠诚一见到张文定,便迅速起身,脸上也马上堆起了笑意,让要看着笑得特别真诚。

  当然了,热情表现出来了,吴忠诚架子也还是会继续端着,并没有亲自动手给张文定泡茶,而是叫秘书进来给张文定倒水。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