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手段不凡

  宋刚这一句话里,透露的内容就有点多了。

  一方面,明着来的七个人中,有两个记者被套路了,情况严重;另一方面,暗中的两个暗访者,在山水风光小区,被宋刚的人发现,并且同样被套路了,情况也不算好。

  如此一来,省电视台这次派下来的团队,算是真的栽了。

  如果只有一个记者,或者这个团队会为了成绩,舍弃某个人。但是,同时有四个人出事,别说是团队了,就算是省电视台,也承受不住这个损失。不是不敢跟燃翼县里硬磕,实在是要考虑到别的职工的心情——下次我遇到这个事情了,台里会不会也不管我了?

  真要让职工产生了这样的情绪,那以后的工作积极性,就很成问题了。

  吴山为松了一口气,道:“你去跟他们见面吧。尽快处理好,注意讲究方式方法,做到有理有利有节……呃,要给予省台应有的尊重。”

  “明白,我会处理好的。”宋刚回答得很郑重,但心里却很轻松。

  事情到了这一步,省台那帮子人,完全是任人鱼肉了,没有多大反抗的余地。

  宋刚跟省台的人见面之后,也没有提过分的要求,只是要求省台以后不要报道燃翼县的负面新闻,至于两明两暗四个记者,一分钱都不用出,宋刚这边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面对这样的要求,省台派出来的团队,自然不会答应——以后是多久?而且,他们在台里没什么话语权,连中层干部都算不上,就算答应了,也做不到啊!

  他们能保证的,只是在以后,他们这个栏目组上,不会出现燃翼的负面新闻。

  这样的回答,是让人挑不出毛病的。

  宋刚也知道这个结果算是比较好的了,想了想同意了。这事儿都不用请示,本来这一次,就只是为了解决这一次的矛盾,指望一次把所有矛盾都解决好,那不现实。

  所以,宋刚没有在这个问题是多坚持,但却坚持把相关的视频和照片自己拿着,并且不给电视台这些人一份备份。

  电视台的人据理力争,但没用,宋刚不给就是是不给。

  在谈这个问题的,宋刚心里是冷笑的,尼玛,这些东西要是给了你们,你们直接一发布,那就是我们在给你们设套,那我们对你们就没威胁了,怎么可能给你们?只有我们这里拿着你们的把柄,才能够让你们知道害怕,才能够让你们不乱说话。

  电视台的人见宋刚这么坚决,也没有办法,只能就此作罢。

  这一趟燃翼来,来得憋屈,但要想找回场子,短时间之内估计也没机会了。电视台这些人知道,面对这样的情况,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能打电话回台里请示,说这边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素材,请求收队。

  台里的答复很官方,既然没发现,那就回来吧。

  ……

  直到手下的人看着电视台的九个人都出了县城,吴山为这才跑到张文定的办公室当面汇报:“老板,电视台的人都走了!他们这个节目,以后不会再爆出跟燃翼相关的负面新闻。”

  “嗯。”张文定点点头,也不过问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只是淡淡然地说道,“这一次,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吴山为的态度很好,“都是为了县里的工作,只要工作能够有成效,再苦再累,心里也是舒服的。”

  张文定对他这个话没多大的感触,又问:“林业厅董主任那里……有没有什么状况?”

  “还在酒店里,暂时没发出有什么别的动静。”吴山为摇摇头,“他们八个人都在酒店里,谁都没出去。可能是董主任脸上不方便见人,也可能是电视台的人给他们透露了什么,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了。”

  “唔……行了,你去忙吧。”张文定点点头,不置可否。

  “那我就去回去了。”吴山为点点头,忙了大半夜,他虽然没有亲力亲为,但也是一直在等待着结果,这时候,既然面见过了张文定,自然也想回去睡个觉,实在是太困了。

  等吴山为走了之后,张文定拿出手机,摸索了一会儿,又把手机放下。

  他还是决定再等一等,他还是选择了再相信温大奎一段时间。

  现在,电视台那边的问题解决了,可以说就解决了相当大的问题了,剩下的,就只是林业厅的工作了。

  林业厅那边,工作肯定是做不通的,张文定也没想要把林业厅的工作做通。但是,林业厅的工作不好做,可董达承的工作,还是有可能做通的——只要把刘冬梅那儿搞定,相信董达承会知道如何取舍。

  只要董达承的调查报告上,对燃翼退耕还林工作表示了肯定,那省林业厅在短时间之内,就没办法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而只要时间一长,副省之争也就落下帷幕了,不管结局如何,想必林业厅也不会在这个事情上再多做纠缠——说到底,这也是林业系统内部的问题,真的爆出去了,燃翼县没好日子过,林业厅也脸上无光。

  在争夺副省这个大事上,林业厅可以小小的自我牺牲一下,但这个大事一旦有了结果,林业厅自然不会打自己的脸。

  就差搞定这个董达承了!

  又等了二十分钟,温大奎打来电话,声音中透出一股疲惫与兴奋:“领导,刘冬梅的工作做通了,她刚刚给董达承打电话了,董达承应该不会出问题了。”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心中大松了一口气,真心觉得这个温大奎的能力相当不俗,甚至心里都有点想知道,他究竟用了什么办法搞定了刘冬梅。

  可是,张文定知道,这个话,他不能问。

  万一问出什么不合适的,温大奎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而他自己,同样是听也不好,不听也不好。

  所以,有些事情,只要知道结果就行了,没必要去了解过程。

  当领导的,对于自身好奇心的这点基本控制能力还是有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