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出大事了

  调整木湾镇镇长的工作,派个新镇长下去,这不是张文定的想法,而是黄欣黛的提议。

  所以,对于这个事情,张文定在考虑的时候,就不能只考虑到县里和镇上的利益,还要综合一下黄欣黛的需求。

  说起来,如果木湾镇那边真的有各种投资过来,那在现阶段来讲,镇党委镇政府要做的主要工作,并不是把镇上搞得怎么样,而是积极主动的配合投资商的工作。

  从这个层面来讲,派个女同志过去,是有利于这种工作的开展的,更何况陈娟这个女同志,还在县委办做过副主任?

  这样的同志,要手段有手段,有人脉有人脉,要能力有能力,要脾气……哦,这个还真没脾气。

  “干工作,哪里都有困难。”张文定看着陈娟,轻轻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地说道,“在块块上有所建树的话,对你以后的发展更为有利。啊……这个,你说的工作困难的问题,我相信你能够有办法克服的。实在是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也可以跟我说,咱们一起想办法。”

  听到这个话,陈娟就明白了,老板真的很希望她下乡镇。

  尽管心中不愿意,但这时候的陈娟,却没有再表现出来了,而是很光棍地说道:“行!我听你的,去哪里?”

  张文定还准备了一大通说辞,却没料到陈娟居然这么快就转变了思想。

  这让张文定心里舒服了许多,说话也更加直接了许多:“初步设想,是你去木湾,干……”

  话说到这儿,张文定才突然想到陈娟是个女同志,用干这个字不太好,便又改了口:“去木湾出任镇长。”

  “木湾呀……行!”陈娟听到这个地方,心里松了一口气,至少这是一个大镇,条件虽然没有县城里好,但比起全县大部分乡镇来讲,都是要好一大截的。

  至于说是镇长而不是镇党委书记,陈娟倒是没在意了。

  她知道自己的情况,真要当一把手,也说得过去,但没那么容易服众,到时候开展工作,可能还没有当镇长来得顺利——基层工作就是这么难干。

  能够去木湾当镇长的话,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不管陈娟心里怎么想,至少现在陈娟是答应去木湾了。

  张文定原本还准备说一说木湾将有可能会有大项目引进的事情,但一见陈娟答应了,他也就懒得说了。

  不说的话,等到时候投资商过来,那陈娟会更感激他。

  不过,话说乐泉公司的考察团月底就要过来了,说不定武云的团队也会跟着一起来,陈娟去木湾的事儿,倒是要抓紧办了。

  “行,那你先有个心理准备,估计就在近期,县委一讨论之后,你就得马上过去。”张文定想到以后县里的发展,不由得生出几分豪情,“到了木湾好好干,县委县政府看着你呢。”

  这个话,也算是一个暗示了,陈娟你前途光明着呢。

  不管前途是不是真的一片光明,陈娟都听懂了张文定这个暗示,赶紧道谢。

  到了这个时候,陈娟也知道自己应该要告辞离开了,可她有点舍不得,还想多和张文定说说话。

  然而,这时候,张文定的电话响了,陈娟就算是想留下来,也没借口了——不能乱听领导接电话嘛。

  心里叹息了一声,陈娟就站起身了:“老板,那你先忙,我先回去了。”

  “行。”张文定点点头,也没送她,等她出了门口,便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话的是分管农林水的副县长余世文。

  余世文是刚来燃翼的新干部,今年才三十七岁,年富力强,背景也不简单。不过,他来燃翼不是时候,才来没多久,对农林水方面的工作都还没摸熟,就遇了林业厅要搞事情,上次不得不跟着张文定一起跑林业局,直面林业厅的几位。

  “世文同志。”张文定接通电话,先叫了一声。

  “县长,出了个新情况,要向你汇报一下。”余世文一接通电话,语气就比较急促。

  “什么情况?”张文定皱了皱眉,语气四平八稳。

  “是这样,就在刚刚,董主任被人打了。”余世文的声音还是那么急促,但是情绪上,却没有透出什么紧张的感觉来,“我也是刚刚接到消息,正在往那边赶过去,您看您这儿,有什么指示吗?”

  “董主任?”张文定眉头又皱了一下,一时半会儿的没想起来哪个董主任。

  “董达承董主任,省林业厅退耕还林办的主任,就是这次省林业厅带队的那个人。”余世文介绍得相当详细。

  张文定这才想起来,当初在县林业厅,他和余世文二人,还跟这个董主任硬杠了一回呢。

  当时,省林业厅貌似来了有七八个人,其中处级就有三个,这个董达承是带队的,另外两个是副处,一个好像是退耕还林办的副主任,另一个貌似是造林处的副处长,至于叫什么名字,张文定是真的忘记了。

  他一天得记多少事儿呢,哪有那闲工夫去记林业厅那几个人的名字?

  被打了?擦,林业厅这些人,特么还没回白漳啊!

  虽然心里隐隐觉得打董达承的人打得好,可张文定表面上当然要表现出关心来:“具体怎么回事?不是叫县局一定要保护好他们的安全吗?吴山为是干什么吃的!”

  由不得张文定对吴山为有意见。

  当初,叫吴山为安排警力,最主要的因素,固然是要监视林厅业这帮子人,并且在他们要调查到什么情况的时候,伺机搞破坏,可同时,也有保护他们的意思在里面。

  不欢迎林业厅的人也好,不愿配合林业厅的工作也好,但张文定也确实不希望林业厅这些人在燃翼出什么意外——那样的话,县里会更被动。

  所以,出于私人层面来讲,董达承被打了,张文定是暗自开心的,但从工作层面来讲,这个事情,张文定是相当不爽的。

  吴山为要不要担责任?这事儿余世文是不会轻易发表意见的,他只是汇报一个事实,并且请示事情的处理力度:“具体的情况,还正在了解之中……也不知道这一次,林业厅会不会把他们叫回去?”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