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章 都不蠢

  下楼的时候,余世文很想给丁奉打个电话,责问一下林业局在搞什么飞机,可是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打这个电话。

  省林业厅来人了,张文定要去林业局,这个就很明显了,林业厅的人,是直奔林业局去的,而林业局心里慌了,直接向县长汇报了,却没有给他这个分管领导汇报,他这时候要是直接打电话问丁奉,虽然理直气壮,可多少会有点不顾及张文定的面子了。

  余世文可不敢挑战张文定的权威。

  至于丁奉嘛,哼哼,姓丁的你眼里只有张文定没有我这个分管领导,我要找到个机会了,肯定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

  车一出县政府大门口,张文定就开门见山道:“省林业厅这次来人,是找问题的。”

  “什么问题?我们这儿没什么问题吧?”余世文问了一句,然后又反应过来,不管有没有问题,上级领导真要找你的问题,那肯定是找得了的。

  鸡蛋里挑骨头,谁还不会呀?

  想到这个,余世文紧接着又问了一句:“问题大不大?”

  张文定歪了歪嘴,郁闷地说道:“十万亩的生态林,你说问题大不大?”

  按说,以他一县之长的身份,对于这个具体的数据,应该是记不得那么准确的。但是呢,当初丁奉给他汇报这个事情的时候,正是他要和吴忠诚比力气的时候,而且又因为这事儿牵涉到了一个副省的位置,所以,他就上心了。

  这一上心,当然就对这个问题注意了一些,平时可能不会想起来,但只要提到这个事情,那他想到这个数据,还是没有问题的。

  “十万亩的生态林……”余世文虽然不是林业出身,但现在毕竟分管农林水,基本的东西还是知道的,一瞬间就反应过来了,“这是,验收数据上有出入?”

  看看这话说的,本来是要想问是不是虚报了,可说成验收数据上有出入,那就好听多了。

  “这个……可能有些误会吧。”张文定对于当初具体是怎么回事,还真的没有深入了解过,这时候只能说一些自己知道的情况,“当时搞退耕还林,市里是统一规划的,这个数据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楚,据说是把经济林给报成了生态林……呃,其实并不仅仅只是把经济林当成生态林给报上去,还把一部分退耕还草的地也报成了退耕还林。市里的规划,县里还是要顾全大局嘛。”

  余世文到燃翼的时间毕竟不长,而且分管着农林水,重点还是在农业上——中草药种植这是划到农业口的。

  所以,对于林业上的业务,余世文确实是不怎么熟悉。

  但是,再怎么不熟悉,对于退耕还林还是知道的。

  听到张文定这个话,余世文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感慨望柏市当初真会玩。

  余世文心里清楚,在退耕还林的补贴中,经济林的补偿标准要比生态林低得多,经济林是自身能够产生经济效益的,生态林却只能保护,是维持生态的,所以补贴高。

  至于退耕还草,这个补偿年限就很短了。

  看来这国家林业局的钱,还真是吃香,谁都想抓一把。

  想着这种糊糊事儿,实在是头疼,余世文就直指问题的核心:“这个……这个,补贴款县里拿了多少?”

  至于退耕还草,这个补偿年限就很短了。

  看来这国家林业局的钱,还真是吃香,谁都想抓一把。

  想着这种糊糊事儿,实在是头疼,余世文就直指问题的核心:“这个……这个,补贴款县里拿了多少?”

  张文定扭过头,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余世文,淡淡然说道:“给与不给,都要看市里的情况啊!”

  余世文明白了,市里吃了独食啊!

  这个事情吧,余世文心里也感觉很憋屈,他还才来燃翼没多久呢,就遇到这种糊糊事儿,真是冤得没处叫了。

  “这个,就算林业厅来查实了,到时候改过来就行了嘛。”余世文想了想,道,“县里这个,这个总算是做了退耕还林的工作的,有时候测量有些误差,这个……”

  这个了半天,余世文还是没有说出个合适的话来。

  张文定叹了口气,说出来一个更无语的事情:“还有个地方,也是在退耕还林的范围之内,不过现在是住宅小区。”

  “嗯?”余世文一愣,心中真是想骂娘了,嘴里问道,“哪个小区?”

  张文定吐出四个字:“山水风光。”

  山水风光这个小区,余世文是知道的,因为那是县里的一个高档小区,就在县城的边上,以前算是接近县城,现在已经算是县城的边缘了,说是县城之内也不为过。

  那地方原本是一片小区,还有一条小溪。

  现在,那地方已经是一个开盘了好几年的住宅小区了——今年都开发到第三期工程了。

  高档不高档先不说,至少那个小区地盘很大,有三百来亩。地盘不大的话,也不至于从第一期开发到第三期了。

  有山有水,这个小区就用这一点来做文章,开发的是山体大盘——就在山体的基础上来建房子,绿化基本上就用的原来山里的树,大部分都没动。

  张文定知道余世文明白了山水风水的位置所在,便继续道:“我听说,那地方刚批了生态林的补贴,第二年,就有一百亩地被定下来搞房地产开发了,现在都开发到三百来亩了……”

  余世文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燃翼以前那些个主官们,到底都在干些什么啊,胆子也太肥了吧?

  不过,以前的县领导整出来的糊糊事儿,现在他们还得接着。

  想了想,余世文还是问了一个相当不解的问题:“这种事情,全省应该也不止我们这一家吧,林业厅怎么就盯上我们了?”

  张文定自然不可能说县里运气差这种话了,这话说出去没人信的——大家都不是傻子。

  犹豫了一下,张文定还是没有明确地说这其中牵涉到了一个副省的位置,只是稍稍点了一句:“谁知道呢?林业厅这么欺负我们县里,也不知道市里会是什么态度。”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