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欺人太甚

  去省委告状!

  这个话里似乎透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张文定听到这个话,沉吟了一秒钟,然后才缓缓开口:“你跟他们在一起吗?”

  余世文道:“我在车上,他们自己有车。”

  “那你现在是和他们一起去酒店吗?”张文定又问了一句,不等余世文回答,又道,“先尽量做工作吧。”

  “这个工作不是很好做。”余世文想了想,道,“我想跟他们去酒店,但他们拒绝了。这样吧,我马上回来,当面向你汇报。”

  “行。”张文定挂断了电话,忍不住就揉了揉太阳穴。

  啧,怎么就碰上了这破事儿呢?

  这要多来几个投资商,那县里得多好啊,可偏偏林业厅要搞这种事情,简直可恶。

  呃,还有,去省委告状,而不是去省政府,这是要闹哪样?这是知道武贤齐和自己的关系呢,还是出于什么别的考虑呢?

  一瞬间,一个接一个问题,都在张文定的脑海里浮现出来了。

  想着这些问题,张文定忍不住又有一股冲动,给佟冷海打电话,这破事儿县里真的烦透了,让市里自己接手算了。

  省林业厅要和佟冷海过招,总是在燃翼这一亩三分地上折腾个毛啊!燃翼县广大干部群体惹你们了还是怎么的?

  好在,张文定最终还是压下了火气,没有在这种时候给佟冷海打电话。他怕一个电话打过去,几句话的功夫就会和佟冷海的秘书吵起来,进而和佟冷海也顶嘴,那到时候,就会比较被动了。

  反正县里发生的事情,就在县里解决吧,市里不是早就假装什么都没看到吗?那就继续假装下去吧!

  县里解决问题的时候,如果方式方法有点不够温柔,想必市里也是能够理解的。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余世文就已经回到县政府了。

  一见余世文,张文定就关切地问道:“董主任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唉,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咱们县里,没保护好他们啊!”

  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就这演技,拿个金像奖妥妥的!余世文暗自腹诽了一句,摇摇头道:“应该没什么问题,脸上有两个印子,有点肿,估计要几天才能消了。”

  “那董主任这几天不是只能休息了?”张文定叹息了一声,“唉,他们从白漳过来,一心扑在工作上。现在要休息几天不能工作,这个心情肯定不会好,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办法,给他排解排解嘛。”

  “这个……”余世文感觉有点心惊胆颤,这个张文定也太记仇了吧?董达承都已经被打得没脸见人了,你还想给他加点餐?

  杀人不过头点地,董达承背后毕竟还有一个林业厅,咱们县里要把事情真的做那么绝吗?那以后,县里这个林业工作,要开展起来,估计就是困难重重了。

  “有什么好办法,就说出来嘛。”张文定看着余世文,鼓励道,“世文同志啊,一切都是为了县里的发展,咱们肩膀上的担子都很重呀!”

  这一顶为了县里发展的大帽子扣下来,余世文有点承受不住了,再加上本身对于林业厅调查组就不爽,所以很干脆地建议道:“我过去之后,听说,好像有些围观群众,拍了些照片,也不知道具体都拍到了些什么照片,可别被他们断章取义了。”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就放心了一大截,只要有照片在手,就不怕董达承跳得欢。

  张文定相信,不管照片照得怎么样,只要被不明真相的群众爆出来的话,山水风光小区无所谓,相当于一次免费的宣传,可是对于董达承和林业厅来讲,那就是个麻烦事。

  甚至,张文定还隐隐有点怀疑,那八个一直跟在林业厅调查组身边的警员,会不会也在一旁偷偷拍照了呢?

  能够被吴山为挑出来专门办这个事情的,想必那几个警察应该够机灵,知道在那种时候拍几张照片甚至是录下视频吧?

  不管怎么样,那就是一个现场证据嘛。

  当警察的,应该会有这种警觉的反应的。

  不过,想可以这么想,但张文定却不能这么直接地问余世文。所以,他点点头,对余世文笑了笑,然后又脸一板,相当严肃地说道:“嗯,这个问题要引起重视。你安排一下,把照片都收上来。”

  这不是一个好差事,但余世文倒也不至于怕了这点事,说不得点了点头,道:“嗯,我马上办,希望还来得及吧。”

  来得及来不及,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照片在手中——就算这照片董达承不怕,可最起码也能够证明县里是无辜的。

  “你说这一次,他们会不会回白漳?”张文定想了想,眉头皱了起来,“这一次,算是彻底撕破脸了,以后你的工作,要多费心了。”

  余世文嘴边扯了扯,没说话。

  现在把林业厅给得罪成这个样子了,他余世文这个分管农林水的副县长,也只能默默垂泪了。

  张文定眼见他这样子,刚准备安慰一下他的时候,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梅天容。

  张文定也没避讳余世文,直接就接通了电话,没有叫小梅,也没有叫天容,只是从鼻子里哼出了一个声音:“嗯。”

  “你那边讲话方便吗?”梅天容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压得很低,同样没有称呼张文定。

  张文定没有回答方便不方便,只是沉声道:“什么事,你说。”

  “是这样,刚接到通知,我们马上去燃翼!”梅天容急促地说道,“我去准备了,不说了。”

  话落音,不等张文定开口应答,她便主动挂断了电话。

  “欺人太甚!”张文定收起手机,脸色铁青。

  这事儿想都不想,张文定绝对能够认定,肯定是董达承搞的鬼,要不然的话,梅天容怎么可能会通知得这么匆忙?

  想必,董达承在燃翼受了气,省林业厅要帮他出手,不仅仅只是向省委告状,还要让电视台的人过来,把山水风光占用退耕还林土地的事儿给曝光出去。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