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讨价还价

  仝辉嘴里的山为同志,指的就是县警察局局长吴山为。

  仝辉的话,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帮吴山为开脱一下责任——这些问题,在吴山为上任之前就已经存在了。第二个意思则是,这些人不好惹,各种思想根深蒂固,各种势力盘根错结,你张文定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吴山为跟仝辉之间,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关系,但二之间认识,算得上兴趣相投,所以,仝辉不介意在无关紧要的时候,帮吴山为说说话。这前提,是要帮吴山为说话的时候,不波及到自身。

  张文定明白仝辉的意思,淡淡然道:“是啊,山为同志确实做了不少工作,这个大家也有目共睹……但县里目前这个情况,还是相当严峻的,如果再不治理,恐怕老百姓就会有意见了,这件事你也好好考虑考虑,过几天开个会,讨论一下。”

  送走了仝辉,张继松把分管警察局的副县长李铁新叫到了办公室。

  李铁新是新任的副县长,分管着警察工作。但这人吧,同时也是吴忠诚的人——本地提拔起来的干部。

  燃翼县政府这边现在有四个常委,张文定算一个,仝辉算一个,分管公安的李铁新以及分管交通的陈从水各占一席。

  张文定把李铁新叫道办公室,也是想听听他的意见,但这个人对张文定却不是怎么看好,至少打心里是不服气的,因为他是吴忠诚的人,而且又管着警察局。

  说起来,警察局的吴山为是最郁闷的一个人了。县委那边,政法委可以管着他,县府这边,还有一个分管副县长,而他本人,却是既没有捞到政法书记的位置,也没有捞到一个副县长的位置,目前还只是副处的级别。

  李铁新虽然是吴忠诚的人,但是资格并不老,在县府里,一向也都还算本份,不像陈从水跳得那么欢。当然了,陈从水以前是跟着吴忠诚一起跳得欢,现在则是跟着张文定跳得欢,偶尔又附和一下吴忠诚。

  反正不管怎么说,陈从水这货,没啥忠义可言,眼里只有利益。

  从为人处事这方面来讲,李铁新和陈从水,是有着相当大的区别的。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置身在政府方面,李铁新也并非表现的像个刺头,而是由张文定定出的方向,他无条件执行,但到底是认真执行还是敷衍塞责,那就要看吴忠诚的态度了。

  一般的政府工作,李铁新还是比较配合张文定的。

  可是,对于张文定打算进行治安环境治理这个事情,李铁新就表现的很漠然。

  其实,作为一个分管警察工作的副县长,他虽然资格不老,但也多少明白一些县里的很多势力那些千丝万缕的联系,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甚至,在还没当副县长的时候,李铁新就跟有些势力有些牵涉——毕竟,他是本土干部。

  由于这个因素,张文定的这个提议,他不得不慎重考虑,如果打击的对象不对,那搞不好他李铁新自己就受到牵连。

  老百姓嘴里经常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天下黑白一家人,虽然在燃翼,这种现象不是特别的明显,但有些人能垄断某个行业,背后里没有个人支持,那是肯定做不到的。

  就算是打打杀杀,也不一定能相安无事,只要是把上层搞定,成为自己的联盟,那么即便不用武力,很多事也是水到渠成的。

  就拿高利贷来说,李铁新本人其实就是放贷者——他当然不自己放,而是把钱交给县里一个大混混去放。

  至于他的钱是从哪儿来的,这个……反正他有钱就是了。

  李铁新虽然心里不赞成张文定的想法,但嘴里是绝对不能直接提出反对意见的。

  他听张文定的意思只是打击两个方面,而且有没有打算斩草除根,便对张文定说道:“县长,好事是好事,但就怕到最后好事变成坏事,要是涉及面太广,恐怕不好处理了呀?”

  张文定明白李铁新的意思,他当然不能处理自己的干部,这是整治社会治安,不是搞党风廉政建设。就算是牵涉出了某个同志,那也不能借题发挥,这是官场的大忌,否则你干点啥事都处理人,那没人会跟你去干了,这年头,谁敢说自己完全就没点事儿呢?

  李铁新的顾虑也有他的道理,排除他自身,如果大力严查高利贷和暴力争夺土石方,说不定会牵涉出县里的领导,影响太大,伤筋动骨啊。

  张文定笑了笑,看了看李铁新,道:“既然是好事,那么我们就干,就事论事嘛。啊,至于跟这件事无关的事,那我们就以教育为主。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嘛。”

  李铁新的大脑一秒钟也没有中断过高速运转,他在努力的思考跟自己有关系的人和事,在评估着这件事情的风险程度。

  当然,单单是整治高利贷和暴力争夺土石方,虽然跟他也有点关系,但关系不大,有关系也无非是点小瓜葛,上不了桌面的,到时候把人一抓,自己这边就脱出来了,只要不大手脚的动刀子,还伤不到自己的筋肉。

  反正高利贷他是叫别人放的——白手套,那不就是用来丢的吗?

  更何况,还不一定能够伤得到他的白手套呢。

  更重要的是,这事儿就是政府事务,李铁新就算报给吴忠诚,也没办法拦得住张文定。

  那么,与其现在和张文定唱反调,还不如先支持一下呢。

  想到这里,李铁新便对张文定说道:“您说的没错,是好事我们就要做,这件事警察局方面是大头,就让他们牵头搞,县里的其他部门也要配合,我个人赞成您的意见。”

  说着,他看了张文定一眼,又补充了一句:“燃翼的情况很复杂,我觉得这件事也不能操之过急,先摸清了底细,然后再整治也不迟。”

  张文定心想,摸底细?这还用摸么?县里放高利贷的就是那么几个人,而地痞流氓也不超过五波人,要打击很容易。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