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做工作

  陈娟遗憾的是,按张文定这小心翼翼的性格,估计等到张文定调离燃翼的时候,她和张文定之间的关系,也不会有实质性的突破。

  她放心的则是,二人的关心没有实质性的突破,她就不用遭受内心的煎熬——毕竟她结婚了啊!

  这种矛盾的心理,一直伴随着她。

  想享受到张文定的爱,却又不愿意出轨。所以,借着工作的机会能够多看看张文定,她心里都是很甜蜜的。

  对于陈娟的那点情意,张文定心里是清楚的。

  此时见到陈娟这个眼神,张文定除了暗自叹息之外,也没什么别的好办法了。

  他倒也不是一定要坚决拒绝陈娟,可目前也不想为这种事情多费心——工作上的心都操不完,哪有那个闲情逸致跟女下属谈情说爱?

  在随江,一个白珊珊的爱,就让他觉得沉重无比,他可不想在燃翼又让一个女人伤心。

  说起来,到现在为止,张文定也不知道白珊珊怎么就糊里糊涂对他动心了。好在,珊珊那丫头是个知道轻重的,可是吧,那丫头貌似到现在还没找男朋友,这也是个问题啊!

  唉,珊珊啊,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呐。

  不知不觉,张文定看着陈娟,竟然想起了白珊珊,一时之间,竟然看得有些痴了。

  见张文定一直盯着自己看,陈娟禁不住心跳加速,脸上都有了些红意,轻声叫道:“老板……”

  “嗯,哦……”张文定回过神来,嘴角扯了扯,抛开心里头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沉声发问,“现在看来,你对目前的工作,还是能够胜任的……对以后的工作,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这个话的意思透露得相当明显,基本上上级这么问,那就是要调动工作了。

  具体工作上,陈娟可以说成绩,也可以说一下工作中的难处,但在工作调动这个问题上,陈娟还是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的。

  干工作,人无完人,有些工作没干好,那也是情理之中的。

  可是工作调动这事儿,这是组织需要!

  老板这是要让我当局长了吗?

  虽然局长和局党组书记都是正科级,但是在行局里,行政职务比党内职务的话语权要大些——管着财权呢。

  想到这个,陈娟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再一次加速,终于要真正执掌一个行局了吗?

  “对以后的工作呀……”陈娟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开口,“以后的工作,还要做得更细致。目前来讲,还没到重新规划全县教育布局的时候,正好把一些细致的方面认真做好,夯实基础。”

  张文定道:“那如果跳出教育战线呢?”

  跳出教育战线?这个陈娟还真没往那方面去想。

  包红日从教育局跳出去,到文化局当一把手去了,虽然文化局不如教育局,但毕竟是一把手,比在教育局干副职要舒服得多。

  难道我也要像包红日一样,去一个差一些的部门当一把手吗?陈娟眉头稍微皱了皱,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颇为疑惑地问道:“跳出教育战线……老板是准备让我去哪个部门?”

  “思维不要总是在条条里打转。”张文定摆摆手,也不怕把话说得明白一点,“你也是在县委呆过的老人了,要有着眼全局的目光,有没有想过在块块上发挥作用?”

  块块上……不可能一下就提到副县长,那就是要下乡镇啊!

  一瞬间,陈娟就明白了张文定的意思,心里有些乱。

  身为一个女人,对于下乡镇,陈娟还是比较不愿意的。能够在城里发展,谁愿意去乡里吃灰呢?

  普遍来讲,在体制内混,大多数女人的上进心并不是特别强烈,也就是没有几个特别官迷的,大部分都是为了一个安稳,为了一个舒适,而不是想着辛苦几年然后得到提拔重用。她们可能会因为自己没得到提拔而有牢骚,但真让她们像男同志一样去乡里吃苦,她们大多数人并不愿意。

  当然了,也有愿意吃苦的。

  比如说徐莹,还有白珊珊。

  特别是徐莹,对官位有一种迷之喜爱——只要能进步能升官,吃点苦算啥?

  陈娟属于那种有点想升官,但又不想为了升官而吃太多苦的人——真要对升官很着迷的话,那她也不至于在县委那么长时间,还没让吴忠诚得手了。

  从内心来讲,陈娟是不愿去乡镇的,可是,既然张文定说到这个话了,那她又没办法拒绝。倒不是找不出来理由拒绝,也不是她怕张文定以后给她穿小鞋,而是拒绝的话她说不出口,因为张文定对她一直很好,那现在张文定要给她换个位置,她就只能听从张文定的。

  做人,要懂得感恩。

  总不能张文定给好处的时候,她就拿着,一遇到困难,她就躲开吧?

  做人不能这样啊!

  内心里纠结了几秒钟,陈娟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个我还真没想过,乡镇工作的难度,比条条上要大得多,如果要去乡镇的话,到时候老板你得好好教我怎么干工作啊!”

  这个话,也算是个大实话,意思呢,也表达得很清楚——我听老板的,老板要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是的,这个意思就是听老板,但自己个人想下乡镇的意愿并不强烈。

  陈娟这个表态,说实话张文定还是比较失望的,但还不至于生气。毕竟是女同志嘛,不想下乡是常情,而且也表示了,可以下乡,只是意愿不强烈而已。

  当然了,失望归失望,干工作,不能因为失望就不干了。

  同理,在人事问题上,不能因为下级干部有抵触情绪,这人事就不调整了——该做思想工作的时候,还是要做的。

  身为领导,要善于通过做思想工作,帮下级干部转变思想,克服困难,让下面的干部更加适应社会的发展,在工作上做出更大的贡献。

  对于刘浩和陈娟二人,张文定内心里其实还是更倾向于陈娟去木湾镇,所以想了想,还是要做一做陈娟的工作。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