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有什么利好

  时间就像那什么,挤挤总是有的。

  看姚瑶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要饭后单独约个地方谈谈心或者看看星星?

  按说吧,身在外地,漫漫长夜有个美女相邀,这是好事,就算没时间,挤也要把时间挤出来呀。

  只是,张文定却有点不想挤这个时间。今天还才和这个姚瑶见第二次面,对她的根脚完全不熟悉,这贸然就单独相约,谁知道是有好事还是有大坑啊?

  况且,还有钟华华的示警在先呢。

  当然了,人家美女都主动发出邀请了,自己如果断然拒绝,那也不太好,显得太不给人面子了。

  所以,张文定回了一句:还不清楚,到时候看吧。

  姚瑶的消息很快回过来,就一个字:好。

  张文定就没再看手机了,而是看了一眼钟华华,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表示自己收到她的提醒了。

  之后的酒继续喝,活跃的人继续活跃,不活跃的人继续不活跃——宋强基本上就没怎么说话,只是一直默默地低调着做陪客。不过,该敬的酒他都敬了,别人敬他的酒,他也都很痛快地喝了。

  一顿酒喝下来,天南地北地聊了一通,肚子里都灌了不少酒,不过张文定不是没搞清楚这些人到底是干啥的。只是从相互之间的吹棒中,听出了申巨华似乎根底很雄厚,不仅仅在石盘能量很大,甚至在京城,都有着不小的能量。

  对于这个申巨华,张文定还是比较好奇的,但却没有主动相问。

  毕竟,在这种场合下,问别人的职务什么的,不太合适。

  如果单独问的话,至少也要等到酒散场之后才行。

  今天这场酒,大家是先见个面,然后看看气场合不合,气场合的话,之后再慢慢了解,相信钟华华也肯定会单独介绍的。

  就像先前加微信的时候,钟华华就提醒过张文定,姚瑶不好招惹一样。

  想到姚瑶,张文定心里又有了一股想问钟华华的冲动。

  可是,他还是忍住了。

  不管姚瑶好不好招惹,饭后的时间都已经不早了,他跟姚瑶之间并没有太深入的了解,并不适合单独聊天。

  与其饭后和姚瑶一起单独找个地方坐坐,还不如和孔庄红一起,跟大梅小梅两姐妹坐坐呢,毕竟相互熟悉一些,有感情基础嘛。

  想通了这个问题之后,张文定就借着看手机的机会,给姚瑶发了一条微信:市领导相召,明天我请你。

  这个拒绝,还是比较委婉的,甚至都不能称之为拒绝,毕竟,后面加了一句明天请她的话,足见诚心了。

  姚瑶的微信回得很快:好,明天联系。

  这个微信的字眼中,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张文定觉得自己这么拒绝了一个女人,还是有点过意不去,便看了姚瑶一眼,而姚瑶也正看着他,对他微微一笑。

  有了这个微笑,张文定也就没当回事了。

  正如张文定所料,这顿酒差不多三个小时才结束,结束之后,也没有别的活动——大家似乎都挺在乎养生的,都说要回家睡觉。

  “都喝了酒,车是没办法开了,安全第一,你们的车都放在这儿,我派车送你们。”申巨华笑着拿起了手机,准备派车。

  孔庄红道:“我带了司机,张县长就我送他了,申总你把他们安排好就行。”

  不管孔庄红是不是真的带了司机,他这么说了,那就表示和张文定还有些话要私底下谈,别人当然不会不识趣的反对。

  于是,张文定就和孔庄红上了车——孔庄红还真的带了司机。

  不过,就张文定的眼力来看,这个司机,肯定不是省国库局里的司机。

  ……

  半个小时后,车进了一个小区,然后在一幢绿树青草相映间的别墅前停车,孔庄红和张文定下了车。

  看着眼前的别墅,张文定有点怀疑,难道这是孔庄红的房子?

  不过下一瞬间,张文定就推翻了自己这个猜测。他与孔庄红虽然算是很熟悉了,但是呢,两人之间,还真是没有多少信任度,如果这幢别墅是孔庄红的,孔庄红怎么可能带着张文定过来呢?

  毕竟大家都身在体制内,有些顾忌,还是要小心的。

  孔庄红也没有对这个别墅作什么介绍,只是领着张文定往里面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没有掏钥匙开门,而是伸手一推,门就开了。

  看来,这门应该没关,或者说里面的人知道外面的人什么时候进来,提前把门锁打开了。

  等张文定进去之后,孔庄红就把门关好锁住了,而张文定也看清了别墅内的情景。

  别墅的客厅很大,有两个人坐在里面,这时候已经站起来了,这两个人正是梅华容与梅天容。

  “来了,喝杯茶醒醒酒吧。”梅华容上前,伸手接过了孔庄红的包,还颇为体贴地扶着孔庄红的手臂,一直扶到沙发上坐下。

  梅天容虽然站了起来,但并没有像梅华容扶孔庄红一样去扶张文定,只是一脸微笑地对张文定道:“张县长,请坐。”

  “在这儿就不用再叫张县长了吧?”孔庄红身子很舒服地靠在沙发上,“在这儿没有县长没有局长,都放松点。”

  “那……听孔哥的,叫张哥。”梅天容从善如流,马上改口,并且还再次邀请,“张哥快坐吧。”

  张文定依言坐下,心里却在想着,我们俩还真不知道谁大谁小呢,真要按年龄算的话,说不定我还得叫你叫梅姐才对。

  当然了,这个话,也只能能心里想一想,绝对是不可能说出口的。

  没哪个女人愿意自己年纪大啊!

  这一坐下之后,便是喝茶。

  两个女人自然的陪坐在两个男人身边,只是动作轻柔的给两个男人倒茶,却没有多说话——因为孔庄红一直紧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事情。

  张文定也没说话,他在等着孔庄红开口。

  在连喝了三次茶之后,孔庄红开口了,他看着张文定,皱着眉头道:“你们县里是有什么利好消息吗?申巨华怎么那么想去你们那儿投资?”

  张文定也皱了皱眉头:“他想在我们县里投资?今天晚上他没说要投资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